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北京丰台南苑双兴堂浴池外景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6米高的挑空澡堂中冲澡。自然光线是这里独特的魅力也是老北京公共澡堂文化的内涵之一。 新华网发(王申 摄)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澡堂子休息大厅聊天、下棋、睡觉。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刮头。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大池子中放松的泡澡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大池子中放松的泡澡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搓澡休息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池塘放热水掀起的小波浪,氤氲的水汽似乎把人们带回到老北京的年代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6米高的挑空澡堂中冲澡。自然光线是这里独特的魅力也是老北京公共澡堂文化的内涵之一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6米高的挑空澡堂中冲澡。自然光线是这里独特的魅力也是老北京公共澡堂文化的内涵之一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休息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澡堂子休息大厅休息,旁边摆着洗澡后的佐餐:肉肠和啤酒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澡客在澡堂子休息大厅下棋

实拍北京最后一座公共澡堂(组图)

处在棚户改造区的南苑双兴堂浴池






位于南苑棚户区的“双兴堂”(南苑浴池)由满清镶黄旗子弟王双奎在1916年建立,新中国成立后“双兴堂”更名为“南苑浴池”。1998年张扬电影《洗澡》便在这里实景拍摄,而该部电影的剧照,也悬挂在墙壁上,成了浴池的活招牌。2004年喜欢北京老澡堂子文化的熊志忠接收了这家老澡堂子,按照老澡友建议重新修建了老式泡澡池,捅开了盖住澡堂子休息大厅正中的PVC板,澡堂子正中的中式天窗又露了出来,6米高的挑空敞亮又透气。一池清水、24个厢座,澡客赤裸相见,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一起侃大山、下象棋、喝茶抽烟、搓澡、修脚、拔火罐。


67岁的张山便是这里的老澡客,他每天的生活有规律而简单:上午唱红歌,中午泡澡一直到晚上吃晚饭。为了这简单的生活,他甚至两年前把家搬到了附近,他说“我每天都得来这泡澡,一来身体舒服,最主要的是这里有我的朋友、有我能聊天的人。”张山从小到大经常光顾澡堂,不过一个接一个,它们都被高级宾馆里现代的spa中心所取代,这些spa中心也定义了现代北京。新的浴室每位顾客收费180元甚至更高,而双兴堂洗一次澡仅需8元。“你以为我愿意从城里搬到这里来洗澡么,说句不好听的,我是迫不得已。城里的老澡堂眼见着就都没了,贵的我洗的起么?”


双兴堂的老板熊志忠认为除了价格便宜,自然光线和平等的社交活动才是双兴堂的主要文化内涵。“人脱光了,都一样”一位姓赵的老澡客如是说。在这里,社交的需求很明显优先于泡澡。一进门,老顾客就会受到两排24个窄窄的厢座的欢迎,更多的时候他们是窝在这里,而洗澡似乎成了副产品


1935年,光北京就有123座老澡堂。自从1980年代经济市场化后,为了给新住宅区让路,北京传统的胡同有三分之二被拆除。现在,政府着眼于旧城改造,似乎打算拆掉这座据信是北京市最后一座的老式公共澡堂,不知道由此衍生出的老北京社会文化会不会也就此消失……


新华网发(王申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