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买票经历:排队引群殴 武警被迫来押阵

我年纪不算大,但是因为从十几岁开始就到外地读书然后在外地上班,因此买票的经历还不少。如果说最让我难忘的那一次买车票,当数2002年正月初五的那次了。

2001年是个祸不单行的一年,家里出了大变故,最大的支柱父亲出了严重车祸,家里找到人的时候都是失踪第三天在岳阳市第三医院的加护病房里。只记得那一段时间的天好象都是阴沉沉的,没有一丝色彩。

做为家里的长子,无奈只能放下书包到广东打工(幸好已经四年级上学期了,学校里管的不严,可能是为了就业率,放任我们自己提前找工作)。将近过年,我带上微薄的薪水回家看父亲。那时父亲还没有出院,按我们家乡的习俗,我把父亲接回家吃了一个团年饭再把父亲送到医院里。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在医院里一边照顾父亲一边等待着出去打工。

因为公司规定正月初八上班,第一天到还可以拿100元钱红包,所以我计划无论如何初八一定要到公司。但母亲又搬出老家里的习俗“七不出,八不归”出来(父亲的事故,让她更固执地坚持),我就只能计划买初六的火车了。

是岳阳人的可能清楚,岳阳火车站有个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你想要买到坐位票,必须提前一天去买票,再提前就只能买站票。而且因为“票源”的原因,当天买的票又很难保证有坐位票。于是我初四就跑到火车站去“踩点”,把临时售票厅(专为南下广东的人设置的)的位置掌握了。

初五一大早,我就赶到火车站。真不得了,昨天还寥寥无几的临时售票点居然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看来,我又失策了。(我实在想不通,头天还没有什么人,过一个晚上哪里冒出那么多人来?后来上火车了问人才知道,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其实并不是岳阳地区的,很多是湖北监利、赤壁那一带人,因为他们去广东到武汉上车也不方便。)

没有办法,只能排队了。可这一排队,我已经排到了临时售票点的外面来了。趁这个时候,我赶紧跟我身后的大哥商量,让他先帮我站着,我出去打个电话,(原来以为中午前可以赶到医院的,这下肯定赶不到了,要赶不到又怕母亲担心,所以先往医院打个电话,那时又没有手机,只能跑出去打公用电话。)后面那位大哥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可能他也深知排队买票的苦吧。

排队的秩序真不敢恭维,虽然每一队都有一个“维持会”的红袖章维持秩序,但那些个人实在不得力,只能说聊胜于无。管管我们这些老弱加妇女就凶得不得了,但是碰上个子大一点的,面相凶一点的,一句重话也不敢说。而时不时有恬不知耻的人插队,打骂声不绝于耳。那些个插队的人,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混迹于火车站附近的混混、流氓、地痞,他们和那些“维持会”的人大多都认识,所以看着他们插队,“维持会”的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会有看不下去的人向“维持会”提出要管管这些插队的人,但这些“维持会”要么装作视而不见不理不问,要么凶起来骂多管闲事。这些插队的人,平时就吃着火车票这一碗饭,现在这个机会当然不能错过。后来我和排队的人谈起过这些事,听他们说这些插队的人帮忙买票,坐位票加80~120元一张,站票加60~80元一张。都是在外面和人谈好价钱、到站再进来插队的。所以在很大程度上,这些黄牛党也是被某些人惯起来的。这些人图自己一时安逸,害着的,还是我们这些底层的老百姓。

排着排着,我们那一队变成了两队,队伍是往前挪了挪,但是向前挺进的速度更慢了。放眼整个售票点,队伍排成S形的、两纵队的比比皆是,秩序完全乱了。我们那一队的“维持会长”倒是个老好人,所有插队的人一律放行,重话也没有放几句,口口声声就是队伍不要乱,谁都会有票的。看着看着,那“维持会长”自己跑到售票窗口前掏出几张红票子送了进去……

突然间,售票点中间乱了起来(那一次的临时售票点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16个窗口,我排在第3个窗口,乱的位置大概在第7窗口)。居然有人打起架来了,开始是两个人打一个人,那些个“维持会”的还在边上劝架。不一会,从外面又跑进来了4~5个人一起围攻那一个人。这时“维持会”的人不见劝架了,所有排队的人也都避开,那个人终于被他们打倒在地上,一顿乱踢乱打。然后那一帮人一下子作鸟兽散开,跑到售票点外面,消失在人海中,只留下一个躺在地上的“伤员”。

……

排队到大概十点钟,我那一队都只向前走了五米左右,终于进了临时售票点的“大院”。看着前面好几十米长乱七八糟的队伍,我估计,正常情况下,我至少还得排上个十二个小时,还不能有人插队。

这时来了一队武警,大概二十来人左右。可能是售票点的秩序实在太差,火车站的“临时工”维持秩序不得力,于是只好请武警来维持秩序了。

武警进场后首先由一名尉官宣布排队“纪律”,每个队必须成一条直线,队与队之间必须有足够的空隙;不得有S形,如果有两列的或者队列混乱且不听指挥的,直接往场外轰。接着每个队伍由一名战士指挥,从窗口起往后整理队列。随着前面队列的整理,前面的排除秩序逐渐改观,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往后移动。等到队伍拉直以后,我又随着队伍退到了售票点的“大院”外。这时的队伍比整理前要直得多,但因为很多人不愿意往后退太多,因此就要紧得多,所以看起来,往前走的速度也是非常慢的,只是秩序好了很多,我们排队才有盼头。而且有武警押阵,乱插队的黄牛们倒是真的没有再闹过事了。

到了中午时分,我的肚子开始反抗了。也是,一大早就出来了,为了赶时间勿勿吃了点,站了一上午,谁不饿啊!于是一边排队一边盘算着怎么解决肚子的问题。但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排队,又没有人照应,能怎么办呢,思来想去还是只能请身后的大哥帮忙站着,我先去吃点东西。那大哥真够意思,随手从包里拿了盒饼干,让我随便吃点算了。我真不好意思拿人家东西,便借口不喜欢吃饼干,让他帮我先站着,我去吃饭了再替他下。然后勿勿跑到泰和前面那里随便叫了个盒饭吃了,再赶紧跑回来排队。

下午两点多钟,火车站喇叭又响了起来,说因为排队的人太多,票源不足等原因,为了保证每个人都能买得到票,每个排队的人限买2张票。这下整个售票点沸腾起来了,大家都在说这个事呢。对于我来说这可是个好消息,因为至少我的票不会被买光了,而且买的票少了后,速度相对来说快了一点点。但有些人可能不乐意了,因为他们排队都只是个“代表”,外面都有人在等着呢,那超过2个人的就麻烦大了。这大概几个小时就会买光一列车的票,若要重新排队,可能就得分几批走了。

站在我身后的大哥听到这个消息时便一言不发,过了好久,才红着脸缓缓问我:“兄弟,你是一个人吧!”

我不加思索地回答:“是啊。”

“我给你50元钱,能不能帮我买一张车票,到广州的?”

“钱就不用了,票我帮你买”

……

后来我们聊起才知道,他们是华容人,昨天下午就赶到岳阳来了,就为买今天的票。他们总共三个人,只有他一个人在排队。他女朋友和女朋友的叔叔在外面等他(他一直否认那个女孩是他女朋友,只说是同学,但我觉得他们是一对的,只是没有公开,那是后话了。)

直到快七点钟左右,我才买着票出来,算一下排队的时间,足足有12小时。这是我今生最长的一次排队。


后记:第二天我在火车站又碰到那大哥了。他确实是三个人,一个四十五岁左右干干瘦瘦的男人,还有一个当然就是他那“女同学”了。非常不人道的是,最后我们在岳阳火车站排队候车时被人为分做两个车箱上车,偏偏是我和那个女同学上了一个车(因为我帮他们买了票而且没有要钱,所以他们让我排最前面,然后那个女的第二,结果上车时我们被请上了一个车箱,而上了车后,所有车箱间的门都被锁死了,不能互通)。到了广州后,因为我们都没有手机,也就没有留联系方式,从此没有再见过。



本文内容于 2012/1/17 15:21:31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