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农民工讨薪难,背后有哪些根源

春运到了,家家团圆,对于农民工杨立学来说,是如此的不同寻常,这个在汶川地震当中,慷慨解囊的朴素中年工人,因为讨薪之路上了中央台而倍受观注。最终经过多方的调解,协调,他如愿地拿到了自己在半年前应该拿到的欠款,终于安下心来可以高兴回家过年了。我们曾经因为杨白劳而痛骂恶霸地主黄世仁,而现在,同样是一位姓杨的老百姓,我们却欢欣鼓舞。但同时,我们又不得不沉思,就算上了中央台,又会怎样?老杨的运气很好,遇上了中央台的记者,同时个别的官员慑于CCTV的高收视率,不得不从中斡旋以从人民的公仆,以免事态更大。然而,没有遇到中央台记者,也没有拿到工资的“张立学”、“王立学”们呢?他们同样辛苦了一年,他们的家中也期盼着自己能拿到钱回家过年,然而他们却只能吃着馒头天天守着只有保安的包工老板的办公室门口、厂房大门外,而这些爱莫能助的保安同样是农民工,他们同样面临着过年不能回家,工资不能及时到手的境地。

农民工是我国的一大就业群体,其特殊性表现在流动性强,受教育程度低,法律意识淡薄。在他们的人当中,大多数都是从事与建筑有关的行业,从让人头晕目眩的高高的塔吊上,到如让人窒息的深深的桩孔中,从浑浊空气的煤窑到隧道,他们用自己充满老茧的双手为这个社会的“骨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这些的后面却是出了力不讨好,吃了苦得不到报酬的心酸。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地艰难?每年的这个时候,总为这些事情烦心?其他的方面我们不说,就来说说中国最大的农民工市场,建筑和交通行业的农民工兄弟的讨薪难处,看看一下这些难处的背后有哪些根源。


第一,劳力供求一边倒,先垫资本才揽活。

中国是个劳动力大国,而其中以农民工人口最多,这其中又以建筑和交通行业的农民工最多。凡是路上在集市当中遇到的农民工兄弟,多与建筑相关。这种形势导致了农民工抢着活干,先不论多少钱,先干着再去谈工资,因为想先把工资谈好,包工头没那么多心思跟你玩这些,给一个工100,如果不干,旁边没有活的人愿意以90一天的价格包下来,这种竞争的关系导致几乎所有的农民工都争着干,抢着干。对于施工单位其实也一样,中标之后要先垫资本,然后再根据工程进度来拿钱,农民工都是以卖力为生,他们唯一能垫上的就是自己的劳动力。虽然在每年的农忙和过春节的时候会出现民工慌,但就全国的情况来看,其余的时间,民工的总体供应还是相当大的,劳力供求一边倒的局面,就让包工的老板有了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你不想干,可以不来,给的价格低了,你可以走嘛”,至于拖欠了农民的工资,哪有什么?全国都这样,不行可以去别的老板那,人家也一样拖工资,于是农民工只好忍气吞声一直被套,直到大半年的工资被压。


第二,招标投标要活动,承包价格层层降。

关于招投标吃拿回扣的事情,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公开秘密了。要想中标,其实资质重要吗?只要关系到位,不就是一个资质升级嘛!业绩重要吗?没有条件可以创造条件嘛!投标价格重要吗?都是用同望软件作出来的价格,用的定额也一样,投标价格能差到哪去?标书重要吗?用100元就可以买500份的电子版施工组织设计,都是从这儿那儿抄一点再编一点,这能决定中标?很显然,有很多问题还是要在私下沟通,要活动活动,这样才能有效果。而活动的费用上哪去找?这就导致了承包的单价层层降的局面,从建设公司,到承包公司,再到分包公司,再到私人小包头,再到普通的民工,一层一个价格,而且层层递减。这就导致了最下面包工头和民工的矛盾最为尖锐,因为他们是处在最低层的一对矛盾,所有的矛盾都积压到了这一块,包头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来拖欠民工的工资,克扣其工程量,以赚取微薄的利润,甚至有不少的包工头拿到钱就跑路,妄图以玩失踪的方式不了了之,溜之大吉。


第三,合同实体多空白,烂尾工程争议多。

现在的民工,多半是几个人一起,去揽些小活。合同都是在网上找的范本,范围很宽,常常模棱两可含糊其辞。但实际施工却远不是这么回事,特别是到最后的时候,一些烂尾的活,合同中没有写明,没有说应该干,也没有说不干。那么承包的老板就得让民工把那些垃圾呀,费钢筋呀之类的清理走,但民工肯定不干了,因为这些并不是实体的工程,做了也算不了工程量。况且,以前的工资都没有拿到,肯定不会干的。而包工头呢?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再去找人来干,只好以压工资的方式加以督促和要挟,你不干也得干,不干就不给你计量。另外,工程都是按进度来拿钱,工人们有些做了大半年,却总是没有工资发,问及包工头,有的就不给,一方面是怕结完了之后民工跑了,另外找费时费钱耽误工期,但另一方面来说,有的包工头的确没有拿到钱,或只是拿到了很少的钱,于是他们要利用民工,至少说要拖民工下水,别到时用自己的钱给了民工,自己还得去向总承包商低三下四地要钱,那就势单力薄了。这些问题,特别在烂尾工程中,特别突出。


第四,甲方欠钱是大爷,乙方有理当孙子。

有一部电影叫《甲方乙方》,其实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可以划分为甲方乙方,别小看这一字之差,那地位可是天壤之别,说句常挂在工程人嘴边的话,甲方都是当大爷的!乙方只能当孙子。这话其实一点都不为过,民工就是典型的乙方中的乙方,地位最低,讨薪之路异常艰难。他们大多数老实,朴素,并不善于运用这个社会的潜规则,比如请客送红包等,只知道干了活,就应该拿到报酬,这是天理。而社会却并不是这样的,社会上的奸险诡诈远远比他们所相像的要深刻。

杨立学是幸运的,因为有了记者的曝光,有了好心人的帮助。然而,并不是每个民工都这样幸运,在他们当中,其实绝大多数的人都只得自己辛苦地走上那险恶的讨薪之路,等待他们的是餐风露宿、狼狗还有棍棒。杨立学的讨薪也只是一个美丽的神话,这样的神话要延续,靠记者只能解一时之危,难以长久,最终还得靠当权者从根源上解决。


本文内容于 2012/1/18 13:34:29 被三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他们是社会的最低层,有许多的无奈。

他们的生活,目前而言,最为紧要的是如何为其提倡免费的法律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