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喝碗馄饨汤

1月11日,是早就被“预定”好去学校监考的日子。这也是放假前最后一项工作。一天流程为:上午在东校


区监考,下午则在西校区监考。早7点20前,我得赶到西校区坐班车。没有像以往上课般,提前一天去学校。所


以,这天,铁定得早起。


早5点半,在闹钟的催叫中,不敢赖床。穿衣,洗头发,洗漱。回到卧室,他醒来:“怎么不叫我?”“我


头发还没吹干呢!等会儿叫你也不晚。”——这么早把他也给折腾起来,心里的确有些不忍。他起床,一边念


叨:“我就像个帮忙的,谁家有事我都得帮……”又庆幸地说:“幸亏人不多,就这么三个!”“切!这人,你


可以不帮啊!”


斗嘴归斗嘴,手脚还是不敢怠慢。我向来是个在工作上时间观念很强的人。而他,也从来都是把处理与我工


作有关的事情放在首位的。


六点,出门,天刚蒙蒙亮。一路高架桥,很顺。时间很宽裕,他开得并不快。“你到学校在哪里校车?”


“学校附近有个银座,我去那里面吃点东西。”“如果不是24小时的店,不一定开门。”“看看再说吧!”转念


想去办公室,一翻包,钥匙竟然没带。


至学校附近,时间还早,便去附近的小吃摊。“我得陪你吃完饭,然后再把你送回学校?”“那当然!”我


的回答干净利落。买了一个白吉馍,要了一碗馄饨,坐下。他正好买了一份报纸和油条回来。问他吃不吃馄饨,


他说还得回家吃饭呢!


冬日的清晨,冷风寒冽。我突发奇想:“要不,我端着馄饨去车里吃吧?”“不行!”他断然拒绝,“人家


卖馄饨的都不怕冷。再说了,你要不还给人家碗怎么办?”切!这个臭人!


正吃着馄饨,他的头伸过来。我把汤匙递给他:“给!”他不接,就那么伸着头在我的碗边。“你可真烦


人!”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汤匙舀了馄饨喂到他嘴里,连喂几口,速度相当快,他也毫不含糊地吞吃下去。那馄


饨可是烫着呢!——皮糙肉厚的,人家不怕。


吃了几口后,他颠颠地跑开去,然后又回来。我再给他吃几口,他一边吃还一边不停地晃。“晃什么晃!”


我喝道。“冷……”他说。 吃完了馄饨,他问:“谁付钱?”“当然是你!”我冲他翻白眼。


早餐完毕,看时间够用,我便没让他送,一个人步行走回学校。


这个早晨,有些冷。那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还真是暖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