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十年代的某一天,由海军C副司令坐镇指挥的、海司某部门组织的海上红蓝对抗演习在东海和北海两个战区悄然拉开了帷幕(有可能牵涉保密事项的缘故,具体细节仅作粗线条的描述)。我所在的053型护卫舰和其他两条护卫舰一起,扮演蓝军;东海、北海各一个驱护编队外加扫雷舰、导弹艇及辅助船若干组成两个红军集团,分别与我们在东海和北海不同的两个海区进行模拟对抗演练。很显然,我们对东海打,是冒充“老蒋”;向北海攻击,则是化身“老毛子”。

我们从东海驻地首先赶往北海战区,我舰为编队指挥舰,我们一路高速前进。三条舰打两个集团,如何取胜是个难题,我们既要认真地打,尽可能多地获得战果,又要尽量避免被打,更不能全军覆没,矛盾啊。编队总指挥看看鸦雀无声的智囊团,愁眉不展。

关键时刻,Q老大(我们舰长,“老大”一词据说来源于“船老大”)打破了沉寂,“我看这样,编队分散行动,化整为零,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加强观察,注意协同。”众人一听,眼睛顿时一亮。总指挥更兴奋:“快说说具体方案!”

“依我看,红军肯定认为我们势单力薄,必定是攥成一个拳头,集群行动,以防各个击破。我们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三条舰左右拉开距离,大体上保持齐头并进的姿态,尽量和商船、渔船混在一起,不固定队形,白天各自保持3至5海里间距(1海里=1.852公里),夜间的间距缩短为3至5链(1海里=10链),以不超出视界和方便联系为好。进入战区时,一定要保持无线电静默,甚高频加密频道24小时守听,航速减慢至9节(1节=1海里/小时),要特别注意以商船和渔船为掩护,这样既迷惑了红军,让他们在雷达上看误以为我们是商船和渔船群,而我们在临战时仍然是个整体。”

指挥所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太好啦!”总指挥一拍大腿,“这样,我们进可攻,退可藏,哈哈哈哈!”

根据这个思路,作战方案很快拟定下达。

不久,高速前进的编队接近了北海战区。

“编队两车进二”。 减速的指令迅速下达。

“编队两车进一”。再减速,一个老鼠戏猫的游戏即将开始了。

“解除编队,各舰按计划拉开距离,注意隐蔽,单车进一,航速9节。”

一个个指令有条不紊地传达下去,蓝军在悄悄的行进中巧妙地混进了商船和渔船群,慢慢接近了红军的“地盘”。虎视眈眈、被红军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的“鼠辈们”也要犯上作乱、开荤偷腥了!

“报告,发现大中型快速目标4个,单纵队,航速超过18节!”

很快,雷达荧光屏上发现了集群快速大型目标,从航向航速来判断,应该是北海的驱护编队。

为什么这样肯定呢?因为商船和渔船是要赚钱的,必须充分考虑燃油的经济性,商船一般航速在12节以下,渔船则在9节以下,这样航行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经济航速”,比较省油,所以超过18节的大型目标肯定是军舰,谁叫咱用油不花钱呢!

总指挥兴奋地和Q老大交换了一下意见,“他们肯定没有发现我们,先发制人,打!”

“好,立刻通知2号和3号舰!”

“2号、3号注意,方位XXX,距离XX海里,敌目标舰4艘,航向XXX,速度XX节,发现报告。”

几乎没有停顿,其他两条舰立即回答:“2号发现目标。”“3号发现目标。”看来早就在摩拳擦掌了。嘿嘿,目标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

“2号、3号注意,定于X时X分整,各舰集火射击,导弹8枚齐射,间隔X秒。发射完毕报告!”

“2号明白!”

“3号明白!”

由于是模拟发射攻击,所以没有实弹那么轰轰烈烈和惊心动魄,这个场景也就不用过多表述了。很快各舰报告发射完毕。仅短短几分钟,一场现代化的海战就结束了。

总指挥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立刻报告演习指挥部,X时X分整,我编队向东经XX度,北纬XX度,航向XX度,航速XX节,距离XX海里的4个快速目标实施了攻击,编队齐射导弹24枚,攻击完毕等待指示。”

很快,演习指挥部下令蓝军返航。

蓝军得手后,并没有象影视剧里描写的那样高速凯旋撤离战区,在编队指挥员的巧妙安排下,仍以原航速后转,仍然是一个懒懒散散的队形,看似漫不经心地缓缓驶出了战区。没有暴露的好处是,希望为第二阶段的对抗留下一点秘密。

我们鞭锋一转,又马不停蹄地高速奔赴东海。途中传来一个举国震惊的“噩耗”:北海红军一个驱护编队全军覆没!24枚导弹,那可不是好受的哈,最窝囊的是,那么些个优秀儿女,到“死”也没闹明白是在哪里被干掉的,因为一直没有发现我们,所以到“死”都认为自己还活着。

现代化海战,战机稍纵即逝,只有先敌发现,先敌攻击,才能掌握战场的绝对主动权啊!

来到东海,我们变“老蒋”了,“老蒋”有预警机,给我们引入一个新概念:超视距攻击。那时我们没有预警机和舰载机,海空协同演练极少,所以都感到比较陌生。我是观通长,用一台老美的A—100对空联络报话机,直升机临空时通话还能凑合,远了就断续,等直升机发现目标报告过来时,根本听不清什么内容。你就是有能打240公里的导弹,往哪打,打多少?指挥员们大眼瞪小眼,愣了半天,没辙。商量一下,还是老办法可靠——舰载雷达观察。

依然是民船速度,分散队形,进入战区后,很快报告发现目标。红军4条高速行驶的战舰,气势汹汹地组成一个梯队(比单纵队漂亮多啦,十分花哨,典型的教科书式的序列),在雷达荧光屏上杀气腾腾地移动,耳边仿佛响起 “人民海军向前进”那雄壮的交响曲,看红军的战舰多么威武啊,雄赳赳地暴露自己,气昂昂地走向“灭亡”。

指挥室一阵难堪的沉默。

虽然是演习,还是得打啊。但这毕竟是同一个部队的弟兄,而且演习完了大家还要朝夕相处,怎么忍心“痛下毒手”呢。况且,我们隶属东海,总不能让东海弟兄的战绩太丢脸吧?怎么样也得比北海要好看些啊。

Q老大轻声地向总指挥提议:“12枚吧?”

总指挥点点头:“打吧,报演习指挥部的时候要强调是疑似目标,不能确定。”

“明白!”

“传令各舰,X时X分整,导弹齐射4枚,间隔X秒……”过程如前,不同的是“老蒋”放了水,导弹发射数减半,算是对各方都有个“交待”。

东海战事结束,立刻又杀奔北海,这种马不停蹄地千里转战,对于我们来说还是第一次。舰艇不分昼夜地航行,人员第一要做的就是适时休息,合理分配体力。

半路上同样又传来“噩耗”:红军领头的051大驱重创,其余“英勇就义”。枯燥的航行途中,蓝军指挥室气氛异常轻松。

“可能他们还在寻找大型快速活动目标吧?”航海长愉快地调侃着。

“哈哈哈哈……”一阵大笑。

总指挥摇摇头,不无讽刺意味地说:“听说舰队的W副司令也在051上。”

Q老大嘿嘿地坏笑,模仿某电影中的经典对白得意地说:“不是我们无能,实在是共军太狡猾!”

“哈哈哈哈……”官兵们欢快的笑声驱散了四天来的疲劳。

再到北海,大家格外警惕,为什么?因为对手是被打红了眼急于报仇的一个海上集团啊!

我们深夜接近战区,编指决定走迂回路线,先不急于介入,而是大范围地沿战区东侧边沿向纵深挺进,以期天亮时可以出其不意地从红军的侧背后偷袭。

夜航是沉闷的,夜半时分临近鸭绿江,编队灯火管制,无线电静默。耳边只剩下轰隆隆的主机轰鸣声。还好,我们是全封闭舰艇,舱室里面的灯光不会外泄,可是苦了驾驶室的信号兵、航海兵和值更官,夜间海上时不时会遇到小渔船,这些零星的小渔船因为实在太小,在雷达荧光屏上没有回波,稍有不慎就会撞上,观察瞭望人员必须走出驾驶室在暗夜里费力地睁大眼睛才能勉强看清前方。这些小渔船不知是为了省钱还是其他原因,很多不是象大船那样左红右绿地正常悬挂航行灯,有的根本不挂灯,等你驶近了,突然亮出一盏白炽灯,把人搞的一惊一乍的,匆忙之间大舵角转向才能规避!恨得值班人员牙痒痒的:“他奶奶的,不要命啊,这要是真打仗,还管你是谁!”

黎明时分,3条舰悄悄进入战区。

清晨,海面波平如镜,这种深海区的平静是奇异的,一眼望去,方圆几十海里范围竟无一丝涟漪,只有我们的推进器在镜面划开一道欢快的尾迹。仿佛一夜间,一向惊涛骇浪、波涛汹涌的莽大汉变成了一位温文尔雅、羞涩腼腆的小姑娘,这在我十几年的海军生涯里是唯一见到的一次。一轮红日象个可爱的蛋黄挂在天边,橙红色的倒影在海水里非常清晰。在连日演习奔波的间隙里,大自然能有这样的美景慰劳我们的双眼,真是三生有幸!

9点整,我们由东向西已经深入战区了,仍然没有发现敌踪,大家心头掠过一种异样的感觉。是不是他们也学乖了?难道我们的战术被他们识破了?

很快,我们超过了一条大渔船。说是大渔船,其实长度也就在30米左右,在渔船里面算是大家伙了。一个新兵蛋子招了招手向渔船打了个善意的招呼,渔船上的2个年轻人也很友好的向我们招手。

这一带看惯了小渔船,突然看到一条大的还真感觉有些新鲜,我抓过望远镜仔细看了看船上那几个人,顿时大惊失色!

“报告舰长,刚才过去的渔船是红军的侦察船!船上有个人穿的是作训裤,桅杆旁的天线也比渔船多!”

Q老大阴沉着脸:“奶奶的,我说他们怎么那么沉得住气,他们有侦察船!”

总指挥也很无奈:“这本来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演习嘛,我们只有三条护卫舰。”

情况紧急,来不及多想。既然行踪已经暴露了,那就得赶紧拿出应急方案,否则最多一、两个小时之内,我们将遭受复仇之火的狂轰滥炸,那将是恐怖的“灭顶之灾”啊。

Q老大恨恨地说:“反正我们已经够本了,不如赌一把!”

总指挥笑笑:“你又有什么高招啦?”

“编队向西航向不变,给他们一种错觉,我们没有发现自己暴露;然后全速前进摆脱侦察船,确认摆脱后,立刻向北转向,接着减速至12节或9节,混入商船群,再视情机动。”

总指挥点点头:“按常理他们一定判断我们向南攻击,完后直接撤回东海。”

大家都认为方案可行。

于是编队全速摆脱了侦察船。在向西、向北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又出人意料地折返向东迂回了一段航程,在海上兜了老大的一个圈子。其实说白了,我们就是在“亡命”,其现实意义就是要保住来之不易的革命“胜利果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是红军这边可不得了啦,原来他们判断我们从东海来,在战区南边严阵以待呢,侦察船报告了我们的行踪后,他们立刻掉头,纠集了二十几条大小主力舰艇浩浩荡荡的杀过来兜头拦截包围,在他们认为十拿九稳的海域进行了疯狂的围剿,对雷达荧光屏上所有可疑大型目标进行了骇人听闻的“屠杀”。老毛的“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不是物”的理论被片面强调了几十年,我们没有舰载机、预警机,也只能这样蛮干了。其中仅12艘导弹艇对一可疑的大型目标集火射击,就模拟发射了24枚对舰导弹,那阵势,就是要将我们炸为齑粉啊!

很遗憾,复仇女神没有睡醒,他们干下了今生最窝囊的一件蠢事:导弹艇那24枚导弹命中的“大家伙”,不偏不倚,正好是本次演习海军C副司令坐镇的指挥船!那个臭骂啊,可惜我们都没听见。

在落后的装备面前,蓝军以朴素的智慧取得了空前的胜利!

风再起时,演习结束了,海上卷起了一朵朵浪花,海流扯出一串串的漩涡,象水兵们开心的笑靥。

这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徐志摩那著名的诗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本文内容于 2012/1/20 19:00:00 被海上帝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