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团一连战斗故事之二:自卫还击战斗中的我

自卫还击战斗中的我

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还中作战.我是53566部队71分队的军械员兼文书,虽然说是一个兵头将尾的角色,但我认为我尽到了一个当兵的责任,也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荣立了三等功。下面是我在战斗中的几个故事,奉献给网友们。

忙得

打仗前我在营部报道组工作,工作比较轻松,打仗时我回连队任军械员兼文书,主要职责是,负责全连的军械、文字工作和管理连部。由于是打仗,工作特别多。军械方面来讲有:补充弹药、收集上缴枪枝。由于我们连队是团里的主攻连,弹药消耗大,经常要到不同的地方颔弹药。记得二月十七日傍晚,指导员周建强命令我带炊事班新兵尹承姣在451高地山脚下等候运弹药的副指导员王家荣,我们在担惊怕中等了几个小时,才等来了他们。摸黑上山后,周指导员要我搬回他代我颔的两箱地雷。二月二十七日打完扣和睦山战斗时,我连牺牲了七八名战友,我将枪枝、弹药、装备收拢后,我一人无法搬运。没法,只收了枪枝,把弹药、子弹袋、手榴弹、手榴弹袋等就地埋了。又记得,有一回我送枪到团司令部去,司令部的参谋居然不收,我也没有和更多的他们理论,我说:号码我已登记,我是奉命送来的,枪放在这里,我走了,再见!文字工作主要是上报战况、申请立功人员、火线入党人员、登记伤亡人员、登记补充兵源。连部管理主要是督促四个通信员做好连首长的服务、安全工作。督促卫生员、号兵、电台人员做好自工作。战斗接近结束时,上级分配多名桂林陆军步校的学员跟我们连部行动,给我增添了好多工作。我要为他们颔干粮、做饭、打水等。特别是登记阵亡人员太具体,太具有恐怖性,由于满身是血,有的一时难以辩认,要翻到帽子,颔章找名字,有时登记一个死人要折腾好久,开始自己又有一点怕死人,不敢大胆搬动翻身。白天要行军打仗,晚上还要站哨,我的感觉是我有做不完的事。

吓得

登记满身是血、横七竖八的阵亡人员开始很怕,吓得要命。我记得74年我婶婶过世时,在她尸体旁过时,我是胆战心惊。特别是有一回被连长陈达时骂得吓得不敢做不得声。事情是这样的:上面我已讲了周指导员代我颔了两箱地雷的事。第二天清晨,连队要去打738高地,连长要把地雷分到班排,要我将地雷搬来,我到放地雷的地方一看,地雷不见了。连长当着全连战友的面,提起高八度对我说:“今天打下738高地后,我们连队单独防守,没有地雷怎么行?何友泉,你他妈的B,我要将地雷找来,否则,我跟你没有完。”是王副指导员为我解难,他对连长说:“连长,现在到处都是敌人,部队马上要出发了,你要他到哪里找?”连长才停止了咒骂。由于这一次的失误,我留下了终身遗憾,我没有火线入党。其实当时,我是做好的做的。半夜,副连长胡康锡带一个排去执行任务,我怕地雷遭冷枪冷炮,将地雷放到人家睡过猫耳洞里,没想到民工走时,将我的地雷扛走了。我两次奉命到团司令部送枪枝和战利品,都是一人冒着敌人的冷枪冷炮在深山老林中通过,时刻都有见马克思的危险。

冻得

自卫还击是二月十七日到三月十二日,共计20多天。战前,经常部队经常外出训练,打仗前,连队动员时说,只带一斤半大米,牙膏牙刷不带,我以为又是搞训练,当时我是穿三件衣服:衬衣、军用纱衣和军用罩衣。由于我平时受出汗,我将纱衣脱下没有带。在正月间,我只穿着两件单衣。打仗停下来,我有些冷,由于是战场,无法搞到衣。就这样冻着。机会来了,二月十九日我要送战利品到团部,其中有多件越南兵衬衣,我想不无论怎么,我要穿一件越南士兵衬衣防寒,将领子和袖子卷起来就行。于是,我将一件衬衣藏在路旁。后来我在返回的路上捡到了一件中国士兵穿的纱衣,我高兴得无法形容,越南衬衣我就没有要了。回到驻地,由于走路较热,我将我捡到的纱衣放在猫耳洞里,就又出处办事去了。回来时,指导员周建强他穿上了。我当时胆小,不敢问指导员要,也一心上进,不敢得罪直接领导。就这样,我阳春三月,我只穿着两件衣服,一直这样冻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