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共和国。我给您老庆生。。

时间开始于公元辛卯年的十月初一。


然后我为了能赶上最早一班发往莒县的长途汽车。我提前一夜看了一点东京就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5:56.我接到孟浩的电话后惊醒。接着我急的就没有去上厕所就跑了出去。这也为七个小时后的一件惨事埋下了伏笔。为了防止我晕车然后狂吐。我就提前进行了饥饿处理。这也为十二小时后的另一件惨事埋下了伏笔。


6:10。我来到了317排队的地方。我看了一下还算早的。至少上去后还能有地方站着。我背的东西不多。孟浩只拉着一个箱子。这样对于我们挤车来说。机动性比较高。


6:40这个时段小面包涨到“差一个就走,到车站20”这个行情了。人潮涌动一直排队到了竹二门口向西20米。然后。很多人开始顺着队伍找。如果能发现前面有个能说上话的人就开始进行插队。当然我也是这样强势插入的。


6:58第一辆317就要开始发车了。这时候等车的队伍开始变粗。人们已经不安分得向前开始挤。然后开始奔向车门。我暗暗赞叹。每一个每挤上317的人都是真汉子。随着第一辆317的车塞得已经再也容不下两只脚的面积的时候。司机开始往下踹人了。


7:06。这个时间可能不精确。第二辆317也开来了。这是人潮开始涌向汽车。公交车就像像是在行驶在茫茫人海中的一艘轮船。溅起一排排人浪。到处是人。我感觉我有密集物体症候群这种心理疾病。看见人多就头晕恶心。于是我们开始不再坚持。准备向小面包妥协。这时候司机们早已幸灾乐祸的看着可怜可笑的人。把价格涨到了25。


半个小时左右我就来到了长途汽车总站。


只看了一眼我就陷入了绝望。我看到了有一种液体从我的眼眶里爬出。


我只好和众人一起排队。仰天长叹。明年十一打死也不回去了。每前进一步都无比的感谢谠。


过了也不知几分钟我终于进入了售票大厅。面对看不到边的人头。我顿时再次陷入绝望。这一刻我只想找个肩膀大哭一场。


当开始排队。稍微有了点秩序的时候。我长舒了一口气。当我拿到开往莒县的流水车票的时候。我再次长舒一口气。我想啊。终于熬出头了。当我进入检票窗口开始找想象中停在那里等着我上她得可爱无比的长途汽车


的时候。无情的现实只用了一秒就彻底让我再次崩溃。我甚至找不到一个鲁L的牌照。


当我颓唐的想找个地方坐下消极的等车的时候。突然,在人海中出现了一个美丽的乘务员大姐。她振臂一呼。莒县的。跟我来。我们几十号老乡顿时来了精神。跟着她。我们就像那副著名的浪漫主义法国油画《自由领导人民》中那个豪爽的袒露这半块胸部的举着法兰西旗帜的女人领着的劳苦大众一样向前坚定的前进。


当然。


现实还是再次让我傻眼。原来大姐只是领着我们去领一个地方等车。这个地方汇集着各个地方的等车的人。我看了一眼。前面有二百来人。我弱弱的问了最前面一个老乡。发了几辆车了。这爷们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五点就来了。现在还没看见有车来。


这一刻。虽说泪水没有流下守住我一丝颜面。我只好仰起头45°面向天空质问上苍。好控制住即将流出的泪水。


至于人们挤车的那种场面。恕我能力有限无法渲染出这种疯狂。只好就像旅游卫视上主持人经常说的一句。等你自己去领略吧。


至于让我最气愤的一件事。就是一种人。他们挤上了车。然后。他们回看着那些坐不上车的人群。掏出他们的手机。对着我们照相。这就是一种三天不要饭笑话要饭的。一种极度恶心的行为。而且。大部分有这种恶习的人,大部分集中在某一个地区。至于是哪里的人。这里就不方便说了。


他们开始照我。有两个人可能是想给拥挤的数以千计人群做个纪念然后上传到微博上装比的想法吧。这种想法无可厚非。如果我的手机能照相。我也会照 。然后插入这个日记。让他图文并茂。生动有趣。但是。有两个人一边照。一边指着我这个方位笑。暂时叫他们狗逼甲和狗逼乙吧。狗逼甲用的是iphone4。所以他伸出了窗户。狗逼乙她专业很多。她用了一个单反。我想如果卢志鹏在这里的话就能说出她手里的机器值几个钱了。


我不得不配合他们拍我。我做不出剪刀手。我只好高高的举起了我的中指。


后来。人们躁动了。空气里弥漫着绝望。挤车的时候。人们开始有些不和谐了。并且推搡。开始人们还是比较文雅礼貌的。表现出老乡见老乡的热情。仅仅局限在相互用纯正的家乡话问候对方全家以及死去的祖宗并且热情的要日对方的母亲。后来就开始动一点手了。唉啊。


后来。。我憋不住了。。我就去找茅房。发现根本没有。于是就找了一个墙角。在众目睽睽之下痛快的解决了。后来在车上。一个小孩子尿车上了。我不得不感叹,在这方面男人比女人优势大。小孩比大人优势大。这是后话。排了二十分钟我通过了十米长的走廊。厕所里因为排气扇的作用。比起大厅空气格外的清新和爽快。我大吸几口。就找了个坑位开始了。


又用了二十分钟我走了出来。感叹着幸亏不是小的。要不然二十分种足以憋死人。


后来啊。。。又经过了各种曲折曲折。


终于盼到了一辆莒县的加班车。当我以当年去万里上网抢机器冲刺的速度去占座的时候并且成功得赶在那些排了七个小时队的人的前面站好座的时候。这一刻。幸福的泪水。终于涌出。。我真正的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我透过窗子看着外面一个女生。领着一个大包。估计是新手。不会抢座。独自在那里留下了委屈的眼泪。哎。。没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柔弱的女生没有座位回家。我就闭上了眼睛。这一刻。谁也管不了谁。至于什么绅士风度。老乡情谊。都滚他.妈.的吧。至于没有座。抢不上。这谁也管不了。只能自己认倒霉了。


当时我和孟浩讨论过这个问题。就是关于素质的。其实吧。所谓素质这种玄妙的抽象的东西。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衣食足而知礼仪。如果317和长途车能管够。每个人都会谦让的。至于有些人动不动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俯瞰众生。以一种戏谑劳苦大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口气质问国人素质。动辄就和日本欧美比。这是我总想抽他丫的。为什么一道这些事就去比。比什么。人家发展多少年来。如果我们的人均收入能和欧美比。如果我们的交通运输能够赶超日本欧美。我们内地的片儿能够达到日本和欧美的水准。我们再去谈素质吧。


一路艰辛不表。在车上。我像一个孕妇一样想呕吐。但是因为什么没吃只能呕胆汁。


终于。在下午5:58分。我再次踏上了莒县的故土。整整十二个小时。


回到家看了一会广告就到了新闻联播了。祝伟大的祖国生日快乐。这一刻。。我没哭。也不激动。我喝了一口鸡汤。烫嘴的鸡汤。我妈做的鸡汤。回家真好。


伟大的祖国。我这样为你庆生。愿你繁荣昌盛。

本文内容于 2012/1/16 12:12:22 被小编a1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