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中国空军战机赴河内示威越空军竟无人敢应战

解放军驻在广东兴宁的空十八师,该部成立于1951年,是有名两头冒尖的部队。该部在战场上的豪横也令人瞩目 – 1979年3月5日,在周寿星指挥歼-7编队的掩护下,空十八师派出54大队大队长方殿荣率四架歼六战斗机长途奔袭河内,在对方首都的上空编队示威,吓得越南方面大拉防空警报但就是不敢派飞机上来打。 我空军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飞河内寻战,有若干网友质疑1979年解放军空军是否曾飞入越南空域作战。这个疑问的背后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当时参战陆军部队不曾提到他们在对越军作战时,得到过空军的支援;第二,越南北部地区地形崎岖,我空军进入当地作战,似有不熟悉空域的风险。

实际上,在采访多名空军前辈的时候,都听说过他们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在中越边境前线执行任务的描述,甚至有老飞行员讲述过所在编队接近河内防空导弹防卫圈时的紧张。其中一些细节颇为有趣,比如有的老飞行员回忆在越南上空反复寻找越南空军飞机的影子,最终“只看到过一个翅膀” ―― 曾有一名飞行员隐约看到了一架越军米格机的侧影,随即躲入云内,再未出来。而他们谈到在越南境内的导航问题,在今天仍然是一项保密的内容。

我国《兵工科技》记者姜浩,林疋在2006年采访了原空七师周寿星副参谋长,并在该刊发表文章,证实了我空军在越南境内执行任务的事实。

以下就是周寿星副参谋长回答采访时的相关内容,供大家参考 ――

“到了1979年,中国也只有73架歼-7,空军当时只有两个歼-7团,我们师就有31架,是1个团的编制,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我们又亲自从成都接了5架,是直接飞到广西前线去的。当时规定是一定要在某个时间以前飞走,我们就在那里等,成都军区的一个司令,工厂的厂长、政委、总工程师,还有我一共是5个人,成立了检查小组,主要任务就是督促进度。当时越南已经是米格-23了,我们还是歼-7(米格-21)。对越自卫反击战时,73架歼-7全都去了,一架都没有留。”

“(针对记者提问: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了吗?)参加了,我是去得最早,回来得最晚。冲突发生半个月前我就去了。”

“(针对记者问题:当时您具体参战了吗?)不知你有没有留意过当时的报纸,当时有一篇《威震南天》的文章,就是反映我空军作战情况的,虽然当时没有开炮,但每天我们的战机在越南上空飞500个架次,压制得敌人的空军没法抬头。当时越南的领导人让越空军起飞作战,他们回答说能见度很低,只有2000米,其实能见度是6000米,可以飞,他们不愿意飞而已。可以这么讲,他们的飞行员我们都很了解,因为我们是他们的老师,他们许多飞行员就是在云南的蒙自机场培养的,包括他们的空军司令也是我们培养的。我就曾经将援助给他们的飞机送到南宁,然后由他们的飞行员开回去。

他们只是进行了单机,双机的训练,而我们当时可以8机、16机,甚至更多的飞机编队执行战斗任务。而且他们也了解我们,我认为这是最主要的;第二,他们的飞机很杂乱,包括美国留下的,中国援助的,苏联的,没有形成系统,而且像最先进的米格-23,他们也是刚接收,尚未形成战斗力,主力依然是我们援助的歼-5、歼-6,以及苏联的米格-21,但仍缺乏实战技术。

有一次,他们宣称给中国空军来一个示威性的编队飞行,我们拭目以待,看他如何示威。我们在空中等着,结果一看,他们不过是8个双机编队,根本不是攻击队形,是巡航飞行。我们马上冲了过去,他们立即四散而逃,根本没有进行过空战。当时我们是准备打,歼-7全都去了,空军一共去了六、七个师。1979年打完以后轮战时我们又去了-次。“由此可见,中国空军当时掌握越南境内战场制空权是有据的。而我国空军未进行对地攻击支援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顾忌经历过抗美战争的越军防空部队有较强的地对空作战能力,另一方面当年《航空知识》曾刊登过国外相关报道,认为是当时解放军空军主力攻击机强-5缺乏相应电子设备,难以在越北复杂地形条件下实施对地攻击。按照习惯的理解,这种刊载可以被认为是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这一观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越南空军的米格-23战斗机,今天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被高估了的战机,它笨重的变后掠翼系统大大增加了其重量,苏联落后的电子系统又不能发挥其机首内巨大的放置雷达空间的价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早期的歼七战斗机,因为是测绘仿制,“一架架敲出来的”,性能并不稳定,而且缺乏电子设备,被飞行员戏称为“跑得飞快的近视眼”,只是中国优秀而无畏的飞行员们可以弥补它在性能方面的缺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记者拍摄的图片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面对中国空军的威胁,越军在鸿基等地部署了若干SA-3果阿防空导弹阵地,结果没有打下中国飞机,却在越北有七个这样的阵地被中国攻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至今服役的强-5攻击机,脱胎自米格-19但早已面目全非,是中国自行设计先进战机的一次成功尝试,但落后的电子技术使其难以充分发挥战斗力。改革开放后,曾有多个针对强-5的改进计划,几乎每个都着重于改进其电子设备。

本文内容于 2012/1/17 9:01:29 被原民柬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补充一下:指挥手段我们都是地面指挥所引导,飞行员不能也不敢自说自话。地面和空中通讯联络要解决需要时间,那个时候看看地面战一边倒也差不多了,再去配电台搞演练配合没这个时间了,因为地面指示不是和电影里的点三堆火那样简单,也不是和指示炮兵那样标出方位坐标,说来说去,当时是没有经验,领导层都是陆军出身,对这些从来没有重视过。

哈哈,楼主客气了。因为这场战争已过去很久了,有很多事情不一定都见诸于报端、媒体,正好在那个年代我获得一本空军内部刊物,我如获至宝,上面就有重点研讨的自卫反击战空地协同问题,还有一个歼6怎样利用自身特点与越南米格21作战,也就是扬长避短,至于是怎样的打法,我只能说个大概,要不就要去翻箱底了,当时我们空军的主力是歼6,对于歼6的使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当然我们也有歼7,但是还不是主力机种,越南当时的主力机种却是米格21,飞行员都是经历过越战的老手,虽然不能说他们占有空中优势,但是至少他们有这些比我们先进的战机,也已经装备部队多年了,且参加过实战,战场上没有谁是师傅谁就厉害,我们的军队就是小米加步枪这样打过来的,当然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我们大多数武器装备更胜他们一筹,不过歼6对米格21也是一个现实问题,那个年代不是说你驾驶了超一代的飞机就能说一定就赢,那个时候还是机炮时代,所以歼6的优势就是火力,而米格21是速度占优,雷达上基本还是测距机时代,就是所谓的白昼战机,瞄准还需要套光环里才能射击,大家都还是需要地面引导,这里我们空军对两种飞机的性能都熟于在胸,鲁莽狂妄地自认自己强就是一种无知表现和让人耻笑的事情了,那时我们清醒地认识了这个问题,也就做好了准备,就是速度上比米格差,但是开加力的情况下我们的加速度爬升率比米格21稍快一点,数据现已忘了,大概是29比31,也就是利用这个时间差抢占先机,还有歼6的转弯半径小于米格21,在正面相遇时,敌我肯定要绕弯套圈,谁追上敌人的屁股,那前面的就没戏了,我们的战法就是开加力爬升,然后利用转弯半径小的优势就能占有战场主动权了,越南人也知道双方的优劣,所以后面就没有交手了,如果再打下去,他们肯定会全力以死相拼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还不敢这样做。

 以下是引用忘情岁月 在第3楼的发言:
来扫一下盲,我国在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为何没有空军参与打击,主要是装备落后,战斗机部队仅在防空圈内飞,至于是否前出到河内,没有相关媒体报道过。一个是作战指挥手段,另一个是作战半径制约了我空军的发挥,就是这样制空权还是在我们的手上,当然两点反过来证明越南空军比我们还弱,一是空军整体实力差,打一架少一架,二是地面战已是一面倒,首都都已岌岌可危,怕上空军更加惹我们把战事升级。最后要说的是强5也好,轰5也好,当时我们的训练都是目测轰炸,因为机上没有对地多普勒雷达,为什么没有参与战事呢,不是我们没想过,......

请问 阁下 你是是啊? 还来扫盲一下 呵呵!听你说话的口气你是 当时参战的 部队领导? 还上中央什么的什么政委?一开口就“我们 我们 ”的! 让我有种坐在土堆上听 老英雄讲战斗故事 似的!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