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带客无票上车:实名制后生意更好

今年春运中,铁道部要求实行实名制购票,并规定“票、证、人”一致才能进站。但在杭州火车南站记者却发现:只要给一两百元钱,无票也能进站上车。火车站“接送客”灰色产业链是怎样形成的?车站工作人员如何参与和分成?实名制下的新“黄牛”为何没人管?为揭开这背后的猫腻,记者展开追踪调查。


昨晚,上海铁路局表示,对媒体报道中反映的问题立即进行彻底调查,一旦查实确有车站工作人员与“黄牛”勾结私带无票人员进站上车的情况,将对责任人员进行严肃处理。


记者体验 无票特权上车


近日记者接到举报,称在杭州火车南站有人在向买不到票的旅客招揽“生意”——只要给100元钱,他们就能想办法将其送进站并上车。


为弄清真相,记者1月10日早上来到杭州火车南站,在售票厅门口,一位自称“吴大姐”的妇女向记者走来,她热情地询问记者是否担心买不到票。她凑近说,只要交100元钱,就能帮忙进站上车。


见记者半信半疑,“吴大姐”向记者打包票:“待会儿由火车站工作人员带你进去,一定让你坐上火车。”这时又走过来一中年男子,指着由一名铁路工作人员领着进站的两位乘客说,这是他刚刚送走的“客户”,还悄悄给记者看了他刚赚的200元钱。


记者提出乘坐中午从杭州南到南昌的K1185次列车。这时“吴大姐”走开打了一个电话,回来时表示已经联系好站内接应的人,要记者在站外稍等。


11时左右,第一候车厅进站口出来一个穿着铁路制服、别着“客票检查”红袖标的青年男子招呼“吴大姐”。按照规定,春运期间乘客进站需要出示车票,然而在这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没有被要求出示车票或其他证件就顺利进入候车厅。令人惊讶的是,旁边还站着五六个工作人员,但没人过问。


在候车厅等待半个多小时后,记者所要乘坐的列车开始检票。然而这名“客票检查”员并没有带记者走检票口,而是径直走进“母婴、军人候车室”,该候车室工作人员没有询问。随后,他带领记者打开通往站台的门,并提示若碰到列车员要查票,只要说“上车补票”就没问题。记者按照他所说的,果然顺利上车。


内幕曝光 车站参与分成


在调查中,“吴大姐”表示,“收来的钱,我们和火车站三七分成,自己得三成。”在给火车站的钱中,负责带领的工作人员、进站口查票的人等都有份。“火车站的领导知道这件事,但有没有参与分成不清楚”。


和“吴大姐”一起做“生意”的还有三人,来自江西等地,他们结成一个小型利益共同体。他们每个人在火车站都有两三个联系人帮忙接送客。“吴大姐”表示,整个“接送客”会持续半个多月,年前从腊月十五一直做到腊月二十八,春节回来接着做到初八,整个春运期间,每个人至少能做两三百个“生意”。


一些招揽“生意”的人告诉记者:“做了这么多年,和车站的人都是老交情了。”那个带记者进站的工作人员也称,与“吴大姐”是朋友关系,已认识多年。


与“吴大姐”一起的张姓男子表示,由于今年实行火车票实名制,周边倒票的“黄牛”少了,但他们的生意更好做了。


“我们还找关系帮忙订民工团体票。”“吴大姐”说,在今年民工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来求他们的企业更多。光她一个人今年就帮忙订出去3000多张,一张票收50元钱的服务费,这笔钱也与火车站工作人员一起分。


车站回应 站内有临时工



针对杭州火车南站的上述问题,记者向其上级单位杭州火车站反映。相关负责人表示“并不知情”,但按规定工作人员私自带客进站绝不允许,春运前已要求每个职工签订廉洁承诺书。该负责人坦言,杭州火车南站职工结构比较复杂,有较多的临时工和春运期间聘请的“助勤工”,管理有难度,“但我们将就此事进行调查,一旦发现问题会严肃处理”。


针对记者反映的“杭州火车南站‘黄牛’没人管”的问题,上海铁路局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杭州火车南站的上级主管单位杭州直属站进行调查处理。上海铁路局表示,对媒体报道中反映的问题立即进行彻底调查,一旦查实确有车站工作人员与“黄牛”勾结私带无票人员进站上车的情况,将对责任人员进行严肃处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楼性兽

昨天看了这个新闻,官方义正词严的公布调查结果:此人是车站的保安,在车站工作两年了。并非临时工。已经予以查处。 呵呵 看来,官方也明白 临时工已经不足以对付群众不断增长的智商了。 可是这些猪头官方 难道你们以为这个说辞就能让大家信服了吗? 一个保安而已,按编制根本不算体制内的人,为何他带人上火车 体制内的人都纷纷给绿灯? 一个都不查的? 他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听站上的书记慷慨激扬的表态,我想请问 这些利润里,您能分得多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