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走向大洋”记一战期间的日本海军。

虽说论规模一战远不及二战波及范围之广,但其战争的残酷程度却丝毫不在二战之下。因为主战场始终在欧洲的缘故,这场世界大战又被形象的称之为“欧战”,正是因为这样,往往忽略了那些来自亚洲及其美洲的参战势力,其中就包括来自东方的新兴强国-日本及其它那始终蠢蠢欲动的日本海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南遣支队旗舰萨摩号战列舰,为当时日本最新锐的战舰,一九二三年因华盛顿海军条约而废舰,二四年的军演中作为靶舰被日向和金刚号战舰击沉。

要说一战时期的德国版图,并非像二战一样屈居于本土,当时德国在海外拥有着大量殖民地,无论是非洲还是亚洲或者是大洋洲都可以看到德国人活跃的身影,当一战全面爆发之时英法协约国除了要在欧洲战场直接同德奥同盟国作战,还要兼顾到它们远在海外的殖民势力,固然英国人拥有着世界第一的海上力量,不过一战时期的德国海军在其提尔比茨的调教下,不仅数量位列世界第二并且质量上也堪称上等,对于英国本土始终存有着巨大威胁,外加一战地面战场又好似绞肉机一般打的不可开交,无暇东顾又想给与德国海外势力致命打击的英国人自然而然想到了连续三次续约同盟的友好国-日本。可毕竟主战场是在欧洲,日本在一开始并非十分的积极,但英国人的态度却是由最初的“希望延期参战”、“希望地域限定参战”到最后的“希望全面参战”一再变化,在英国人的迫切需求下、又得到了英国人的利益承诺“获胜后即可分享德国在东方的一切战利品”之时,日本这个从骨子里就不老实的国家,再也不想扮演一个局外者的角色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南遣支队所属浅间号巡洋舰,为弥补六四舰队的不足,于同级舰常盘号一同由英国购置,两者作为六六舰队的一员曾风光一时。

可以说日本有着其参战的天然优势所在,德国于远东的最大军事据点青岛也不过四千兵力,包括海军在内更是因为英国的威慑而不得不采取避免正面交锋的袭击作战,而日本当时陆军数十万之多,海军更是经历了日清日俄两次血战洗礼经验丰富,并在一九一四年达到了总吨位六十八万吨,其位列世界海军第五位,所以说对德开战,即便没有英国盟友的协助,日本也有着必胜的把握将德国远在东方的势力范围纳为己有。亚洲战场的重头戏就是青岛战役,青岛战役跟日本海军倒是瓜葛有限,因为德国海军东亚舰队主力在施佩中将的率领下早已脱离了青岛基地,所以由加藤定吉中将指挥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完全可以不必担心来自海上的威胁直接支援地面作战,青岛的德军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抵抗及宣告投降,但就是这一星期,贫弱的德国海军硬着靠着水雷艇击沉了日本海军三千七百吨的防护巡洋舰高千穂号,要说日本海军在此战唯一的亮点就是首次使用了水上飞机对敌进行侦查甚至轰炸,至少在当时一九一四年来看,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先例,在开创性上并不逊色于欧美海军强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遣美支队所属出云号巡洋舰(后接替明石号巡洋舰担当第二特务舰队旗舰),文中未曾提及的遣美支队组建于赴欧作战之前,主要活跃在美国西海岸,其政治意义大于作战意义。

因为之前说到日本参战的真正目的是把那些散布在太平洋上的德国殖民地占为己有,所以在第二舰队专注于对青岛地面战支援的同时,除了始终在中国及其日本沿海活动的第一(加藤友三郎中将指挥)和第二舰队(土屋金光少将指挥)保护航线拱卫本土,再就是两支专门负责抢占德属殖民地的南遣支队,第一南遣支队在山屋他人中将的指挥下直指马绍尔群岛、第二南遣支队在松村龙雄少将的指挥下直指加罗林群岛,而由加藤宽治大佐指挥下的特别南遣支队则直接归英国远东舰队指挥,以新加坡为基地承担印度洋的海上作战。当然,德国在远东的势力本身就十分有限,在日英联军的打击下这些殖民地几乎不曾抵抗就宣告接受管制,而远东德军最大的海上力量-东亚舰队也在一九一五年末被英国海军歼灭在了福克兰群岛附近。比起第二舰队在青岛的支援作战,南遣支队显得更加轻松,要说作战的话倒也不是没有,比较黑色幽默的是一九一五年二月新加坡的英军印度士兵发生暴动,人数高达千人之多,在英国当局的要求下日本海军“对马”和“音羽”号两艘巡洋舰派出兵员协助镇压,这也是日本海军在南洋的唯一一次所谓的“作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参与对英国印度士兵镇压的音羽号防护巡洋舰,本身为新高型巡洋舰的缩水版,战时返航本土期间触礁沉没。

如果说之前的都是小打小闹,那么远赴欧洲对于日本海军来说将是一次巨大的革命性改变,也就是沿岸型海军向远洋型海军的全面过渡。地中海,在这里协约国的海上优势并没有像北海那样十分的明显,面对德国海军的无限制潜艇战、奥土两国海军在地中海的地理优势所在,协约国期望日本海军可以来为其分担一些护航作战,当然日本并不会无缘无故的奔赴欧洲,前提是协约国们出卖了同为一个阵营的中国,那就是将德国在华势力统统给与日本所有。对此,日本组建了专门负责地中海作战的第二特务舰队,司令官为炮术专家佐藤皋藏少将,旗舰为排水量近万吨的装甲巡洋舰出云号(也就是抗战被我军袭击的那艘第三舰队旗舰),外加九艘驱逐舰协助作战,而他们在地中海的主要对手就是潜艇,德国海军三十一艘、奥匈海军十四艘、土耳其海军三艘,当时的日本海军还没有装备声纳装置,完全凭借肉眼来发现对手,在这期间驱逐舰榊号就遭受到了奥匈海军潜艇U27号的袭击而险些沉没。因为主要是担负护航作战范围很广,包括希腊、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西班牙、法国、比利时、英国北部甚至黑海与地中海之间的马尔马拉海都留下了第二特务舰队的身影,在所执行的三百四十八次护航任务中护卫协约国船只七百八十八艘、搭救人员七千余名、同对手直接交战三十六次,有七十八名日本海军官兵丧生,至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旧被安葬马耳他军人公墓之中,即便是二战期间日英极度交恶也未曾遭到破坏。除了第二特务舰队还有两支同样奔赴远洋的日本海军舰队,一个是由竹下勇中将指挥的第一特务舰队,母港为开普敦,协助英国海军好望角分舰队作战,另一个是负责西太平洋护航的第三特务舰队,母港在澳大利亚悉尼,但都因为组建时间相对较晚,所以缺乏实战的历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南遣支队所属的平户号防护巡洋舰,为筑摩级的三号舰,当年关东军热河作战期间曾积极支援,后作为海军兵学校练习舰使用。二战结束之后被解体用于防波堤,值得一提的是海军三长官(海军大臣、联合舰队司令官、军令部总长)集于一身的永野修身曾作为舰长曾任职于此舰。

随着一战的全面结束,协约国瓜分胜利果实自然而然不会缺少日本的身影,在这场战争中日本获得了赤道以南马里亚纳群岛、加罗林群岛、马绍尔群岛在内的一千四百余个岛礁,其面积达到了东西长五千、南北宽两千四百千米的辽阔面积,如果不是中国五四爱国运动的爆发,日本还会获得《二十一条》的利益、接收到德国在山东的所有殖民权益。经过一番洗礼的日本海军大长见识,不仅获得了宝贵的远洋作战经验,更加亲眼见识到同欧美强国海军的差距,当全世界都掀起建造无畏舰的高潮之时,日本人也制定了针对自身海军梦幻般的“八八舰队”造船计划。值得一提的是赴欧作战的第二特务舰队可谓是人才辈出,包括潜艇作战第一人岸井孝一、首屈一指的航空专家山口多闻、以水雷战著称的田中赖三都出自这里。而第二特务舰队司令官佐藤皋藏也因为作战有功,先后获得了比利时颁发的二级王冠勋章、英国颁发的圣米迦勒及圣乔治勋章和法国颁发的荣誉军团勋章,但对于佐藤皋藏这样的人物却没有获得海军大将军衔也是众说纷纭,有相当一部分人的看法是佐藤皋藏本身以炮术见长,本身并不适合担当赴欧作战海军指挥官职务,实际上的第二特务舰队指挥也是由长泽直太郎负责的,当日本海军在欧洲频频遭到潜艇威胁时,归国后的佐藤皋藏仍旧忽视潜艇的威胁大力提倡大炮巨舰主义,本来在昭和天皇时代曾有意嘉奖佐藤皋藏,可悲的是二战期间日本海军因为潜艇的打击损失极为惨重,所以大家一股脑的将责任怪罪到了不重视反潜的佐藤皋藏身上,并认为日本海军没能吸取一战教训不重视反潜的作俑者就是佐藤皋藏,特别是在佐藤皋藏病逝前的最后几年(一九四八年病逝),伴随着日本海军的战局恶化、由盛极衰,这种声音不断的困扰着这位老人。不管怎么说佐藤皋藏仍旧为开创日本海军新举的功臣将领。

本文内容于 2012/1/17 3:21:57 被国军P-40战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