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二战“非主流”将军

职务与军衔最不相称的将军

威尔纳·冯·弗里奇,一级上将,于1935年至1938年期间担任德国国防军陆军总司令部总司令,1938年因受勃洛姆堡元帅的牵连,被迫离开陆军总司令的职位,由布劳希奇接任。


1939年参与德国入侵波兰的战争,老将军表示愿意效力,可希特勒只给了他一个第12炮兵团荣誉团长的职务,上将团长,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于9月22日在华沙战死,是第一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阵亡的德军将领。


继续二战“非主流”将军

有“大材小用”的,必然也有“小材大用”的。

由于战争初期的混乱,再加上大清洗的影响。苏联曾一度出现过“少将方面军司令员”、少将指挥上将的怪事。

索边尼科夫少将就曾担任过西北方面军(41.7.4-8.23)司令,其实此人资历不浅,35年授衔就是旅级(和朱可夫一样),只是能力差劲,到战争结束时也只是升到中将。


继续二战“非主流”将军

另外,费久宁斯基少将41年10月短期代理过列宁格勒方面军司令员,他后来的表现比索边尼科夫要好很多。先后参加过列宁格勒战役和对列宁格勒封锁的突破作战,库尔斯克战役和布良斯克、纳尔瓦、塔林、东普鲁士、东波美拉尼亚、柏林等诸战役。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继续二战“非主流”将军

kmt方面,也有“小材大用”的情况。

彭诚少将曾被任命为第19兵团司令,可是王冠少将、杨怀少将、李国辉少将、柳树人少将分别只是团长,谭忠少将更是只有副团长 。人比人气死人。不知少将团长碰到少将兵团司令能有什么话说?



“转职”的将军

有些将军就是“不务正业”,主动或者被迫干着自己不熟悉的“兼职”,居然还都干得不错,甚至超过了自己的老本行。先来看一个海军干陆军活的。

蒙巴顿

秉承英国贵族传统,蒙巴顿很早就加入了皇家海军。战争爆发前,年纪轻轻的“高帅富”已经是海军上校了。1939年8月 担任“凯利”号驱逐舰舰长。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蒙巴顿率该舰多次参加战斗;1941年5月,该舰被德军飞机击沉。1942年3月 被授予海军中将的战时军衔,并获得陆军和空军的荣誉中将军衔。

从此以后,蒙巴顿的战争生涯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海军中将开始玩陆军了。


继续二战“非主流”将军


蒙巴顿“陆战生涯”的第一站是法国西北部迪耶普港的登陆作战,但遭失败。1943年他来到南亚,终于时来运转,也开始了他和阿三的不解之缘。他指挥英印军队取得英帕尔战役的胜利。 1945年初,指挥盟军开始反攻缅甸,于5月初收复仰光。9月,在新加坡接受东南亚日军投降。战后的蒙巴顿最著名的就是出任印度总督,并留下给现在的国际局势都有重大影响的“蒙巴顿方案”。

1955年3月他出任皇军海军参谋长兼第一海务大臣,后来晋升为海军元帅。也算回归老本行了。


全能的凯塞林

空军元帅凯塞林构筑的“凯塞林防线”居然一度让意大利盟军一筹莫展。这个“兼职”简直太完美了。

不过和戈林、乌德特、米尔希等飞行员出身的空军将领不同,凯塞林本来就出身陆军,先后在总参谋部、炮兵团干过。

1933年希特勒上台之后,加紧建设空军,戈林和米尔希向陆军借调干部,时任国防部长勃洛姆堡将军也是毫不藏私,大笔一挥,把一大批当时已经在总参谋部声誉鹊起的精英军官拨给空军,包括威弗尔上校,凯塞林上校,都在其中。凯塞林当时在炮兵团长任上正当得高兴,作为一名军官,还是希望领兵,不愿意去做文案工作的,尤其不愿意换军种。但是军令如山,也没得选择。就任空军行政办公室主任,用现在的官职来套,实际上就是空军后勤部长,从机场营房基建,补给油料,被服军需,财政预算,什么都管,就是不管作战。


继续二战“非主流”将军

但事过不久,凯塞林与米尔希发生了意见分歧,被解除了空军参谋长的职务,任一线航空队的司令。随后的闪击波兰、西欧、巴巴罗萨计划他的部队都有不错的表现。1940年7月19日,米尔希、凯塞林,施佩尔三人晋升为空军元帅,凯塞林是越过上将而直接晋升元帅的。

此后凯塞林先后转战北非、西西里、意大利战场。意大利人投降后,他全权指挥在意大利的陆军空军部队,依托意大利中部的“古斯塔夫”防线顽强防守,给海陆空都占绝对优势的盟军很大麻烦。

其中,安奇奥战役是作为陆军战场指挥官的凯塞林真正指挥的唯一一次战役。自从凯塞林指挥陆军以来,一般都是以战区司令官身份负责战略指导,从阿拉曼到战争结束,战地指挥自有前线指挥官负责,凯塞林虽然时常在关键时刻做战役决策或者替代指挥,却只是偶尔为之。安奇奥战役自始至终凯塞林都掌握前线指挥权,应该最能体现出他的战役指挥能力。

1945年,因为西线莱茵河上的雷马根大桥失守,希特勒撤了西线总司令伦斯德元帅的职务,任命凯塞林为西线总司令。凯塞林因为在意大利一直有办法避免灾难,本来还是抱着他那始终如一的乐观情绪前来上任。很快他就发现,西线的局势早已无可挽救。

战后,凯塞林起初是被判死刑的,但是审判结果出来后,很多盟国方面的领导人出来鸣不平。据说卸任英国首相丘吉尔专门为凯塞林的减刑问题,写信给凯塞林在意大利的对手,当时已经担任加拿大总督的突尼斯伯爵亚历山大元帅,请亚历山大出面,向时任英国首相艾德礼求情。结果亚历山大写了一封信,特别声明“从敌人的角度看,我认为凯塞林在意大利战场的行为是干净的。” (重要的加分是凯塞林宣布罗马、佛罗伦萨为不设防城市,保存了这两座历史名城)这封信后来有可能给凯塞林减刑起了一定作用。

凯塞林在监狱服刑到1952年7月被释放。据他的回忆录说,陆军元帅在狱中的主要工作是糊纸盒子。但是他出狱前后,为美国军事历史研究小组写过不少评析德国空军,北非,意大利战场的资料,篇幅都不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