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明末的官商关系可知,明朝不大可能进入资本主义

很多人都说明代后期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如果发展下去能进入资本主义。然而本人觉得这不大可能,除非明廷政治发生较大变化;当然了清入关后连这点萌芽都被废掉了,跟西方的交流也终止了,明末积极追赶西方的趋势也停止了,清连明的封建主义都没有学好,更不可能进入什么资本主义了。这里我说的是,即使清不入关,明末在短期内(怎么也得100年吧)也不大可能进入资本主义;我要说的角度是从明末官商关系为出发点,谈一下个人关于明末不大可能进入资本主义的观点。

讲到资本主义自然离不开商业和商人、官员,官商关系有多种类型,而明末的官商关系不仅仅是官商勾结那么简单了。因为所谓官商勾结我们理解更多是,商人贿赂官员,给官员金钱美女等利益,而官员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利来为商业谋取利益,简单点说就是权钱交易。然后,我仔细看看明末的商人和官员关系,尤其是江南的商人是怎么勾结官员的,这些商人非常精明采取的是培养官员的方式来勾结官这阶层,这些商人知道当官员已经发迹时,你再去巴结,那么讨好的成本非常高难以支付;而且官员一旦有顾忌的话,也基本上不会出手帮你。如果这个官员没有发迹之前呢?如果这个官员中进士(或者考试中了然后出任官吏)之前呢?如果这个官员在士子阶段因为贫困为读书而苦苦挣扎的时候呢?这个时候去“帮助”他们,那就不仅仅是讨好那么简单了,那样就给这些后来当了官的士子一种“雪中送炭”的感觉了,这些官员发迹之后,只要是有一点点感恩的人性在,那么必然会对当年困难时刻帮助过他们的商人天然有一种好感和感激之情,那么就会有一种“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感觉,所以一般情况下会尽力帮助商人。这种情况,更准确的应该说是商人“培养”官员,以作为自己将来在朝廷的助力。

所以这些精明的江南一带商人,就出钱建立各种书院、请来名师教导,让即使是最贫穷的学生,都可以在这里读书考试,走上仕途。并非这些商人大发善心,资助贫困学子完成学业,而是他们算了一笔非常划算的帐,跟送几万两的礼单给那些已经有权有势的官员相比,从一个孩子学习到中进士(有些举人通过其他渠道出任手里有实权的小官吏)出仕途的几百两银子,两者差距太大了,就算十个孩子只有一个出仕,那也划算的多;而且巨额礼单送给有权有势官员办事不见得会爽快,而在其最困难时刻资助读书而中士的孩子们变成官员后,出于感恩之心,反而办事给力。更为重要的是,这些自己早年资助读书的官员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必然加入自己阵营中,和自己形成利益共同体,那么根本就不需要像对待那些已经有权有势时候巴结认识的官员那样了——不仅随时可能将自己推出去替罪,而且每次求人办事还得送高额礼单和担心下次是否会继续帮忙。

所以,东南沿海一带的商人就形成了这种模式:出钱建立书院和请来名师,从小孩子中挑选好苗子送入读书,而这些小孩子不需要考虑自己的生活问题,只需要不停的读书、考试直到中士去当官。当了官员以后,这些官员对资助过自己的人,当然会感激在心,加倍回报;商人们先是通过几次要求官员将比较合理正常范围内的商业行为照顾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出了海瑞这样的人,估计一般都会答应的;这样商人就慢慢的侵蚀本来还有正义和良知的官员,到时候在将其利益绑架到自己阵营来了。如此一来这些官员也就成了商人的一个阶层了;为了共同利益,那么在商家遇到危险的对候,即使官员本身也有顾虑,也会不遗余力的出手的。而官员不仅自己想着继续往上爬需要大量商人的资助,而这些官员之间也就形成互相保护,互相包庇,团结对外,争权夺利。在政治上,他们积极的推举自己的龙头老大向上爬,一直爬到首辅的位置为止,有了老大罩着,下面的官员才能混得开,下面的官员混得开了,才能更好地保护商人利益。在商业上,已经成为商人团体的官员自然想方设法的为自己的团体谋取利益,而明朝制定的任何可能伤害到他们利益法规,都会受到极力的阻挠乃至不让通过;比如明朝的商业税已经是非常低的30税1了,但商人团体的官员就来一个“不能与民争利”将这最后的一点点商业税废除,然而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当后来对付日益衰败的辽事时,大量的向本来已经苦不堪言的农民增收农业税时怎么不去想想“不能与民争利”?而万历皇帝要开矿以应付军费等,结果也被阻止,万历不得不派太监去开矿收税,结果被这些商人代表的文官集团大骂和污蔑,这些文官集团用自己的舆论优势将万历彻底抹黑。

也许有人感觉好像这难道不是美国的模式吗?就如同决定美国的华尔街以及那些打高尔夫球的大资本家,而不是白宫的总统。问题是美国建立这套制度的时候是在资本主义已经在欧洲变得成熟,所以美国尽管也是大商人决定美国国家政策,但是美国的大商人也是有游戏规则的,虽然这个规则对很多人并不公平。再看看明末时期,先不说完全没有美国那样地理条件——没有外部力量来侵犯。明可是时刻面临北面的蒙古、蒙古衰败后又有东北的后金,在冷兵器为主导的时代这些游牧狩猎部落时刻威胁的明王朝,这种情况下那种所谓争吵的“民主”只会误事。而且明的商人和资本主义萌芽的初级资本家,大部分都是地主出生,这些地主在商业上获取利润后更多用来买更多土地,这就进一步吞并土地导致农民无耕地而激化社会矛盾,这些大地主的租又搞得离谱。而且明末这个时期所谓的初级资本家往往较少从事工业方面,他们更多是商业;更没有像英国资产阶级那样出台法律鼓励创新和发明——看看英国工业革命时期那N多的发明。而明末这种官商勾结、商人培养出来、后来又被拉上商人利益团体的官员,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工商业相对公平竞争的意愿,更不会出台什么法规来制定工商业的游戏规则的,往往都是人治——人说了算。如明末首辅叶向高,他家族就是一个大商业团体,好像把持着大量对南洋的商贸,而北方晋商多次向介入对南洋贸易,结果叶向高家族通过叶向高的影响力(尽管退休,但其门生故吏遍布朝廷上下)将晋商弄得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退出。而且资本主义社会商人地位高,而明末虽然商人影响力大,但依然有着明面上的“士农工商”,商人地位不高,故而商人通过官商勾结将利益往往变成官商团体利益,而这些利益又分多个派系——东林党、齐党、宣党、浙党、楚党等等,这些派系不仅内斗还借助外来力量如后金部落来想着搞死对方。明末这种勾结后的官商团体对于比较强调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没有一点发展资本主义的好处,反而是弊端多多;所以明末短期(至少100年内)不大可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只有在西方外力的影响下,以明廷相对比较好学的特点(明在和欧洲国家在东南沿海打了一战并取胜之后,发觉对方火器威力大,就马上引进仿造;相比之下清在鸦片战争被英国人打得一败涂地、割地赔款后,到了10几年后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依然没有什么进步),倒是非常有可能像近代日本那样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但要说明末经过多少年发展自己会进入资本主义的话,那基本上是不可能。


以上是本人非常不成熟,乃至有些幼稚的想法,本人表达的意思就是明末的这种官商团体,恰恰说明了明末没有外力下,短期内基本上不可能进入资本主义。说的可能不好,大家可以提出看法和自己意见,也让我了解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