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押解

快过年了,别的单位都在忙着发奖金,发年货,我们却在忙着找犯人谈话.都知道逢年过节是犯人思想情绪最容易波动的时候,其实监狱警察的思想情绪也很纠结:年终奖什么的,怎么我就没听说过?怎么也没人来找咱谈话,帮咱解决点实际困难?

以上纯属牢骚,但那份失落是真的!下面接着说正题.


出门的时候,看见大警车停在门口,据说是去省城的监狱医院送病人,前有开道车,后有押解车,武警全副武装,如临大敌.

我不由得想起十七八年前的那段时间,我押解犯人的事.

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在监狱外设的一个劳务中队做内勤干事.因为是劳务中队,所以关押的都是短刑犯,;因为是劳务中队,所以没法办正常的出监手续.于是,隔一段时间,就要把快出监的犯人送回监狱去,接受所谓的出监教育,办理出监手续.

但是,那些犯人怎么送呢?那时候的条件跟现在没法比呀,当时监狱给劳务点配了两辆车,一辆客货车是买菜拉劳保用品的,另一辆2020吉普车本来是可以做押送车的,但车只有一辆,而且平时那些小官僚都要靠这辆车充门面的,连我这样的小干事都没资格坐,犯人?做梦.

但犯人总是要送的,怎么办?

监狱和劳务点的距离大概有十几公里.于是,每隔上一个多月,在那条路上,就会出现一幕很有特色的景象:几个犯人各自背着自己的铺盖行李,排成一列纵队走着,后边跟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警察.那小警察是我.

那条十几公里的路虽然不算很长,但步行怎么着也得两个多小时.一般都是早上九点多起程,等我"押"着那些出监犯走到监狱的时候,监狱已经下班了,下班时间没人和我办理交接,于是,我把他们拷到门口的铁栏杆上,到街上去吃饭,自己吃完再给他们带吃的回去,等到下午上班了,再把他们送去出监队.

那段时间,这成为我的必修课程.到现在我都在纳闷:当时居然一点都没觉得害怕,也不在乎路上人们异样的目光.

其实也挺遗憾的:奶奶个腿的,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样发达的网络,不然的话,要是有人把哥拍了发到网上,哥也能火一把,怎么着也不会比什么"芙蓉姐姐""郭美美"和光屁股的"干露露"差吧?可惜,没碰上好时候啊!


现在和那时候比,许多方面的确是进步了,设施装备好了一大截子,规章制度完备了许多许多;只要是涉及到犯人的事情,一级一级的汇报请示审核批示,能跑断你的腿,这当然是好事.但另一方面,也有负作用,有了问题就向上面报告请示,很少有人再去主动想办法解决了,因为任何问题在处理之前,人们想的都是怎样先把自己的责任推干净,这样的结果大概是那些设立制度的官僚所没有预料到的,而不负责任的责任追究制度和不切实际的规章制度正是造成这个后果的罪魁祸首.

人们都在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如以前人会干工作了,其实这是因为没有了以前那种宽松的环境和条件,年轻人缺乏锻炼和自己解决问题的机会了,能力自然不能在学习和实践中提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改造环境大不一样啊大不一样


现在老同志们凑一起就喜欢扯“想当年如何如何”

年轻同志就喜欢听老同志扯这“想当年”...


据说以前外劳的送到地方就都自己干活去了 到点去接就行

现在一眼看不见就指不定出什么事了


明明物质条件达不到 还非要强调这标准那标准 实事求是早都没人记得了

恨不得一个人劈成n个用

会见现场要盯 犯人看病要送 业务车辆也tm我接送 我超人啊 给三份工资不?最后哪个活也干不好

一边喊警力不足 一边就不增人

干警与犯人的比例严重不达标 还有好大一堆是坐机关的女同志和领导


以前的犯人比现在的好多了 听我们教导员说 以前他当干事的时候经常办理离监探亲的 开始他也很担心 但是最后发现犯人到时间都很老实的自己回来了 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还有以前监狱跑人其实很正常 每年快过年的时候都会组织干警去脱逃的犯人家里去追捕 哪像现在 跑一个人简直就是头条新闻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