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年渐近。


婆婆在济南,这个春节我们不用回老家过。但我母亲那里,年前还是要去探望的。7号考试,11号监考,14


号母亲要去姥姥家小住几日。这归期便也被这几个日子给分割的支离破碎。


本打算11日一大早出发,但这天丫头要返校,10点钟放学;单位又临时通知要发东西。所以,也只好把出发


的时间定在了下午。


到母亲家时,已是下午4点钟。弟弟已经在忙着炖兔子肉,做豆腐脑等等。但超群却是不能在这里吃晚饭


的,他得送同行的三哥回家,还得去大姐家,还有一些琐事需要处理。那晚,再次返回母亲家时,已是近午


夜。——他是必须要返回的,翌日,我们要带父母去县医院做体检。


13日上午,带父母去县医院做体检。半道侄子晕车吐了,只好把他送到他姥姥家。看着母亲领了小侄子下


车,丫头情绪低落:“没意思……”超群一旁笑问:“那,你跟弟弟一起去他姥姥家?”“行!”丫头立刻高兴


起来。


就这样,把俩孩子搁在那里。几个大人去医院。


检查很快,只是要等到下午拿结果。午饭,他约了医院附近的同学W,一起吃饭。下午两点多钟,拿了结


果,让医生过目。除了母亲的两个指标稍稍有点高,他们的身体状况很正常。


老家,的确很冷。


每晚睡觉换衣服时,都得快速进行。女儿的脚丫放在他身上,他惊叫:“怎么这么凉,像冰棍儿一样!”丫


头咯咯笑着。早晨我先起床再帮丫头穿衣服,尽管我小心着,冰凉的手依然会触碰到丫头的肌肤,她就惊叫。我


和他就笑:“跟剥她的皮一样!”


天气的冷,阻挡不了丫头和侄子在院子里疯玩,手里还拿着冰凉的小铁棍儿,做孙悟空状。有时候竟然也会


玩得头冒热气。冻懒人,饿闲人,这话一点都不假呢!


家里唯一暖和的地方是设有地暖的厨房里间。宽大的炕,饭后一家人围坐在这间屋子里看电视。超群同志聪明的很,脱了鞋上炕,看着看着电视就睡着了。


母亲对自己的晚年生活很满意:冬天冷的时候,她和父亲在暖和的屋子;夏天热的时候,她和父亲住在唯一


装有空调的房间。弟媳很孝顺,从没跟他们俩红过脸,且知冷知热知恩。小侄子健康可爱,奶奶是他眼里对他最


好的人。——父母能安享晚年,对于离家在外的我来说,是一件多么安心的事情呵!


14日早饭后,返回济南。携母亲同行至聊城,她要去德州姥姥那里。15日是姥爷去世一周年忌日。


从老家出发时,田野里铺了一层洁白的霜,远处有迷蒙的雾气氤氲。视野里,那些连天的枯草,匍匐在白霜


之下,一副多么美丽的农村图景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