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连长,这……这不还没午休着嘛,还没起床吧……”我疑惑的看了看连值日台后面的那堵墙上挂着的那一面红色的电子钟,朝咱们的杜老板问道。

连长杜山斜眼看着我屁颠屁颠的跑过了,扑的一声吐出口中银色的哨子,对我说道:“刚接上级通知,战备等级转换,从四级战备转换为三级战备,快点,掏口哨,给老子通通吹起来!”

四级转三级,很好很强大啊,一般就是局势紧张,周边出现重大异常并有可能对我国构成直接军事威胁的部队战备状态啊,据老兵们说,三级战备比较牛逼哄哄了,部队迅收拢,人员一律不准外出,召回所有人员,探亲的啊,休假的啊,住院的啊,退伍转业的都不许走人,老老实实先呆着,进行的都是临战训练,值班部队随时准备执行作战任务。

——他妈的,当兵就是好,老子又见证了一个我军的一个历史时刻啊,我飞快的朝墙上那面像是银行里面挂的那种利率显示屏一样的红色电子钟看了一眼,很好,时值戊寅年十二月廿五日,公元1999年2月1o日,13点32分31秒,嗯,这面中国红的电子钟功能之强大令人顿生自豪,不仅显示了咱们的农历,还很有中国特色闪过一行小字,我在心里默念道:雨水,煞东,冲猪。

刚从胸襟里掏出口哨含在嘴里鼓起腮帮子吹了几响,我就惊愕的张了大了嘴,口哨一下子就从我的嘴中掉了下来,还好他妈的有根绳子系着。

地面开始震动起来,空气也开始振动起来,是的,马达声声,车声隆隆。

咱老百姓啊今儿个真呀真高兴,我愣头愣脑的看着一辆接一辆的解放牌拖着一褪去了炮衣的炮车在我们连队前面的水泥路上保持着一米车距鱼贯而过,活像个没见过大炮的老乡。

“立正,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

“立正!”

“整理着装!”

五连很度的就集合完毕,在杜老板的口令下我站在咱们七班的前列整理着着装,眼睛却斜瞥着两台没有拖炮车的大解放把屁股对准我们连,一个油门就把车倒到了位,一左一右的,间隔一米,停了下来,车不见熄火。

“停!”

“稍息!”连长杜山杵在队列前方,双眼放光,大声吼道:“立正!”

“讲一下!”连长杜山眼神如炬扫过队列,啪的一声过后,他开口说道:“1点3o分,接上级通知,部队战备等级转换,由四级战备转换为三级战备,现在,我给同志们进行简短的召开一次战备动员会……”

我笔直的站在队列前方,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那面很有中国特色的电子挂钟,等等,我想想,十二月廿十五?他妈的,今天不是过小年吗?

大人盼插田,小孩盼过年——我突然想起了爸爸说过的一句家乡俚语,是的,小孩子们都盼望着过年,因为过年不但有好吃的,有好玩的,而且还有红包可以拿。

我有些飘神的想起了当年爸爸给我说这句家乡俚语时的情景……

“爸爸,小年是不是小孩子过的年?”

“嗯,是啊我的小帅克!”

“我知道了爸爸,小年是小孩子过的年,大年就是你们大人过的年,对吗爸爸?”

“哈哈,是,是的,呵呵,大人盼插田,小孩盼过年啊!”

……

“同志们!”连长杜山的一声威喝顿时将我从飘渺的回忆深处拉扯了出来,定了定心神,我赶忙调整了自己的眼球方向,把注意力集中起来。

“同志们,这一次战备等级的转换是在我们准备进行野营拉练之前,意义重大,这说明,我们必须完全从实战要求出来对待这次野营拉练,在此,我宣布一下有关规定:第一,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记住,是坚决的服从!第二,每一个同志,都要再检查一次自己的武器装备及携行装备,我已经听到有些同志的牢骚怪话了,说什么放着那可以直接装东西的大背囊不用非得自己还打上一个三横压两竖的背包,记住了,牢骚太盛防断肠,谁他妈的再给老子废话老子请他去死!他妈的,这玩意要不是装备到部队你还不是一样得打背包啊!第三,部队要是拉出去了,在行进途中要有敌情观念,随时准备应对和处置突情况,咱们现在已经不是野战部队了,咱们是应急机动作战部队,有的同志或许沾沾自喜了,看到了那汽车连开过来的车了,可是给老子记住,摩托化开进或许只是一个课题,咱们说好了是摩托化步兵,但是归根结底我们是什么?还是步兵!先说好了,我不希望看到咱们五连有一个兵,任何一个兵,在考验他是一个步兵的过程中掉链子!不希望看到五连任何一个兵爬上那台车,当然,还有他妈的医疗保障车!第四,咱们五连的老兵们注意了,在我们五连当中,有一些新战士,他们或许会走一段他们这辈子从来没有走过的路,所以我要求全体老兵都要扬团结互助的精神,尤其是帮助咱们新同志,别他妈的光顾着自己牛逼,咱们五连是一个集体,牛逼也是一起牛逼,稀拉也是一起稀拉!第五,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重申啊,注意群众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还有,不准损坏老乡们的庄稼,一根毛,不,一片叶子都不准……”

“他妈的,不准笑!”杜老板自己也绷不住脸,自嘲一般,为自己的口误也笑了起来,回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中国特色电子挂钟,转过头来,痛心疾地说道:“他妈的,今天过小年啊,本来准备今天咱们连里杀年猪的,看来兄弟们只有先拉出去来上一动才能回来杀年猪啊!司务长!”

“到!”

“老八!”

“到!”

“晚上给兄弟们加点菜吧,这一是过年了,二是部队拉出去了可没在家好啊!”杜老板看着新兵排的新兵蛋子们,语重心长的说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啊!”

又是俚语,我不由得笑了,是的,小孩盼过年,我还是小孩子吗?

在杜老板解散的口令当中,我还痴在原地一分钟,出神的看着那排气管中还冒着黑烟的两台大解放,心想,他妈的,老子还是盼着过年啊,尤其是这样激动人心的年,嗯,不熄火,很好,好得不得了,看来这一动,肯定非常的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