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错

隆冬,夜有些清冷,没有什么风,细细的雪花慵懒的飘落。

“志诚”吸着烟,仍然踌躇着该不该上楼,他了解“小梅”的脾气,这个刚强的女人不想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出软弱、可怜的一面,包括他,虽然两个人到现在为止,还并没有领一纸证书,成为法律意义上的陌路人。


志诚和小梅是大学时的恋人,并且把这种恋情从学生时代延续进了婚姻,志诚硕士之后留校当了老师,郝梅甘心做公司小职员,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操持家庭上,两个人都属于对生活无野心、无过多奢求的人,婚后不久就有了个女儿,日子风平浪静。

大志除了传道授业解惑之外,情趣比较风雅,读书、音乐、书画无所不好,人却比较被动,不喜交际,生活中的大小事都由郝梅来安排、打理。郝梅,在步入婚姻之后,从一个喜欢浮想联翩的大学生,迅速的跟婚姻生活接轨,有点像个主妇,不过两口子恩爱有加,所有的付出自然心甘情愿。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风度翩翩、满腹才华的志诚在学校里,这些年来总是少不了年轻炙热的目光投以的关注,可在志诚并不为所动,总是礼貌的婉拒之后,并没有出过什么乱子。可在志诚过了而立之年多年之后,却有一个女孩冲破了志诚与小梅生活中,这种看似已经固化了的宁静,而且这并非是因为志诚意志力不够,或心怀着某种半推半就。

这女孩是志诚的学生,在大二的时候喜欢上了志诚,并且直截了当的向表白,最初大志仍然向对待这个女孩的“前辈们”一样,礼貌的婉拒了她的表白,并且按照经验相信这种年纪的她和从前的那些女孩一样,这种爱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可这次志诚没有判断对,这个叫“彤彤”的女孩执着、执拗的很,她不停的展开攻势。

从私下表白发展到肆无忌惮的公开表白,不管是在校园内的什么场合遇到,都送上关心和甜甜的,“老师我喜欢你!”还四处搜集来志诚的个人信息,在志诚的伊妹儿、QQ、手机短信中,随时都能收到彤彤发来的信息,像对自己爱人一样倾吐发生的趣事和遇到的烦恼,在情人节和志诚的生日,还送来礼物和火辣辣的祝福……

志诚慢慢有点招架不住了,一开始还能板起老师的面孔,用教师这种职业做挡箭牌来呵斥彤彤的胡闹,可他是正规军、彤彤是游击队,他在明、彤彤在暗,这不分场合的出击,让周围总是有一堆因好奇、惊异而笑意盈盈的笑脸注视着他们,彤彤毫不在意,志诚却有点想溃逃的意思,害怕课堂外撞到彤彤。但志诚毕竟是老师,重整了被没头没脑的彤彤冲的七零八落的阵脚之后,决定好好给彤彤做下思想工作,可在自认为晓之以理已经到了观音大士姥姥家的谈话后,可还是起不到喝退这个追爱少女的丝毫作用,志诚彻底没辙了。

在彤彤大二大三的这将近两年时间里,大志多少有了点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拿彤彤没什么办法之后,志诚只能听之任之,采取不理会的态度。学校里,志诚和彤彤的事被传成了各种版本的段子,很多男生很羡慕志诚老师,很多女生也很羡慕彤彤,系主任和志诚谈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聊到了师德和师道尊严……小梅对这种事也已经有了耳闻,大志只好耐心的解释给郝梅听,郝梅相信自己丈夫是个正人君子,并且面对这么个年轻热烈的小姑娘,郝梅感觉到的并不是危机感,反而还觉得有点好笑……

时间来到彤彤大四的时候,由于毕业后就业的严峻问题,彤彤很忙,并且信息也发的少了,志诚感觉头上的金箍松了很多,解放区的艳阳天似乎已经来到。志诚一高兴,还和小梅一起共同请彤彤吃了顿饭,把人生的微言大义、名言警句又给彤彤复习了一遍,彤彤似乎也很为所动。从这之后,彤彤只是偶尔给志诚打电话来,倾诉一下初入社会,工作中的甘苦、人际关系的难以相处,如果是在家中的话,志诚还把电话交给小梅,让她帮着一起开导一下彤彤,小梅甚至也有点喜欢这个率真、爽朗的女孩了。而作为他们婚姻中一段旋律并不十分激昂的乐曲,彤彤似乎已经要成为过去!


一天入夜,正在书房看书的志诚,接到了彤彤约见他的短信,志诚并不想去见她,可几番短信下来又不忍心拒绝,并且暂时不知如何向郝梅解释,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出了门。

来到一家饭店的时候,彤彤已经烂醉,志诚看了心里泛起一丝心痛,用老师的口吻责备了几句,搀起彤彤,开车送她回家。彤彤坐在副驾,昏昏沉沉的为志诚指着路,头慢慢的依靠在了志诚肩头,志诚瞥了眼脸上略带倦容的彤彤,没有避开,甚至还发现一段日子没见,她似乎消瘦了许多。彤彤的住处很快就到了,是个租住的只有一居室的单元房,看到只有彤彤一个人住,志诚把她安排躺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想要离开。

躺在床上的彤彤轻轻的叫了声,“老师,别走好吗?”志诚回过身注视彤彤,微笑着轻拍了下她肩头,“太晚了,早点睡吧,老师回去了。”

彤彤的手从被子中冲出,抓住了志诚的手,“老师!”志诚看到彤彤眼窝里有泪水在打转,略带娇嗔的盯着自己。志诚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哭,印象中这是个大大咧咧,有些不管不顾的家伙,在对自己死缠烂打的过程里,甚至有那么点没羞没臊、没心没肺,差点以为她不会哭了。

看到学生这样,志诚没办法扭身走开,但还是把彤彤的手扒开,关切的问:“你怎么了?工作的事,还是什么事,跟老师说说吧。”

手被扒开的彤彤,眼窝内原本打转的泪水或许本就是蓄势待发,而她的手可能就是闸门开关,现在它们既然得以解放,眼泪立刻就扑簌簌流个不停。志诚有一点点慌乱,在将近一年之前的,被彤彤围追堵截造成的仓皇之感,又有一点袭来,甚至还产生了一丝不安的预感。但是志诚很快就正告自己,彤彤是自己的学生,而自己怎么能对学生起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呢,自己多年的圣贤之书看来是白读了。

在志诚愣神的功夫,原本无声流泪的彤彤起身扑进了志诚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着志诚的腰,头埋在志诚胸前干脆哭出声儿来了,并且边哭边说。志诚总算明白了,彤彤刚才是公司老板拉去见客户陪酒,为工作鞠躬尽瘁的彤彤把自己陪高了之后,老板干脆拉起了皮条,许诺业务提成和升职,让彤彤去床上跟客户公关,她骂了老板,老板作为回报也炒了她。

一心教书育人的志诚也知道,这种事情很稀松常见,很多有先天条件的女孩都拿这当人生捷径,可看起来很是开放的彤彤居然没走这种捷径,还是稍稍有点出乎志诚的意料,倒也让志诚对这个女孩多了几分敬意。现在这个女孩受了很大委屈,他也感觉到自己胸前已经被女孩哭成了涝灾之地,志诚从心里边想好好安慰安慰她,他轻拍了拍她的头。“你做的对,要是我在的话,我就把那个王八蛋打成猪头。”

彤彤站起了身下了床,紧紧的抱着志诚,把头贴在志诚肩头上,明亮的大眼睛空灵的望向前方。“老师,你知道我为你偷偷哭过多少次吗?彤彤不是坏女孩,我真的爱老师!”志诚心里边一阵悸痛,他想推开她,却不知为什么无力实现,心里泛起的都是怜爱。

“彤彤,每一天、每一份、每一秒钟,都在想着老师,老师和彤彤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包括板起脸的样子,都印在了彤彤心里……”怀中的彤彤在喃喃倾诉,志诚静静的听着,身体一动不动,有种什么东西在绞割着他的心。

彤彤慢慢抬起头,凝望着志诚的眼睛,志诚被注视的只觉得原本纷乱的脑海里又变得一片空白,他好想躲避那清澈的眼神,可那一望见底的清澈却又让他欲罢不能,那清澈似乎好可怕,又好美。

“不要再伤害我,好吗?”彤彤的话,轻的像是自语。可志诚却感觉的到,心里边最后的一点坚硬的东西,也被融化掉了。

彤彤踮起脚,滚烫的炙热感席卷了过来,志诚似乎也被这种高温传导,沸腾的窒息,伸手拥抱住了彤彤……


志诚开始背着小梅,经常偷偷的约会彤彤,小梅对志诚再怎么信任,也感觉到了志诚的异样,两人终于摊牌了。志诚一五一十的跟小梅说了之后,极度自尊的小梅并没有吵闹,连责备的话都没有说一句,只是默默的收拾自己的衣物,打算搬走。万分自责的志诚,面对如此全身心扑在自己身上的妻子,内疚的连请求原谅都说不出口,强行留住了小梅,自己净身出了户。

净身出户的志诚也没有去找彤彤,而是租了处房子,并且向学校请了长假,他想冷静冷静,他没有脸见这两个女人中的任何一个,他知道自己爱上了彤彤,但他也清楚,他也同样的爱着小梅。但是他搞不懂,何以会是现在这种情形,他这个有点像在两块青草之间左右失据的山羊,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不伤害任何人。

小梅没有电话来,这个女人宁可把自己委屈死,也不会轻易原谅这种背叛的,她把志诚的事看成了自己的全部,并且感情上给予了他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她现在不光是恨志诚和彤彤,她现在甚至痛恨自己的愚蠢和轻信。彤彤是不停的给志诚打电话、发短信,但是志诚既不敢接,也不敢看,后来干脆关掉了手机。可是半个多月后,彤彤找到了他,她怀孕了。看着眼前憔悴的,曾经的那个不管不顾、从来都是带着笑的追爱女孩,想想她为找自己吃的苦,承受的伤心、痛苦,志诚落泪了。他决定负起责任来,好好的照顾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再让她再受到伤害,尽心尽力的爱护她。他似乎终于在两块青草间,做出了选择。

志诚已经和小梅分开有四个多月了,在这四个多月里,两人连一面都没有见过,志诚给小梅打的电话,小梅都没有接,志诚也很想念女儿,只能偷偷的跑到女儿所在的小学校里见一见。女儿虽然不知道大人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能感觉的出来是爸爸做了坏事,欺负了妈妈,所以她也很恨爸爸,不理志诚,这都让志诚很难过。可是今天女儿告诉他,妈妈病了,病的很重,几天都没有上班了,这让志诚非常的担心。

志诚下了班没有回家,没想到信马由缰居然来到了小梅楼下,抬眼望望那个亮出灯光的窗口是多么熟悉,那个窗口内的温馨是多么熟悉,那个窗口内的女人是多么熟悉,她和自己相恋、相伴了十多年。志诚并不怕这个女人恨他,小梅原本就理所当然的应该恨他,可是他怕这个女人不给他补偿的机会,让他时时保持着这种歉疚度日,他想尽可能的在感情上弥补这种亏欠,可他毕竟不能分身让小梅和彤彤都皆大欢喜,如果经济上能够弥补这种亏欠的话,志诚愿意把所有都留给小梅,可他知道小梅不会要,她并且会因为志诚的把物质和感情划等号,而更恨他。他也能想象的出,小梅在婚姻突遭巨变、感情遭受打击的情况下,如何把伤痛都深埋心底,不向任何人表露,她的本就孱弱的身体怎么经受不住,病倒是迟早的事,只不过小梅一直都在死撑而已。

志诚想像从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那样,回到家里,轻拥住小梅,吻吻她,守护在她的床边,如果病情严重的话,马上背起她跑向医院。可现在,如同在小梅心头上捅上一刀的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些从前顺理成章的事情呢?


站在飘雪的冬夜里,志诚始终不敢上楼,去叩响那道最为熟悉的门,一任思绪凌乱、飘飞……可手机铃音打断了志诚的思绪,是彤彤的电话。

“喂,你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的声音稍带嘶哑。

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志诚说:“系里开个重要的会,完事之后可能还要一起吃饭,你早点睡吧。”

电话那头沉默,没有声响……渐渐似乎有了抽泣的声音。

志诚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接电话的手慢慢垂落,缓缓的转过身。他看见,挺着肚子的彤彤站在不远的身后,看见他转过身来,抹了抹眼泪,任手里的手机滑落到地上,转身走了。

志诚木在那里,不知追还是不追,只感觉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而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也一时想不清楚……


本文内容于 2012/1/16 17:43:08 被长车踏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