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Der Spiegel Nr.3/16.1.12Seite 142

大家的希特勒

一位英国出版商希望将《我的奋斗》的摘要带到德国的书报亭里。丑闻——抑或是必要的去神秘化?

是否可以坐在步行街的咖啡厅里读阿道夫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对于51岁、身着深色西装、语音轻柔的Peter McGee来说,事情很明白:“当然了。”并且他高兴的说道:“普罗大众早就应该有机会对阅读原文了。”

因为McGee对他的这件事如此确信,他希望现在将那本小册子的节选翻印出来。印数:100 000册,作为小册子大约15页,最初有三期。封面是一个引人注目——也让人毛骨悚然的——希特勒的剪影。上面写着一行字:“禁书”。

这个英国人的计划至少让巴伐利亚州的官员们很震动。与人们通常想象的不一样,在德国《我的奋斗》并不被禁止。但是由于这个自由州在希特勒死后接收了他所有的财产,从此也便拥有了对其著作的使用权。至今为止,对希特勒著作的翻印一直遭到慕尼黑人的抵制。

McGee是个富有攻击性和喜欢挑战禁区的人。2009年,他第一次翻印类似于《进攻》、《人民观察家》这样的纳粹书报,总共有300 000册被送到了书报亭——被包括在一个历史学家评论的信封里。历史教师和其他感兴趣的人还没有被这些裹着科学外衣的纳粹遗物淹没,共和国就已经开始发出了轻声尖叫。

《法兰克福汇报》警告说,这是对“对恐怖的美化”。犹太中央委员会认为这些影印件是“纳粹接班人的复印稿”。争论激化了。有理由抱怨这两家报纸的慕尼黑官员向全联邦派遣警察收回这些报纸。

即便是现在,巴伐利亚财政部对出版《我的奋斗》的看法依然严厉:“对整个著作的翻印许可既没有在国内颁发,也没有在国外颁发。”并且表示:为了阻止对其著作权和使用权的侵害,这个自由州“会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方式进行斗争”。人们希望能够阻止纳粹宣传的再一次蔓延,并且为反对纳粹给出一个“明确的信号”。

McGee认为这是胡说八道。“《我的奋斗》是一本非常屎的书”,他说,“它写的很烂,古怪的语言,缺乏内在逻辑。思想在整本书里支离破碎。”他认为,人们只有研读过这本书之后,才会知道它的精神错乱。

在Mc Gee的版本里,每一页都有一栏原文,紧挨着旁边则是批评性注解。McGee说:“我们知道这本书的邪恶力量,但是这是因为没人读过它。禁书的气息让它变成了迷思。”McGee希望摧毁这样的迷思——从下周四开始。他不仅在道德上挑战风险,在法律上也是如此:著作使用权在作者死后七十年才被取消。在希特勒的案例里,这要等到2015年。

McGee的Albertas出版社在出版前根本没和巴伐利亚财政部商谈过。“就像他们在上次中的表现一样,我们觉得这样的商谈没有意义。”因此在他的柏林律师Ulrich Michel的帮助下,这次对节选的出版最终变得可行。

现在犹太中央委员会对这一问题的看法远没有2009年时那么紧张。Dieter Grauman主席希望,一本带有评注的翻印本“可以进一步去神秘化”。“我自己也是个网虫。在网上,每个人现在都可以毫无问题的找到这本书。”但是在那里读者只能读到蔑视人性的原文。因为这些版本通常没有评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