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彭宇案”新解仍然不能服众

瞭望新闻周刊发表了《南京市政法委书记谈:不应被误读的“彭宇案”》,新华网转载:

编辑掉外网链接


此文坚持两点:第一,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判决理由失当。第二,公众对案情扩大误读。

理由有二:第一,彭宇与老人确实相撞,所以不能采信彭宇的见义勇为辩述。第二,双方无责,适用民法通则中按公平责任分担损失的原则。


上述二理由其实是一个因果关系。如果同意理由一,即如果是“相撞”,那么理由二成立。

现在先不讨论“见义勇为”的部分,先看理由一。

事件的经过是:“徐寿兰(老人,本文作者注)急忙跑向后面一辆乘客较少的公交车,当她经过前一辆公交车后门时,26岁的小伙子彭宇正从这辆车的后门第一个下车,双方在不经意间发生相撞。”(“事实真相”部分第二自然段,第二句)

从这个经过中,此文之所以支持一审判决是因为:“一审判决同时认为,虽然原告系与被告相撞后受伤,但由于原告在乘车过程中无法预见将与被告相撞;被告在下车过程中因为视野受到限制,也无法准确判断车后门左右的情况,因而在本次事故中,原、被告双方均不具有过错。”(“事实真相”部分第九自然段,第一句)

从这个事实与判决理由,我认为。此文是为了偏袒一审判决,存在有意识以“不认错”来“维护法律尊严”的倾向。

正常人的思维,应该是:第一,彭宇下车属于人类正常的公共场所的行为,老人为了后车人少而采取快速跑向后车是对公共场所有妨碍的行为。第二,彭宇是被人从后面撞到,属于受害一方,如果本案的损失是彭宇,那么老人应该负全责。第三,彭宇被撞后,回头看到老人倒地,不论老人是否直接撞到他还是经过中间人撞到他,扶老人送医院并垫付医药费的行为,不论是不是法规定义的见义勇为,都是助人为乐的行为。

所以我对此文的观感相当不舒服。

因为偏激的解读会是:如果我行走在大街上,被老人从后面磁瓷与我“相撞”,那么按此文解释,我要担一半责任。那么我是留下来帮助因为要对我磁瓷而有损伤的老人,还是为了避免磁瓷的后果而一走了之,形成公共道德与个人正当利益之间的严重对立?

在这种严重对立下,有多少人能坦然面对,进而主动维护这样的“社会道德”环境。(请注意,在此情况下,如果没有目击者,或者警方将双方笔录丢失,我将无法主张对方全责。)

我甚至可以想象,彭宇是在怎样的压力下与老人“达成”庭外“谅解”的。显然不排除彭宇为了接受小损失而舍弃自己的正当利益的委曲求全之举。

在这样不合理的判决下,如果当初以此文解释,此案仍然不可能消解现如今此案的消极影响。


司法请先做到以正常人思维解读法律条文,然后再想引导社会道德取向吧!

本文内容于 2012/1/17 12:02:36 被蓝色调之梦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