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民党与妓院的关系之亲密,非常人所能想象。

国民党从成立至今,从密谋,举事,讨论国家大事,以致协商议员选举等,都常常在妓院里进行。

像中山先生,在日本,就常在日本黑龙会安排的妓院里,讨论推翻清廷,在与日本妓女耳鬓厮磨之余,总能爆发出继续革命的热忱,愈挫愈奋。

像蒋中正,常常就在革命之余,到妓院里探花。他认为,常去妓院能够为自己的革命带来激情,每次探花之后,革命信心就倍增。

蒋中正的这一革命优良传统,还带给了黄埔军校。很多黄埔子弟就学会了校长的这一优良传统。打胜仗,逛妓院庆祝,打败仗,躲到妓院里反省。以致逃台后,军队里仍设妓院,就是发扬光大这一传统。

很多国民党人和军人因为常逛妓院,以致幽默地互称“院友”。如果称他们为炮友,那是不合适的,因为不是所有的院友都是炮友,有些人家里小老婆都好几个,上妓院也是为了给上级拍马屁。

从骨灰级的炮公开始,到常公公,到烂仔李,都是院友中的高人,是老友,是学长。


本文内容于 2012/1/19 15:45:12 被xiaolu0110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