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中国最大的风险可能是什么?

2012年中国最大的风险可能是什么?



从经济上来说,2012年中国最大的风险还是房地产这个泡沫。第二个风险就是债务,债务里包括政府债务和金融业的债务,金融业、银行、证券、保险业都有问题。


楼市的限购政策目前已经实施近一年了,但是房地产泡沫,不可能短时期内消耗掉,消耗不掉的结果就是泡沫破裂,房价整体下掉,中国是最大的危险。


房价高不是限购政策就可以治愈的,其根本原因有二,一是收入分配差距特大,有钱人太多,多的钱没法用,没有地方投资,就去买房,而贫困者则根本无法买房。二是土地的垄断,官有制造成官商勾结贱卖农民所谓的“集体”土地。所以,限购政策治标不治本。


中国房地产泡沫破裂的后果非常糟糕。首先是房地产本身上千万建设工人,没有新的开盘了,建设工人就没有活干了,而且牵涉到砖瓦、钢筋、水泥、家电、家具、装修一连串的行业都会受影响。而目前正在兴建的保障房能起到作用不大。中国住房改革有十几年了,这期间商品房市场有了非常大的发展,大部分人城市居民都改善了居住条件,即商品房给城市居民创造的一个财富。而市场是创造财富的,计划是消灭财富的,保障房不能创造财富,甚至于还会消灭财富。比如同样的房,用商品房的方法提供和用保障房的方法,设计图纸都一样,位置都一样,商品房效率高,计划房则没有效率。同样要有房,无论什么方法来得到它,都必须通过市场。现在很多人糊涂,因为买不起,政府帮我买,帮我一把,但就不想想政府的钱从哪来的,还不是老百姓的钱?!政府不会白给人们买房,因为政府本身并不创造财富,它有的财富都是老百姓给它的。而且最坏的一点,通过政府来给老百姓买房,贪官污吏就会想尽办法钻空子,多捞大捞特捞;而商品房属于市场经济,老百姓买房就是凭本事赚钱,有钱买什么房,算什么帐,都很清楚,所以人们要想办法买质量好的、便宜的,也多赚钱,创造财富。现在人们看的什么经济适用房,就出了好多的纰漏,它鼓励人们想办法钻营,因为白得的东西干嘛不得,整个机制破坏。国家把本应属于农民的财富,拿到城镇里供人们去钻营,而不是去创造财富。城市里最穷的人,是那批农民工,但是保障房却不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进城打工的农民工,现在住房条件比在农村还不如,在农村住的很宽敞,很舒服,到城市里,几十个人一间屋,他们这些人是最需要解决的,解决他们的住房,用政府的资源应该是对的,用政府资源帮助这些最困难的人,是有道理的,而城里的普通人,所谓的普通人买房,不能靠政府,靠自己,靠商品。


现在城市房价这么高完全不正常,肯定要掉下来的,这是经济学最简单的道理,供需一定要均衡。房价掉了,就赶紧把它卖掉了,卖来卖去,这个房子就有人住了,那低收入的人就买了,所以将来这个房价掉不是掉30%,而是甚至于超过50%、70%。


现在表面上看房地产是拉动了很多行业的发展,但是也有人说,现在人们攒钱都是为了买房子,反倒遏制了内需。现在的高房价买房肯定是不合算的,买房的钱,存银行的利息都够付房租了,何况还有别的投资机会。


12月28日,大陆各大网站都刊登了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最新的经济预测,他认为中国未来的2~10年内,99%的白领以及他们的家庭即将面临破产,而且是无路可逃,并称绝非危言耸听。该言论引起了外界极大关注,成为跨年度探讨的热门话题。海外经济学家也认为大陆官方对房地产救市与否陷入进退二难处境,不救很快崩溃,救市将导致以后崩溃幅度更大、更惨烈。郎咸平前不久说大陆政府已经破产,引起极大反响,这次他再推出在中国99%的白领以及他们的家庭即将面临破产的说法,并给出时间表2至10年,而且是必然破产,无路可逃!他表示:“你可以尽量去怀疑这个数字。但它必然发生,绝非危言耸听。就如我预言中国国营企业职工必然失业一样,在当时来说没人信,但确实会发生。”他的解释从中国的房价为什么这么高着手,他认为有二个原因,其一是银行竞争下的贷款开放。主要是百姓在替政府所犯下的错误买单。中国各银行之间全部独立运营,银行都不是私有的,而是政府的。开发商利用银行的贷款漏洞,形成滚雪球似的疯狂贷款模式。使得房子价格只攀不跌!因为不能跌!一跌银行贷出去的款就再也回不来了。其二中国特色的按揭,使得一套新房经过一手、二手之后,抬高了几倍价格后的房子又回到了政府回到了银行手里,而银行只好再加点价接着卖。所以普通老百姓现在根本别想买到真正合理价格的房子。


郎咸平认为,正是房价的高涨造就了中国城市人口工资水平的相对提升。一旦房地产崩盘,紧接着崩溃的就是工资。他表示很多他认识的白领们都购了房,所以交了房钱你再除开生活费用就基本上一分钱存不下来,就算存点也赶不上正常的通货膨胀率。这二十年赚来的钱正好可以弥补政府的两个错误带来的亏损。他还说,随着WTO五年缓冲期的结束,大量外资通讯、银行、医疗、保险等公司都会陆续进入中国,百姓将钱存到外资银行,中国国有银行将发生挤兑,压力将变得非常巨大,贷款就会难上加上,因为银行根本无钱可贷!“同时大量具备高素质人材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必定带来市场的强烈冲击和大量现有企业的倒闭以及白领失业。”他还表示由于房价一跌,紧跟着跌的就是你所在的企业的工资收入!可你之前买的房子还贷价格并不会降低或者减少,所以你将无力支付高昂的贷款。那么你的房子会被银行收走,你的存款会被直接冻结。所以未来中国城市中的白领们最大的可能是和几十年前的中国国有企业职工一样。辛辛苦苦20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中国问题专家谢田表示认同郎咸平教授的这种说法,“因为中国房地产市场半年前问题已经非常明显了,现在人们只不过看着它最早从那个地方崩溃、怎么崩溃及崩溃的幅度和广度,影响的深度有多大。”他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其实没有办法不崩溃,已炒到比美国的房子都贵,而中国人的收入是美国的1/10,所以这绝对是天下最大的泡沬。“背后的支撑都是国有银行,就是既得利益集团。如果房地产一旦崩溃,楼市崩盘的话,那如果中国大部份白领阶级都买房的话,崩盘或破产他们当然逃不掉。”谢田认为其实中国全部买房子的人都会出现同样的问题,只要是按揭贷款去买房子的人,很快就会发现,房价跌到他们贷款之下后,自己头款都收不回来。


谢田表示看不清楚郎咸平说这话的目的,是劝人家不买房子还是在警告政府如果不去救市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分析,如果政府不去救市的话,意味99%的白领都会破产,那对大陆政权显然是最大的威胁,也许大陆领导人看到这观点后会出一身冷汗,然后决定还是要救房市,房市继续维持下去。但他认为这又带出另一个问题,如果大陆官方继续维持房市,必需保持房价不跌或者是不大跌,这样才能使既得利益集团不会损失,中国国有银行才不会破产。但继续保持这样,这泡沬会继续扩大,以后崩溃的时候,那个幅度、惨烈的程度就会更严重。谢田表示如果救市意味着投更多的钱进去,要维持这个泡沬,实际上会酝酿以后更大的灾难;不救的话现在马上跌掉,意味中国国有银行马上破产,当然白领也跟着破产,所有买房按揭贷款的人都会破产,就是说灾难会快点到来。


谢田教授估计,大陆当局还会一定程度去救市,通过一些限购政策来限制房价上涨不要太快,事实上当局知道泡沬太大,但它实际上也不愿真正让房价回归到正常水平上,因为回归正常水平意味中国房市的破灭。


2012年中国最大的风险除房地产泡沫外,还有债务风险,债务里包括政府债务和金融业的债务,金融业、银行、证券、保险业都有债务问题。“救”的面积很大。


但有人说中小企业目前是饮鸩止渴,有很多已经是夕阳产业了,但是还是要借高利贷存活,政府已经没有必要出手去拯救了。其实,这个国家存在结构的问题,就是行业太多,服务业太弱,就一定有一些企业要转产,要关停并转。大多数企业要改变它的产品即转产,但企业自身是很难实现的,就需要政府帮助,而政府帮助并不意味“救”,而是帮助其转产,调整经济结构。经济结构调整,一定要很强的实力,所以这个过程需要政府帮助,在人才、培训、资金各种服务方面,政府需要做一点事。


调整结构不是一句空话,需要调整价格,调整能源价格,调整环境的价格,调整资源的价格,调整人民币的汇率。价格不调,结构不会变。现在人民币汇率从市场来看,明显是低估了,压制它不让涨,就造成结构扭曲,经济效率就降低,损失特别大,对老百姓没有好处。有的价格低了效率高,有的价格高了效率高,主要看市场价格,均衡在什么地方;比如垄断产品,价格就太高了,就应降价。正确的价格是最重要的,一个社会一定要有正确的价格,价格扭曲造成整个结构扭曲,效率降低,浪费增加。改革30年,就是改的价格,早先的价格非常错误,现在价格有所纠正,钱随便可以买东西,就说明价格论正确。但土地不能自由买卖,就说明土地价格扭曲了,不是自由交换。自由交换的价格,是最好的价格。


上述说了2012年中国最大的风险,但2012年中国也许充满了希望。著名作家、时评人韩寒在圣诞期间连发三博《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对当下重大政治问题表态,引发关注。党媒《环球时报》发文盛赞韩寒已超越“左”“右”化蛹为蝶。其主编胡锡进重点强调韩寒新说“中共就是人民”等是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媒体人一语道破称韩文“适合《环球时报》采用”,莫之许评论,“环球挺韩寒文章重点依靠乌坎,看来泛维稳联盟是呼之欲出了。对于韩寒三博,党媒《环球时报》文章称,中国30年来的发展显然超出“现代性”的 “左”“右”二元对立,中国并没有按照“左”“右”知识分子所预想的模式和构架发展。赞扬他开始试图超出对现象的罗列而更深入地思考,寻找“阐释中国”的新路径。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总结韩文的重要性,发短文如下:“韩寒连发博客,他‘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因此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他还认为中共有 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李承鹏反驳韩寒刚出炉的“中共就是人民论”:我只有三句读后感:一、从政治学,这是正确的,从数学它却犯了一个错误,13亿8千万减去3亿8千万,还剩下整整10亿。二、就算那8千万,好多也常常忘了自己是党员。三、从亲缘学,我觉得谁也不必急着代表我,去跟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党攀亲。”李成鹏此文题为《民主就是不攀亲》,质疑韩寒为何和官方攀亲。


qixii 杀出个黎明:过去一周,韩寒的“声”(名声)价跌得比蒙牛股价还惨。


qiumazha 秋蚂蚱:读完韩寒的《谈革命》,首先祝贺韩寒转型成功,比我更激动的当是司马南,而权力则会心一笑,显得很镇定。本年度最大的维稳成果应该是把韩同学的F1底盘改造成了悍妈的底盘。其次,终于发现聪明不等于智慧,前者是爹妈的功劳,后者是修行的结果——良知有时都无能为力。


学者吴稼祥称,韩寒的素质论其实就是中国官方的立场,嘲讽“作协副主席的位置在等他”,暗示韩寒被官方招安。


著名时政评论家、名博李悔之说,这些天在网络上刮起了一股不小的旋风。斥为“五毛言论”者有之,痛心疾首者有之。更多人则陷于迷茫之中……有网友一再问我对韩寒三篇文章有何看法,我的看法就是“告别韩寒,人人皆成为韩寒”。


他说,如果把一个人当偶像,就很容易迷失自我。大多“韩迷”们围观韩寒,很难说是欣赏他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很难说他们究竟为什么为韩寒的高兴而高兴,为韩寒的叹息而叹息,为韩寒的悲怆而悲怆……总之,“韩少”的喜、怒、忧、思、哀、乐、惊,也是他们喜、怒、忧、思、哀、乐、惊。韩寒俨然成了他们的人生风向标。这种现象是令人遗憾的。也是非常悲哀的。事实上,韩寒自己过去也曾经撰文,对这种现象发出“难于承受之重”的感叹。更值得警醒的是:“韩寒不能承受之重”,并不只存在于年轻人之中。有些年长者虽然并不盲目崇拜韩寒,但却太在意韩寒的言论——韩寒言论合乎自己的观点时,他们则把他视为“同一战线”的同志,或“同一战壕的战友”。一言不合,他们又痛心疾首认为“背叛”了,“被收买”了。而事实上,坦言“不讲立场,只论是非”的韩寒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而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是永远不属任何“战线”的。同时,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绝非“永远正确”者。就如韩寒三篇文章而言,无论是文笔还是思想,都难说是上品。有些观点可能是正确的;有些观点也可能是模糊的;有许多观点甚至可能是十分错误的。对其观点的质疑乃至批评都十分正常。也是十分必要的。但痛心疾首地认为“背叛”了,“被收买”了,却是莫明其妙的。甚至是十分错误的。


事实上,韩寒三篇文章的真正意义,在于它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虽然在此之前,有太多的文人学者提出过更太多更精辟的观点或见解,但因为缺乏“巨星效应”,所以,未能引发广泛讨论。就此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对“革命”、“民主”、“自由”从来讳莫如深的韩寒,只一次谈及这个话题,而且是涉嫌“悲观失望”的话题,却引起高度重视。……所谓“人人皆成为韩寒”,并非指每个人都像韩寒一样“少年辉煌”——每个人的成功模式都是不可复制的。而是指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位有独立思考能力,有健全人格的正常人——中国的民主进步事业任重而道远,不能把中国未来的前途和命运,寄托在少数精英名流或英雄身上。公民运动,才是推动中国走向民主进步的最强大动力和最可靠的保证。告别韩寒,人人皆成为韩寒,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就会发生具有伟大建设意义上的“革命”。而“民主”和“自由”也就水到渠成了。


事实上,韩寒的文章牵涉的是重大原则问题,是中国反对派长期论战二三十年的大问题,从国内网民铺天盖地批评韩寒反对革命和民主,主张革命和民主来看,中国革命民主派的理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个论战及其结果,对于中国未来的走向,意义极其重大。对韩寒文章的讨论,是重要的理论讨论,不是对某个人的欣赏还是不欣赏,支持还是不支持之类的个人问题。把重大问题的讨论,说成对仅仅是某个人的个人看法,是对某个人或某些人的个人处理,完全错误。


人们看到中国现状是:第一、还有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官方身上,认为官方的基层是腐败的,但是中央能够解决问题;第二、如果以结束一党专政为目标,会遭致官方最为残酷的镇压;第三、即使是代价最小的革命,也仍然是要付出代价的,需要一批理想主义者,能够牺牲个人的利益乃至生命去推动这样的革命;第四、维权抗暴仍属草根阶层,缺乏人才的发掘与协调运作。为此,李钟琴表达祝愿:韩寒的三篇系列文章,其实反映了韩寒思想的困惑和迷失。我认为这是由于韩寒思想的不成熟,而不相信这代表着一代青年才俊向犬儒的堕落。毕竟,韩寒的名言曾让我视作知识分子的良知底线:“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其实,韩寒不是在添砖,他是在盖楼。韩寒在2011年岁末提出的话题之争,其实也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重大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在选择权贵政权的问题上,关系到中国的未来和命运,每一个人都需要做出选择和表态,这选择和表态也是每个人在选择自己未来的命运。无论是名气之大如韩寒者,还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农民,在这个问题上的选择,却是一个公平的机会。


前一段时间发生了美国占领华尔街,而且欧债危机现在也是愈演愈烈,好像各国都是有自己各种各样的问题。这给人们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就是人类社会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制度,只有比较好的,没有最好的;只能比较这个制度跟那个制度哪一个好,不要搞一个坏的制度,好的制度。就是比较好的制度还是有它的毛病,金融危机就是一个市场制度的后果。但那那自由,自由了就出危机,是不是就不要自由?结果就更糟。因为目前,人类还发明不出一个没有问题的制度来。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指出:现在世界之间的联系已经越来越紧密了,中国应该怎么样去做,才能够避免这种外部因素给中国经济带来的损失?首先是,中国不要给人家添乱。比如汇率不均衡就是添乱了,所以美国反反复复要求中国提汇率,他们是有道理的,而且中国现在的汇率是损人损己的,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世界上不存在损人利己的汇率,对中国如此,对美国也是。实际上美国反复的强烈要求中国提汇率,这个汇率对我有好处,但是美国人就是我们沾点光。这个想法错了,现在中国人搞了3万亿的外汇准备,3万亿什么概念?救希腊才1500亿,可以救20个希腊!这么多钱哪来的?中国人干活干出来的。干出来人没有享受到,别人美国在享受,当然他们写了一张借条给中国大陆政府。老这么干,目的是什么,人民劳动的目的是什么?!


中国的年轻人是过早的过上了中年人的生活,从上大学的时候开始,就考虑着买房子。中国人就是这样,希望值太高,达不到目的就痛苦。那么,降低一点物质希望,现实比期望高就很快乐,物质期望太高,就永远不快乐。快乐这个东西,跟物质条件关系不太大,比如美国收入高,但美国人并不见得比印度人快乐,印度人很穷,但挺快乐。最快乐的是不丹,但不丹人穷得要命。将人生的修养好了,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就觉得快乐。


享受人生,帮助别人享受人生,自己懂得享受人生,二者不能缺一。损人利己,我损人,你也损人,都损人利己,这个社会就变成一个混乱的社会了。所以,你自己享受,还要帮助别人享受,孔子讲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就是一个好的社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