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卖别墅”,花样翻新地讨薪何时不再


农民工“卖别墅”,花样翻新地讨薪何时不再


日前某公司老总从北京飞往西安,在咸阳国际机场下机后,受到30多名农民工兄弟的特别“欢迎”。这些农民工手捧鲜花、拉着横幅,在机场守候了5个小时,为的就是讨回被拖欠的工资。(1月13日《华商报》)


不肖说,这又是一种花样翻新、创意独具的讨薪形式,但仍难逃无奈和辛酸的悲情。说无奈,是因为寒风中守在机场,目不转睛耐心等待老总的农民工,不是粉丝对偶像的追逐,不是拥趸对明星的渴盼,不是民众对英雄的崇敬,而是对劳动报酬的期待。就连他们手捧的鲜花,也并非出自自愿。一名农民工说:“花那么贵,我给我媳妇都没买过,凭什么给他买?”,但是还是买了,因为他们从全省各地赶来,就是为了讨回三年前拖欠的工资——欠款几百万,拖欠几百人!


回望历来之讨薪,从跳桥、堵路、堵门、裸体、爬塔吊等激烈的方式,到贺卡、挂历、拜河神、送鲜花等温和的方式,无所不用其极,无所不含泪水,但这中间,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老板的无赖和讨薪渠道的不畅。


某些老板无赖,姑且不去说他,因为资本本性使然和老板贪婪所致,一时半会难以觉悟。问题是,对这些不大自觉的老赖,为什么总是欠缺刚性地制裁?就说前不久,为了加强治理力度,人社部、发改委等九部委召开会议,要求确保元旦春节前,实现农民工工资基本无拖欠的目标。为此,要求各地限时处理集体劳动报酬争议和小额争议。10人以上集体劳动报酬争议,当天应予立案,并在7日内办理完结;其中人均涉案金额1000元以上的案件,由仲裁委主任亲自督办。按说这个力度,算得上历来少有,而许多城市比如西安,为了帮助农民工讨薪,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人社、建设、工商等相关部门,也采取一厅式办公的措施,集中解决这一顽疾。但为什么还会出现农民工机场鲜花讨薪的悲摧呢?是欠薪人数少吗?多达200余人;是欠薪数额小吗?总数超过百万,早已达到人均千元、由仲裁委主任亲自督办的界限。显然,这中间缺乏有效地对接。也就是说,如果农民工知道政府这一举措,或者这一措施非常管用,他们就没有必要守在机场5个小时,不仅浪费社会资源,还会在国际机场,让中国人颜面尽失!


由此可见,我们不仅要有好的对策,还要让对策落到实处,扎扎实实解决问题。如果不是这样,就保不住中国的土地上,还会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讨薪方式,成为吉尼斯大全的笑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