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西施与婺源的传说

西施,名夷光,春秋战国时期出生于浙江诸暨苎萝村,天生丽质,。时越国称臣于吴国,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谋复国。在国难当头之际,西施忍辱负重,以身许国,与郑旦一起由越王勾践献给吴王夫差,成为吴王最宠爱的妃子,把吴国迷得众叛亲离,无心国事,为勾践的东山再起起来掩护的作用,表现了一个爱国的女人高尚思想情操。后吴国终被勾践所灭。传说吴被灭后,与与范蠡泛五湖,不知所终,一直受到后人的怀念。西施与杨贵妃、王昭君、貂蝉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其中西施居首,是美的化身和代名词。

那么,范蠡和西施到底去了哪里了呢?民间传说她们翻山越岭先到了婺源思口镇西冲村,范蠡后离去,西施从此居住下来,融入当地人生活中。

春秋战国时,越王勾践败给了吴王夫差,为了国家的兴起,重新站立起来,勾践一方面卧薪尝胆,另一方面采纳文种的建议,广选美女去迷惑夫差。西施是越国美丽的小姑娘,勾践就派范蠡把西施献给了夫差。夫差一见西施,果然容貌出众,把她当做下凡的仙女,宠爱得不得了。吴王夫差为讨得美人的欢心,他集天下之名木于灵岩山下。在山上大造宫殿等娱乐生活设施,整日沉醉在享乐中,不理朝政。

越王勾践却励精图治,为使国力渐渐强盛起来,常和范蠡、文种两个大臣经常上衣怎样讨伐吴国的事。

有一回,越王派文种去和吴王说:越国年成不好,闹了饥荒向吴国借一万食粮,过了年归还。夫差看在西施的面上,当然答应了。转过年来,越国年成丰收。文种把一万食粮亲自送还吴国。

夫差见越国十分守信用,更加高兴。他把越国的粮食拿来一看,粒粒饱满,就对宰相说:“越国的粮食颗粒比我们的大,就把这一万食粮卖给老百姓做种子吧。”宰相把这些粮食分给了农民,命令大家去种。到了春天,种子种下去了,等了十几天,还没有去抽芽。大家想,好种子也许出的慢一点,就耐心的等着。没想到,过不了几天,那撒下去的种子全烂了,他们想再撒自己的种子,已经耽误了下种的季节。

这一年,吴国闹了大饥荒,吴国的百姓全恨夫差。他们哪里想到,这是文种的计策。那还给吴国的一万食粮,原来是经过蒸熟了又晒干的粮食,怎么还能抽芽呢?

后来夫差又杀了伍子胥,公元前475年,越王勾践做好了充分准备,大规模的进攻吴国,吴国接连打了败仗。越军把吴都包围了两年,夫差被逼得走投无路,说:“我没有面目见伍子胥了。”说着,就用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脸,自杀了。

勾践得胜后,成了霸王,范蠡悄悄地携西施并离他而去,最后将西施安顿在婺源西冲,自己跑到外面去坐生意,结果成了富得流油的常贾,号称陶公。

西冲村以俞氏聚居为主,在古西冲村的水口处,有一处相公庙(相公庙是徽州乡间非常普通的庙宇),是专门俸祭范蠡的,在相公庙门首两侧,有副对子说得好“徽商发迹荣故里;乡闾感恩思范蠡”,横批是“饮水思源”,据说,范蠡曾多次来请西施去齐国居住,有的说去,有的说没去的。西施曾居宿在婺源西冲,在婺源乡间广为传颂。

倘若没有二千五百年前吴越的那场战火纷争,历史也就不会把苎萝河边浣沙的西施女子,冷漠地推向残酷的历史前台。历史的阴霾浓雾终将散去,而西施最终没有为吴越的争霸谢幕,连她魂归何处,也成了一个历史的谜团。有人说西施被越王抛入湖中沉溺,也有人说她随范蠡挂印而去,然而,这毕竟是古往今来的一种猜度与臆想,以及历史留给“西施”这个美的代名词的缺憾。春日一个偶然的机缘,我沿着民间的脉络走进婺源西冲,去追寻一缕远逝的芳魂。


如果把历史的时针再次定格在春秋末期,如今的江苏、上海大部和安徽、浙江的一部分地域,都属吴国的疆土。吴国当时的都城在江苏苏州附近,而出生在越国苎萝天生丽质的西施,成了越王勾践复国的一粒棋子。无论越王勾践的东山再起,还是吴王夫差的败北,对于西施的人生都是一场骗局……解铃还需系铃人。当年辅助越王选中西施的是范蠡,灭吴后帮助西施逃离勾践的还是范蠡。我无法知晓智勇双全的范蠡的内心情感世界,但从这种超乎想象的结果可以看出,他对西施心存更多的是敬佩与愧疚。西施随范蠡翻山越岭,一路风尘,来到了古属徽州的婺源。遍地荷花的莲花村,曾是西施心中的梦境。或许是因为西施的到来,这片六水朝西的山谷平地,也就有了西谷(西冲前身)的村名……


我不愿意再去剥开一个美丽女子用历史包裹的故事,更不愿意再去触及一个美丽女子的爱恨情仇,只想走进这谜一般的山谷,去寻访拾掇西施与西冲关联的脉络,根本与她的荣辱成败无关。西冲处在徽饶古道上,村庄附阴抱阳,“山取其罗围,水取其回曲,基取其磅礴,址取其荡平”,为“品”字形建筑,古韵悠然。蛰居村中的村民以俞姓为主,始祖俞氏世崇公在南宋瑞平年间(1235年)迁于此地。据《西冲俞氏宗谱》记载,俞世崇之所以选择西冲,是“独爱西谷山环水抱,有田园之美,无市井之哗,爱筑室于斯,聚族于斯焉”。在俞姓入迁之前,西冲有其他姓氏居住的踪迹,而《西冲俞氏宗谱》的记载,却是我目前看到记载有关西冲最早的文字。按照当时的村庄环境,西冲是适宜赋闲生活的地方,可按照时序,西施早于俞氏始祖一千七百多年就入迁西冲了。“太阳落/彩霞飞/云雾放金光/石壁流水叮咚/荷叶随风动/桃溪流向东/莲花映塘中/银鹿到西冲……”“银鹿”最早出自《四库总目提要》,为唐颜岘家僮,事颜真卿终身,而在西冲人传唱有关西施民谣中的“银鹿”,是指范蠡,还是指西施其他随仆,却无处查考有关的文字信息。然而,在西冲水口的相公庙,却是西冲人专门奉祀范蠡的,庙门两侧“徽商发迹荣故里;乡闾感恩思范蠡”的对联,以及“饮水思源”的横批,足以说明西冲与范蠡的渊源。或许,西施与范蠡的入迁,成了西冲最早发脉的源头。


“当年西子晓妆迟,古井清波洗凝脂”。这是诗人描写西施在苏州灵岩山上吴王井梳妆的情景,而在西冲石壁井前,也有一口“吴王井”,相传是西施到西冲初次照影的水井,按多年的口语习惯,就称吴王井了。或许,这是西施漂泊流离选择西冲隐居后,对过往生活冥冥之中的一种怀想。然而,西冲山野田园的清静,让西施找到了内心的安宁。于是,结庐井边,抚琴而歌……井边琴台依在,而曲终人散。听村里的俞开衔老人说,村庄不远处还有西施坟,因为风雨骤急,我与同行的何老师都未能前往,而不甚了了……西施在西冲隐遁生活了多少年,生前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细节,都在时间中潜隐,又在时间中消散了。


在柔软而又坚硬的时间面前,美的东西总是易逝的。在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中,西施位列王昭君、貂蝉、杨玉环之首,最后还是隐遁在一个名叫西冲的村子里,走向了枯萎与凋谢。然而,西冲却成了西施隐遁的一个符号,以美的意象,经久地温润着民间的记忆。“书声何处韵悠然,静听由来在岭前”。读着西冲人《岭前听读》的诗句,越发让我对西冲的历史人文,以及西冲与西施的故事,有了更多的期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