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为占土地掐死姨妹子(图)


姐夫为占土地掐死姨妹子(图)

1月16日,望城区公安分局看守所,说起杀人过程,黄徐根表情冷淡。 记者 龚磊 摄


《夜半野火冲天,走近一看,吓煞保安》后续


无头女尸案告破:姐夫掐死姨妹子


谋地产偿赌债狠下毒手 对话记者,没说一句后悔


1月13日凌晨,望城区与岳麓区交界处的金星大道旁惊现一具燃烧的无头女尸,一时间震惊长沙(详见三湘都市报1月14日A08版)。时隔78小时后,长沙望城区公安分局今天对外界宣布此案告破,凶手已经落网。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凶手竟然是与死者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亲姐夫!1月16日,记者直面这起凶案的犯罪嫌疑人黄徐根,力图找寻引发这起家庭悲剧的深层原因。


午夜上楼,他掐死姨妹


1月16日下午,望城区看守所。铁栏内,43岁的黄徐根漠然坐在一堆摄像机、录音笔面前,眼神空洞。只有当闪光灯陡然亮起时,他才翻翻耷拉的眼皮,将注意力拉回眼前。回忆像冰柱融下的冰水一样,在一片鸦雀无声中,滴进每一个旁听者的衣领里。


“1月8日这天晚上,我在家看电视到很晚。等我老婆睡着后,已经是9日深夜2点。”黄徐根说,在确认妻子和丈人都睡着后,他起床,上三楼。


三楼住着离异后搬回娘家的姨妹陈雪(化名)。自从20年前从安徽安庆入赘到陈家后,他对这个姨妹一直没什么好感。“霸道,不讲理,经常挖苦我是上门女婿。”黄徐根平静地直视镜头,阴影里的左脸眼皮、嘴角像中风患者一样,开始轻微抽搐。


黄徐根进门,姨妹在熟睡中。双手掐住这个女人的脖子时,她惊醒,手脚乱蹬,但还是没挣脱出黄徐根强有力的大手。几分钟后,陈雪已经死去。


尸体经雨衣包裹,电线捆扎,被抱到了黄徐根的摩托车后座。在离家不到5公里的金星大道上,黄徐根停了车,尸体被抛至路旁的灌木丛里。怕被人发现,他为尸体盖上了一件由白色垃圾和砖块、树叶混合组成的“迷彩衣”。


是夜,黄徐根匆匆离开抛尸点,一夜无眠。


担心败露,煎熬三天后毁尸灭迹


1月9日白天,黄徐根说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扯谈、打牌、睡觉。然而在内心深处,一切已经发生改变。“像一根紧绷的弦,紧张、害怕,做什么都心不在焉。”


到了晚上,他熬不住了。骑着摩托车来到抛尸点,解开被电线、雨衣层层包裹的尸体,他搜走姨妹身上所有能认出她的小物件,又将尸体捆扎恢复原样。这些小物件,事后他都找地方一一销毁了。


1月10日,“又担惊受怕了一天”。


1月11日晚上,煎熬了三天之后,黄徐根第三次来到抛尸点,这次他带了菜刀和汽油。在这处离家不到5公里的公路旁,他将姨妹的身体与头颅切开,用汽油浇在身体上,点燃。3天之后,警方在焚尸地点1公里外的土坑里找到了陈雪的头颅。


“我没想到警察还是找到了我。”黄徐根说,毁尸灭迹的初衷,是想模糊姨妹的身份,让警方找不到她。


幕后


下毒手仅为占有姨妹土地


望城区星城镇,这起惨烈的家庭悲剧让陈家的灵堂充满了近亲们的哭泣声,由于过度悲痛,黄徐根的妻子已经多天水米未进。而她年近八旬的老父,则不再愿意言语。


邻居们目睹了这个家庭的破碎。他们说,安徽人黄徐根是20年前入赘望城陈家的,此次姐夫残杀小姨子,与拆迁不无关系。


据村民介绍,近年来,星城镇开始征地,陈家老屋面临一次拆迁。黄徐根作为户主,一次性拿到了50多万元的拆迁款,一夜暴富。而姨妹陈雪由于婚后户口仍留在本村,也分到了两块价值近50万元的宅基地。


但之后,黄徐根迷上了赌博。“他喜欢赌博,自己分到的50万输尽后,来打姨妹子的主意。姨妹子不肯,他就起了杀机。在他看来,姨妹子一死,家财就都是他的了。”村民说,黄徐根的50万拆迁款除了给自家新盖了一栋楼后,大部分赌光输尽,目前外面还欠了七八万元高利贷。


在黄徐根看来,这两块宅基地属于家庭财产,姨妹不应独占。而姨妹则认为宅基地是分到自己名下的,与家庭无关。据邻居证实,姨妹陈雪曾当众表示上门女婿黄徐根是外人,不应该参与家庭财产分配。两人为此争执不断。2012年1月9日前后,黄徐根得知,姨妹陈雪已经瞒着他为宅基地找到了买主。此后,惨剧发生。


对话


看守所内的他没说一句后悔


看守所内,他自始至终没说一句后悔。“她看不起我,侮辱我。所以我杀了她。”黄徐根声音很低沉,但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像刀子一样有力。杀人的直接原因,黄徐根说是“她夺我的家财,要卖我家的地”。记者向黄徐根提及村民对他赌博的看法。他闻言低垂下一直平视记者的双眼,默然不语。


良久,他才缓缓表示:“我儿子也成年了,我要这笔钱,是为他好。”记者问:“你觉得儿子现在会好吗?”沉默。此后,他重新低垂眼帘,不愿再多说一句话。(记者 龚化 通讯员 欧阳平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