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一种爱情叫兄弟

朋友K,年纪一大把了,冷不丁惦记起初恋LI,其实也就寻常探望,但又怕自己老婆多心乱想,非拉我一起去。他把电话递给我,让我跟他老婆说。我接过来就说:“嫂子,我把你男人拐跑了哦!”他老婆笑呵呵说:“行,行,要跑就跑远点,别又拐回家来,耍叼嘴要吃要喝。”完全信任的口腔。得瑟一会儿后我回过味来,骂K:“他妈的都不拿我当女人!”


还有一坨,H童鞋,和老婆吵架后,跑来找我诉苦,向我抱怨他老婆如何不体贴,如何不讲理,向我讨教夫妻怎样才能和谐生活的妙计。我跟他说:“这么凶的女人,咱不要了,离婚!”回头H、K和我在一起吃饭,H把我的话向K学舌,K晃着脑袋数落他:“你真长眼啊你,向她请教家庭问题,你不如找鬼问路!”


我们三个是高中同学,在校时我和H非常要好,原因是他虽然块头生得高大威猛,性格却温柔懦弱,像一只经常受伤的小动物,让人心生怜爱之情。我们彼此的喜欢,是兄弟情长,永远也不能升华(或降低)为男女之爱。他是个多情种,经常陷入恋爱,所以经常失恋。在他每一次恋爱进行到白热化时,都有点患得患失的惶恐,我安慰他说:“不怕,她不要你了,还有我呢!……一次恋爱经历都没有过的纯情少女啊,专门留着给你当备胎,啧啧!”他失恋后,下课就跑到我对面坐着,什么话都不说,K这时就附耳对我说:“看到了吗?讨债来了!”


K这家伙,三年同学,他坐在我背后两年,高三分班后他学理我学文,才算分开。开始,我对K是相当讨厌,因为他摆就一副厚脸皮的样子,我坐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但是对我并不友好。我和同桌交头接耳时,他用一把尺子拨拨我的头,义正严词的说:“别搞得太亲近,我从夹缝里也看不到黑板啦!”还有一条,他对我一向野蛮。有话对我说时,或者手一伸,拉住我衣服后面的帽子,把我整个人拉得靠在他桌子上,或者连课桌朝前一提,直抵我的脊背,总之务必用他那破锣般的声音炸雷般在我耳边出其不意响起,吓我一跳。


高三,我的座位临窗,上晚自习,我爱把宽阔的玻璃窗当作镜子,对着它梳头发,挤粉刺。有一次吃过晚饭后,我张大嘴巴对着“镜子”检查牙缝里有没有菜叶,因为那形象非常狰狞,我照着来劲了,做出各种丑怪模样来自娱。正在那里咬牙瞪眼皱鼻子陶醉呢,忽然感到不对头,仔细一瞧,K个死玩意儿正趴在窗外露一嘴白森森的牙齿笑呢!


K“追”我好几年,他对我有说不完的话,都是打击否定的。分班后,他下课就跑到我教室外,隔着窗栅栏说:“我又来探监了。”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他爱我。


考上大学分开后,他常常写信给我,信也厚,大段大段引用马克思的话。郁闷的是他偏偏不抄袭老马写给燕妮情书给我,而是列举一些做人的哲学教条出来教导我。有一次被我们同寝室的女生看到后,引为笑谈。我感到很没面子,回信给他,信封里装着跟他相同张数的信纸,全是白纸。他厚颜无耻的回信说:“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知道你终于想通了!”


我和H要好,他也和H好,一点冲突都没有。后来我结婚了,他很快扭转方向,跟我老公成了铁哥们。两个男人在一起时,一唱一和总结我的一生,基本四个字:遗臭万年。


我和K先后结婚后,就开始玩弄起高姿态,为尚且单身的H策划着婚姻。H的恋爱历史,基本上可以用李鸿章童鞋原创的一个词来概括:屡败屡战。到后来终于厌战了,宣布要独身,把我和K吓坏了。K这样说:“不结婚怎么行啊,你老了以后,会连累别人家小孩的!”我说:“还是结婚吧,有个人照顾你,省得你老来我们家蹭饭吃!”


后来K多方筹措,给H介绍了一个对象,也就是他现在的老婆,又黑又高,短发,非常英气的一个人,我一眼就相中了,觉得跟H正好形成互补。第一次会见时H并没有看中她,嫌她老气。四个人一起吃饭,H从桌子下面伸手拍我膝盖,伸出三个手指示意,意思是说她总有三十岁了。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向我借三百块钱。


K的事业婚姻比较起我们相对美满,现在他是某地的党委书记,劳心的缘故,有点小拜顶。常常被我当作聪明绝顶的楷模来嘲笑。他眼瞄着自己的老婆,正色对我说:“不兴胡说!你嫂子要是嫌弃我不跟我过了,非抓你来替补!”


H则更加让人可怜了,经常和老婆赌气离家出走。他走后,他老婆打电话到处找他,第一个是我,第二个是K。然后我和K再房子失火了一样到处打电话给一切他可能投奔的熟人。找到后K劈头盖脸就骂他:“没出息!还男人呢你!再有下次,咱让她走!”


有一段时间看到他可怜得不像样,我们真的认为他们离婚了也好。然而这边,K给他找好了律师,我帮他草拟了离婚协议书,第二天再去找他,夫妻两个俪影双双去公园散心去了。

!”


现在,我们三个仍然保持着亲密的来往,每个星期都要聚集着吃一次饭,不同的是,已经由三个人变成了拖家带口的一桌人了。照例是K买单,他是我们三个中间的腐败分子,理应如此。


可能是人到中年,H的妻子珍惜起眼前人来,H离家出走的现象逐渐减少。我们的策反举动居然被她发现了,也是一笑而过。K前些日子喝醉酒后,不知道哪根筋作怪,跟小青年比赛飙摩托车,摔得头破血流,脸上缝了六针。我去看望他,见了他胡子拉岔伤痕累累的面孔后,赞不绝口:“这家伙,越老越帅了哈!”并对他lp说:“你的男人,让人非常有安全感!”她叹息说:“安全什么啊,差点连小命都丢了!”K自己接话对他娘子说:“你真迟钝!她话里的意思,是说我像个囚徒,号子里刚出来的,跟我一起出门,没人敢招惹!”


这就是兄弟,吼吼!



ps:与一个写文的兄弟十八子墨小说题目撞车。纯属故意。


本文内容于 2012/1/17 13:53:47 被fallrain36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