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临近春节了,警察老哥很开心的送了本人一份大礼-----二只非常漂亮的野山鸡。尾巴很长,羽毛很亮丽脖子处一圈白羽毛像戴了珍珠项链。但是难题来了,本人住楼房,不知该怎样安置它们。一开始将它们放在客厅里,结果是满屋子乱飞,还到处拉屎,半夜里还咕咕咕咕怪叫。只好弄到阳台上可过了一天也不行,到处是鸡粪且不说,它们一扇翅膀空气中满是小羽毛,我辛苦养了一年半的兰草被刨的斩草除根。本想送我妈妈,唉,用脚也能想出它们的下场就是被我妈咔嚓一下剁了头炖了汤。周围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有院子的。现在它们美滋滋的住在卫生间里,渴了就喝饿了就吃小米,困了就趴在马桶盖上睡,吃饱喝足睡精神了就造粪。满屋子的鸡粪味道。只要我需要用卫生间,刚靠近,它们便立刻浑身羽毛倒竖嘴里发出”诗诗”的声音,瞪圆了眼睛死盯着我。我的安稳生活就因两只野鸡给搅得乱七八糟,恨不得立即杀了它们。可我从来没杀过鸡,怎样才能弄死它啊?愁死我了.....

本文内容于 2012/1/18 20:01:07 被蓝卒子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