[原创]他们曾为理想与自由、统一与解放而战——从电影《众神与将军》浅谈历史上的南北战争(一)。

他们曾为理想与自由、统一与解放而战——从电影<众神与将军》浅谈历史上的南北战争(一)。



一甲子岁月白驹过隙,六十年春秋时光荏苒。六十年间中国的变化早已是天翻地覆,而海峡两岸依旧隔海相望。在追求国家强盛的同时实现国家统一,将是我们这一代人持以报国的主要奋斗目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某超级大国一贯顽固于“必须以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而自己有义务向台湾出售武器以保持台湾的平衡”的立场,一边借以掣肘牵制大陆,一边大发黑心横财。


而在仅仅一百五十年前,美国人也曾经遭受过同样的命运,当烽烟四起局势危急,内有叛军妄想分裂气焰熏天,外有列强图谋干涉虎视眈眈,林肯政府和他的支持者们又是如何笃定信念,平定叛乱维护统一,解放奴隶奠定国家大出基础的呢?


一 亚伯拉罕·林肯:“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


和历史上众多的伟大人物一样,这位未来的美利坚合众国第十六任总统出身贫寒,他诞生于肯塔基的高山,在美国中西部的大草原上成长,青少年时期丰富的人生阅历给予了他伟大的人格和坚定的精神力量。当这位身材高大的律师用他一贯的谦逊、正直、勇敢的品格,符合选民心声的政治主张,以及那略带肯塔基乡音、不知曾唤起多少人的勇气和信心的伟大演说入主白宫的时候,一个属于他的伟大舞台正在徐徐拉开帷幕。


林肯的当选一石激起千层浪,与北方废奴派喜迎总统上任相反,南方奴隶制分子立即就竖起了叛乱大旗,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当年主席《论联合政府》一经发表,把个蒋光头“文胆”陈布雷惊出一身冷汗,直言“只有内战一种手段”的典故来。尽管林肯一再避免刺激南方,就职演讲中除了表达自己要守卫联邦的基本立场外,甚至删去了“你们能容易对联邦政府的攻击,我却不能从保卫它的立场中后退。和平还是战争这一严肃问题要由你们而不是我来回答”这样火药味偏浓的警告性语句,但是南方显然不为所动。


《里士满消息报》直接代表了当时与林肯政府针锋相对的南方势力,气焰极其猖狂蛮横:“从林肯的就职演说中我们听到的是战争狂人冷酷无情、精心炮制的语言,分裂战争只等一声信号枪响了。对于‘弗吉尼亚将往何处去’的问题,林肯先生已经做出了回答:它必须走向战争。”


撕破脸的一天很快到来,1861年4月12日,南卡罗莱卡州查尔斯顿港萨姆特堡遭到南军长达33小时的炮火攻击,收到警报的林肯于4月14日发表宣言,宣布征发七晚五千人的志愿军以消灭叛军,宣告了美国内战正式开打。那时的北方对南方具有压倒性的优势,23个州的2300万人口宣布忠于联邦,在北方集中了美国的大部分的矿山、军工业、轻工业,而南方邦联只有11个州900万人,其中还有四百万是黑人奴隶,南方的经济以农业种植园为主,但是南方强在军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领兵将领也都作战经验丰富,非联邦军临时招募的军队可比。


林肯一面在国会发表演说,要求国会“为保证速战速决,应提供法律手段,至少批准招募四十万人和拨款四亿美元。”四十万的军队和四亿美元的军费,这两个数字对于美国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天文数字,这显示了林肯捍卫联邦的坚强决心和强大意志,使他获得了北方一致的支持。


在这种热情下,北方迅速组织了164个团的联邦志愿兵,加上原有的1200名常备军(这也太少了,要不然最高军衔才是少将...),由最高统帅林肯指挥的军队数量高达22.5万人,林肯和北方的支持者们一样,对速胜充满了信心。但是事实证明那时的林肯大叔犯了三个错误:第一,把一切寄希望于迅速打败叛军,速战速决,低估了战争的残酷性持久性和南军的抵抗意志。其二,在制定战略时显得犹豫不决,既想彻底消除南方反叛国家的能力和资本,又不希望用强硬手段釜底抽薪以免把更多的州逼向南方。其三,没选对将领。


可以说前两条是历史的必然性,任何一位伟人都是从失败和错误中战胜自己战胜对手走向真理和成功的,林肯大叔在后来以他一贯的谦逊和缜密改正了自己在初期的错误,获取了人民更大更广泛的支持。但是最后一条,可就要了命了。“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的现象在近代战争中尤其严重,日后横扫千军的格兰特谢尔曼等人还在打杂,而风头正劲的却是南军中的两大名将罗伯特·李和托马斯·杰克逊,这两位早先都在美军中任职,刚开战时笃定“我的祖国在家乡”两人全回去投了叛党。


电影《众神与将军》中真实再现了这段历史:林肯希望时任骑兵团长的罗伯特·李上校能就任陆军司令以率军平叛,却被后者一口拒绝,“除了保卫我的家乡弗吉尼亚,我不愿再举起手中的剑了”;弗吉尼亚列克星敦军事学院中,日后威震四方的“石墙”托马斯·杰克逊此时还是个少校炮兵教官,而窗外一帮子青年学员正在撕扯着星条旗并且升起了南部联盟的旗帜;弗吉尼亚州议会里,州长莱切宣布任命罗伯特·李为弗吉尼亚国民军司令,这就是日后把北军打得丢盔弃甲的弗吉尼亚军团的前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弗吉尼亚州长宣布对李将军的任命——《众神与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弗吉尼亚军校学员撕扯美国国旗——《众神与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州高于国家,家乡即祖国....——《众神与将军》


二 “石墙”托马斯·杰克逊:大将终须阵上亡


有历史学家认为,如果以战绩作比较,托马斯·杰克逊是美国内战中唯一的英雄。


与开战前便名声在外的南军总司令李不同,这位毕生以英军名将詹姆斯·沃尔夫为偶像的美国军人,自1851年春季便开始在弗吉尼亚军校担任炮兵教官,在参加内战之前有些默默无闻,最著名的“战绩”就是在1859年他和李一起率兵镇压了“约翰·布朗起义”。尽管他本人反对战争,反对奴隶制,但是出于对家乡的责任感,和对联邦“干涉州政”的反感,他还是选择出山加入南军。


此时的北军虽然声势浩大,但是一无干练称职的军官二无足够的训练,战斗力极其低下,1861年7月21日,企图一举攻占里士满的北军和前来阻击的南军之间爆发了第一次布恩河战役。在战斗中奉命率部增援的托马斯一连击退了北军五次进攻,并且在随后的反击中在援军的支援下把北军击溃。战斗中初次上阵的部下中不乏动摇者,而身先士卒的他在枪林弹雨中岿然不动,一个军官在召唤败退的士兵重新列队时喊到:“看哪,杰克逊将军象一堵石墙一样屹立在那里!”,从此以后“石墙”不但成为杰克逊一人的美称,其麾下的著名劲旅弗吉尼亚第一旅也获得了“石墙旅”的称号,这在南北双方的军队中都是独一无二的荣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墙”将军,托马斯·杰克逊。——《众神与将军》


在之后的河谷会战中,杰克逊根据时任南方总统军事顾问的李的设想,充分展示了自己擅长运用巧妙战术打运动战的天赋,在一个月中五战五胜,率领手下17000人的部队挺进了350英里,以伤亡2000人对7000人的代价,将总数高达80000人的三支北方军队各个击破,缴获了大量的军需物资,不仅将敌人从杉安道河谷地区清扫一空,而且饮马波托马克河,鞭指华盛顿。还三次使林肯搁置调遣麦克道尔驰援麦克莱伦的计划。不但达到了李和戴维斯的预想中的保卫里士满的目的,还扩大了邦联军队在弗吉尼亚的一系列胜利,使南军取得对敌军的心理优势。


英年早逝的杰克逊所参与指挥最后的一场战役便是钱斯勒斯维尔战役,北军虽然在弗德雷克斯堡战役中遭到惨败,但是民众的支持让林肯迅速又组织了一支13万人的大军,交由约瑟夫‧胡克率领。电影《众神与将军》中体现的很真实,“骁将”胡克虽然不是像麦克道尔和麦克雷伦那样的蠢材,但是过分固执己见,再加上手下的士兵依旧作风涣散,导致被李将军抓住了机会,打出了一记漂亮了“左勾拳”,而担任奇袭任务的,正是杰克逊。南军清晨出发,马摘铃人衔枚的奔袭十二英里,穿越树林后突然出现在北军侧后方,将没有任何准备的北军一举击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杰克逊率领下从树林中突向北军的南军,杀气腾腾。——《众神与将军》


而杰克逊本人也在当晚外出巡视时,被一群准备防备北军袭击的北卡罗莱纳第十八军团的南军士兵当作了北军游骑兵,在七十五码外的步枪齐射中,有三发子弹集中了杰克逊。身受重伤的杰克逊被立即送往医院,接受了截肢手术。截肢后的杰克逊情况稳定,重返前线应该不是问题,李在通知他胜利消息的信中写到:“希望你尽快回到我身边,你失去了左臂可我同时就像失去了右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墙”托马斯·杰克逊是南军总司令罗伯特·李将军的左膀右臂。



本文内容于 2012/1/18 20:13:48 被亚瑟之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48期18队 在第3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nti1984 在第2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48期18队 在第28楼的发言:
......

阁下先别忙着贩卖你自己的那一套。

我的论述重点不是别的,就在第二段“疯狂叫骂”,当然阁下坦然处之“看笑话”了。如果阁下觉得这一段论述的过于淫秽,我可以换一个同类论述而且比较好玩:

阁下家里有50000块钱,我现在要搞资本积累,我没钱,所以我冲进阁下家里打砸抢烧,把五万块钱拿走了拿出去拉动消费资本积累带动了GDP的增长,因为GDP的增长带动了社会发展,所以我抢了阁下的钱就是正确的。

怎么样,阁下同意这个逻辑不?要是同意的话不妨把阁下的地址跟我讲一下,我上门服务拉动GDP去。

如果阁下还是不同意这个逻辑的话,泰然处之还是驳斥这个逻辑阁下自己看着办。我时刻准备打阁下的脸。

阁下叫骂也就罢了,叫骂还没有逻辑性,这就不好了。

首先,阁下的抢劫行径是否必要,阁下是否无能到除了抢劫没有别的任何办法积累资本?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欧洲人的大航海是被土耳其的封锁逼出来的,既然与东方贸易积累资本已经不可能,那么航海扩张就是必然的,马克思也承认“血腥的”原始积累具有必要性,不这么做则积累不起资本。换言之,不是因为积累了资本所以积累手段就是正确的,而是因为在资本积累过程中只有这一种选择,所以这种手段才是不能被指责的。

换言之,如果阁下生活在1412年,我不会在道义上指责阁下,只会在阁下抢劫时击毙阁下。但在2012年,抢劫已经不是必要手段、甚至不是可以考虑的手段时,阁下的丑恶行径就违反了道义和正义了。

容许我再一次对阁下的逻辑之神表示敬意。

阁下认为,因为奥斯曼土耳其阻断了东西方的联络通道,故而导致了大航海活动的发展。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奥斯曼土耳其促进了世界市场的进步与资本主义的发展。

阁下同时认为,因为当时殖民是必要手段,因此不可被指责。

我依旧举例说明,为了避免刺激阁下家的雌性成员,故而用A来代替阁下的女儿。

阁下铁了心要带路,谁劝也没用,什么法子都用了,连阁下的爹都抓起来了,阁下依旧要带路。

于是大家一合计,干脆给个狠的。正好附近有王师溜达,就把王师带你家来把AQJ了。

怎么样?也算不是办法的办法吧?

阁下这下怒了,你们这帮爱国贼,带王师QJ我A。

“爱国贼”道:这是万不得已的选择,除了这个办法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来让阁下从卖国主义转变成爱国主义了。

请阁下驳斥这个逻辑。

最后阁下认为,如果我现在去阁下家拉动消费,阁下可以把我打死,因为道德水平发展到这一步了。

那么我就要问了,道德水平如此,偏偏对历史上的殖民行为谴责不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逻辑与什么样的态度啊?不能用现在的意识形态来度量历史事件?换句话说,不要历史研究?

总而言之,阁下属于傻叉,还是个纯的。阁下接着说,我这次要把阁下的脸打好为止。

关于奥斯曼与欧洲社会进步的关系,阁下居然还真说对了,几乎每一部西方史都承认,奥斯曼攻占君士坦丁堡在客观上对西方进入大航海时代有一定促进作用,阁下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至于阁下后面的胡言乱语,纯粹是玩弄语言游戏,躲避矛盾重点——西方殖民战争是否应当从道义上被谴责的关键要素在于殖民扩张是不是必要且必需的过程,社会进步是不是必需的。阁下胡搅蛮缠,无非是不敢面对这两点,我现在就请阁下回答:如果不进行殖民扩张,如何迅速有效地实现资本积累和地理大发现?(后者是建立全球市场的前提)麻烦阁下给出切实有效的高策,越多越好。

至于阁下抢劫被击毙,那和道德是无关的——阶级社会的产生就是以战争为催化剂的,掠夺奴隶的战争是最初的战争形态,想要掠夺奴隶好过上幸福生活却被打死的人那是不计其数。但这并不是因为什么“道德”问题,而仅仅是一方掠夺,另一方自卫,我们不因为试图掠夺奴隶的人被打死就从道德上谴责奴隶社会的产生,不知阁下能明白否?当然,要是阁下装不明白,我也没办法了。没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以下是引用anti1984 在第3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48期18队 在第30楼的发言:
......

容许我再一次对阁下的逻辑之神表示敬意。

阁下认为,因为奥斯曼土耳其阻断了东西方的联络通道,故而导致了大航海活动的发展。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奥斯曼土耳其促进了世界市场的进步与资本主义的发展。

阁下同时认为,因为当时殖民是必要手段,因此不可被指责。

我依旧举例说明,为了避免刺激阁下家的雌性成员,故而用A来代替阁下的女儿。

阁下铁了心要带路,谁劝也没用,什么法子都用了,连阁下的爹都抓起来了,阁下依旧要带路。

于是大家一合计,干脆给个狠的。正好附近有王师溜达,就把王师带你家来把AQJ了。

怎么样?也算不是办法的办法吧?

阁下这下怒了,你们这帮爱国贼,带王师QJ我A。

“爱国贼”道:这是万不得已的选择,除了这个办法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来让阁下从卖国主义转变成爱国主义了。

请阁下驳斥这个逻辑。

最后阁下认为,如果我现在去阁下家拉动消费,阁下可以把我打死,因为道德水平发展到这一步了。

那么我就要问了,道德水平如此,偏偏对历史上的殖民行为谴责不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逻辑与什么样的态度啊?不能用现在的意识形态来度量历史事件?换句话说,不要历史研究?

总而言之,阁下属于傻叉,还是个纯的。阁下接着说,我这次要把阁下的脸打好为止。

关于奥斯曼与欧洲社会进步的关系,阁下居然还真说对了,几乎每一部西方史都承认,奥斯曼攻占君士坦丁堡在客观上对西方进入大航海时代有一定促进作用,阁下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至于阁下后面的胡言乱语,纯粹是玩弄语言游戏,躲避矛盾重点——西方殖民战争是否应当从道义上被谴责的关键要素在于殖民扩张是不是必要且必需的过程,社会进步是不是必需的。阁下胡搅蛮缠,无非是不敢面对这两点,我现在就请阁下回答:如果不进行殖民扩张,如何迅速有效地实现资本积累和地理大发现?(后者是建立全球市场的前提)麻烦阁下给出切实有效的高策,越多越好。

至于阁下抢劫被击毙,那和道德是无关的——阶级社会的产生就是以战争为催化剂的,掠夺奴隶的战争是最初的战争形态,想要掠夺奴隶好过上幸福生活却被打死的人那是不计其数。但这并不是因为什么“道德”问题,而仅仅是一方掠夺,另一方自卫,我们不因为试图掠夺奴隶的人被打死就从道德上谴责奴隶社会的产生,不知阁下能明白否?当然,要是阁下装不明白,我也没办法了。没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历史趋势只是一个从历史客观角度上被观察到的一个“现象”而已,和道德、正义有何关系?

谁规定代表历史进步的这一方的这个过程就是“道德”的、“正义”的?是不能被谴责的?

简单地说,资本主义殖民是历史发展的进步和必然,但必然发生并不能赋予殖民罪行以正义性。

比如奴隶制是生产力发展,社会产品剩余后必然发生的,与原始部落相比是进步的。但我们不会因此就认为奴隶制及其奴隶战争是正义的,人道的。

更何况,伴随着殖民地的扩张与世界市场的形成,伴随着经济侵略随之而来的,还有种族灭绝与屠杀、抢劫。

殖民地的经济侵略客观上促进了世界市场的进步,殖民地带来的种族灭绝与抢劫呢?不会也促进了世界市场的进步吧?

总而言之,阁下已经转进到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地步了。阁下的做法无非就是用“必然发生”来混淆事情的性质,反正这件事是必然发生的,那就是正确的,既然是正确的,那就不用谴责了,谴责就是反对历史车轮,对吧?

我不这么认为,美国的南北战争是典型的代理人战争,那时美国很弱,被欧洲的列强左右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然啦!胜利者书写历史的时候总是高调的把自己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另外一面就不说!两百年时间很容易遗忘不想记住的事情。

本文内容于 2012/1/20 9:15:20 被yanglianjun615编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