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同和南明联合开始仔细看孙可望降清的原因

说到孙可望投降清廷,大多史籍和很多人都说是孙可望一意孤行、野心膨胀到了极点导致。当然了孙可望个人私心急剧膨胀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不可否认这是重要原因。但并不能由此将所有责任推到孙可望一个人头上,事实上永历朝廷从刚开始就负有相当大的责任。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大西军和南明开始联合到孙可望最后投降清廷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就知道了。

1,大西军和南明决定联合初期,南明虽然孙可望个人索要多,但朝廷大佬们显然缺乏足够诚意。

双方商议联合时,正值清廷步步紧逼,而南明步步败退、无兵无将,辖地全失之时。而此刻南明朝廷继续大西军和大顺军来帮他们抵抗清军,大西军又正处于经过休整后力量强大时期。此时的孙可望可以说是高瞻远瞩,看到了联合南明共同对抗清廷的重要性。于是乎提出了联合要求,当时孙可望要求南明封其为“秦王”,当时李定国、刘文秀都没有向南明要求封爵;估计孙可望也是想通过永历朝廷加封,使自己的爵位李定国和刘文秀,进而可以名正言顺的节制二人(此前虽然孙可望在大西军地位比李定国略高、而李定国又比刘文秀略高,但他们依然是大西军四大将之一,地位相近)。然而,永历朝廷的大佬们只看到大顺军当时最大爵位不过“公”而同为农民军的大西军要求封“王”太过分,就指责孙可望“胁封”(后来很多史籍都是怎么说),有些投降明廷的将领如李成栋的部将和儿子唯恐实力强大的大西军来了就削弱他们在明廷的地位,也坚决反对孙可望封王。南明上下完全没有看到孙可望提出联明抗清时大西军拥有10万训练有素的大军和云南一省的地盘,而且此时自己这边已经被清廷打得走投无路了。这种情况下还居然吝啬封王,先是仅给一个“公”,后来在有眼光的政治家堵胤锡(时任督师阁部,此人为体现诚意曾亲自带着十几人去对方营中促成过大顺军余部李过、高一功等部同南明联合抗清,关于堵胤锡,我的另外一个帖子“南明为数很少的真正积极抗清高层官员——堵胤锡 ”有介绍)听说孙可望请封秦王,朝廷仅封公爵就知道事情会谈崩,堵胤锡深知腐朽不堪的永历朝廷不要说恢复中原,就是勉撑危局也只能依靠大顺军和大西军。于是乎,堵胤锡从维系明室、共同抗清的大局出发,先是热情款待孙可望派来的使臣随将潘世荣、焦光启,交接好此二人,同时上疏永历据理力争请封孙可望为二字王(郡王),最后说服永历朝廷,同意决定封孙可望为平辽王(郡王),为此堵胤锡还遭到很多南明官员的指责。

更为严重的是,当时南明浔州守将庆国公陈邦傅由于忠贞营驻扎在附近,担心自身利益难保,手下胡执恭建议结好于孙可望,倚仗大西军的声势同忠贞营相抗。他们那时候得知永历封“公爵”(当时还不知道经过堵胤锡的据理力争,已经准备封孙可望为郡王),孙可望必然不同意;居然私自填写永历帝颁给的空白敕书和私自铸造“秦王之宝”金印,然后由胡执恭冒充朝廷使者去封孙可望为一字王(应该是亲王之类)“秦王”,并且在敕文极尽肉麻的歌颂孙可望,搞得孙可望非常高兴,安排了隆重的封赏仪式,搞得世人皆知。结果后来朝廷真正使者杨畏知到昆明,带来了封孙可望为平辽王的敕印,这不仅让孙可望惊讶而且愤怒(一字王降为二字王)。本来这件事情也好解决,只要永历朝廷够灵活和心胸广阔,直接就将错就错,封赏孙可望为“秦王”即可,结果永历朝廷不予承认。其实这件事情本来孙可望没有任何责任,孙可望只要求封“秦王”并没有要求是一字王还是二字王,是南明朝廷自己的责任,最后搞的孙可望下不了台。然而,到了南明遗留的文人以及后来清廷文人嘴里(清廷在孙可望投降过来初期是对其非常高规格接待,尽管孙可望带来人不过100多,但因其熟悉南明内部情况等有巨大利用价值,就封义王;然而在李定国死后,清廷就开始将失去利用价值的孙可望当做厕纸一样丢弃了,不仅不会阻止文人大骂孙可望反而会去鼓励乃至支持),就成了孙可望**跋扈和“胁封”了。

从上面来看,在南明和大西军协商联合时期,明显说明阻碍和破坏抗清联合阵线的罪魁祸首正是永历朝廷中的掌权人物。


2,孙可望整理南明内部,虽然有过失但就其总体而言是进步的

孙可望和南明联合后,就加大力度整顿内部,裁汰掉大量不干事的南明官员。如出兵占据当时还在南明手里的川、黔一部分地区,武力收编永历朝廷残存的地方割据武装(这些军阀基本上是平时祸害老百姓,清军来了马上剃发投降,然后反过来攻打南明军),只有把这些势力扫掉,才能进入抗清前线将南明残余疆土变成真正的抗清基地。而且孙可望接管了这些地方后,确实表现出非凡的治理能力,迅速恢复这些地方的生产。在这个过程中,孙可望当然有为了私人利益——任用自己亲信、打压反对派等,而采用了过激手段,如1651年8月,杀兵部尚书杨鼎和,逼死阻挠封秦的首席大学士严起恒(负气自杀。并非有些史籍所说的推入水中淹死)等等。但总的来说,孙可望的一系列作为,还是对后来抗清起了积极作用。不过此举加剧了孙可望和南明朝廷官员的矛盾,这些官员自然记恨孙可望,其中不乏正义者自然反对,而孙可望何尝不更加严厉镇压。


3,孙可望的私心和欲望过分以及极度膨胀

1651年,孙可望在杀掉因弹劾部将贺九仪等(逼死严起恒)而被永历加封为礼部侍郎的杨畏知——孙可望的借口非常可笑,居然说“你为何擅自接受永历的封赐”等等。杨畏知之死,暴露了孙可望的野心——他要的是永历朝廷这块招牌,而一切生杀荣辱的大权都揽归自己。永历帝迁入原大西军管辖区后,本来应该驻跸于昆明或贵阳(当时大西军辖区两个政治中心),然后再以原大西军建立的政权为基础逐步改造南明朝廷,让原大西军官员占据主导。然而,孙可望却完全从个人的利害出发,惟恐把永历帝迎至昆明后可能自己不便操纵——害怕永历受李定国、刘文秀等的影响;又怕放在贵阳自己的驻地,自己得定期礼节朝见称臣,重大军国重务需要在形式上取得皇帝的认可;最后孙可望将永历安置在自己嫡系军队控制下的安隆(不过是个千户城),而且是安置在一个破烂简陋房子。孙可望自己则大肆修建宫殿,而且直接自己组建一套行政班子放在自己“国主殿”这边,完全撇开永历连基本的上朝都不去(其实也没朝可上,因为永历居住地非常简陋,孙可望也不屑去)。

显然孙可望过于**跋扈,他只看到永历帝在南宁失守以后既没有兵、也没有地,完全靠他支撑住抗清局面。好比当年朱元璋领兵把龙凤皇帝韩林儿迎至滁州安置一样,一切大政方针都由自己裁决,发布诏令时用“皇帝圣旨、吴王令旨”(孙可望发布命令时经常采取相似的“皇帝圣旨、秦王令旨”),暂时保留龙凤年号罢了。到了后期,更是**跋扈,大肆准备搞什么“永历禅让”把戏的前奏工作——如让御用文人搞什么“秦王功德隆盛、天下钦仰、今日天命在秦”等,同时把永历贬低的一文不值——“彼时天子尚有诸侯,诸侯亦尚知有天子,今天子已不能自令”。孙可望和怂恿其称帝的文武一样,完全不知道朱元璋时是经过红巾军北伐打击,蒙古贵族在中国势力已经大大损失了,已经是蒙古贵族统治的瓦解时期,而清初则是满清贵族兴起的时期(虽然八旗兵战斗机入关后急剧下降,但他们的首脑政治手腕非常强而且也能做到让八旗、投降明军等各方协同)。在明末这民族危机深重之际,孙可望竟然看不到要抗清就必须以复明为号召,复明就必须遵奉永历朝廷;因为出了大西军外的各方力量,如东南沿海的的郑成功、张名振等,以原大顺军为主的抗清武装“夔东十三家”,其它内地各种或明或暗的抗清势力,都是以复明为宗旨,不可能接受孙可望为帝王来领导,只能接受哪怕是名义上(无实权)的永历;更何况即使是大西军内部,李定国、刘文秀就非常清楚永历的做没人能替代,宁可站在永历帝一边也不愿受孙可望的帝王位置。孙可望没有看到,只有以永历朝廷为正统,以复明为号召,孙可望采用通过永历这块牌子来将各方抗清力量团结起来。其实孙可望完全可以学曹操,表面上给天子尊重但抓住实权,自己不着急要地位;曹操就深知,既然天子被自己关进笼子里面了,那么自己就是主角,主角不一定就是剧情中地位最高的人,事实上主角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剧情中地位最高的人,而关进笼子里的天子也要时不时在非关键时刻出来客串演一下剧情中最高地位的人。


最后,由于孙可望的一意孤行,不仅在忠于朱明王朝的官绅中引起强烈不满、加深了永历君臣的畏惧(孙可望日益**跋扈后,永历感觉孙可望随时可能会黄袍加身,从而自己的脑袋也可能保不住,于是乎就把求助眼光放在了人品较好、且和孙可望有矛盾的李定国身上),也引起了大西军主将李定国、刘文秀的不满(李、刘二人对于孙可望准备称帝的动作非常不满,在一定程度上拖延了孙黄袍加身的时间),进而加深了原大西军内部的分歧,最终导致了原大西军的分裂和内讧。内讧时,由于众人反对,孙可望很快失败,失败后孙可望又把一切问题推倒李定国头上,为了报私仇不惜投降清廷,用清廷力量来复仇掉南明、杀李定国。


可见,孙可望投降清廷,自己当然要负最大责任,南明朝廷也有一定责任,尤其是在协商联合时期,可以说南明让孙可望感到非常愤怒和失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孙可望也是个能人,如果和李定国双剑合璧。满清早就被扫荡了,哪来吃糠拉稀的糠稀盛世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