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坚强的女孩:当一辈子父亲的左手、母亲的眼睛


坚强的女孩:当一辈子父亲的左手、母亲的眼睛


坚强的女孩:当一辈子父亲的左手、母亲的眼睛


坚强的女孩:当一辈子父亲的左手、母亲的眼睛


坚强的女孩:当一辈子父亲的左手、母亲的眼睛


坚强的女孩:当一辈子父亲的左手、母亲的眼睛

她名叫陈容,2000年3月10日出生,家在武隆县浩口苗族仡佬族乡三汇村的大山里,现就读于武隆县石桥苗族土家族乡贾角小学五年级,去年被评为重庆市首届“五心四好”美德少年。

因为父母残疾,坚强的她从7岁起就承担起了大部分家务,成为父母的小小顶梁柱。


她名叫陈容,2000年3月10日出生,家在武隆县浩口苗族仡佬族乡三汇村的大山里,现就读于武隆县石桥苗族土家族乡贾角小学五年级,去年被评为重庆市首届“五心四好”美德少年。

4年来,每次从学校放学回家,陈容都需要跑着回家,因为家中独臂的爸爸和双目失明的妈妈正等着她,她要先帮爸爸干农活,再帮妈妈洗衣服做饭,夜深人静时才能在昏暗的灯光下开始学习。


尽管条件艰苦,陈容对家庭依然充满着热情,她没有因为自己家庭的不幸而抱怨。恰恰相反,与她相处的人都会被她的乐观自信所感染。陈容说,她要当一辈子“父亲的左手、母亲的眼睛”。


当记者问到陈容的新年愿望时,她哭着说以后想做一名记者,可以帮助像她这样的人。


1月8日上午10点,武隆县城内飘着小雨,矗立在城边的仙女山已是银装素裹。


浩口苗族仡佬族乡距离县城约半小时车程,陈容的父亲陈绍安一大早就站在公路一旁等待记者一行,见到记者时,他伸出粗糙的右手与我们握手,而左手始终放在怀中。陈绍安抬起右手,指了指公路对面的高山,半山腰处便是陈容的家。家后的大山,便是她每日拾柴、割猪草的地方。


半小时后,重庆晨报记者走到陈容的家中,刚复习完功课的她,正在院子里与伙伴玩耍。


窗户上写着“做作业”


从浩口苗族仡佬族乡相对热闹的集镇到陈容的家需要下山,然后上山到半山腰,因为不熟悉山路,我们花了半小时才走到。“马上就到了!”一路上,60岁的陈绍安安慰着我们,“陈容走这条路快得很,只要20分钟!”


陈容穿着一件蓝色的防寒服在屋前的院坝与小伙伴玩耍,见到记者到来,她乖巧地站在门前。“叔叔好!”陈容很有礼貌,头发梳理得很整齐。我们进屋后,11岁的陈容仍在屋外,似乎有点怕生。


陈绍安介绍说,他们一家人住的房屋有60多平方米。进门左侧便是灶台,一字排开放着三口大铁锅,其中两口大铁锅是给家中肥猪煮食的,另外一口是一家人一日三餐所用。陈容的母亲廖道碧和奶奶偎坐在灶台边烤火,因为停电,屋内有点暗。


进门右侧,放着一张饭桌,旁边一张沙发、一台冰箱和一个碗柜,陈容一家人白天的生活几乎都集中在这里。从右手进入,一间大房子被隔成两间,外面一间是陈容父母住的,一张床、一台电视和一个卫星接收器,这两样是这些年别人送的。


往里是陈容的卧室兼书房,窗户旁的书桌是父亲用几块木板钉成的,有点摇晃。窗户外是大山,窗户上有一层薄薄的灰,隐约写着“做作业”三个字。“早上起来就能看到。”陈容笑了笑。


记者到陈容家的这天是星期天,她不用上学。因为天空中下着小雨,她也用不着一大早去拾柴。


这天早上7点过,陈容起床了,这比她平时起床晚了1个小时。陈容从书桌上拿起牙膏、牙刷,到屋门口洗漱。陈容的家海拔近千米,属高寒山区,她洗漱完了,随手在屋门口抱了几根前几日拾的干柴,在灶台边生火取暖。


“晚上睡觉不冷!”陈容晚上只盖一床被子,紧靠着墙的一侧装了一块木板,上面堆放着她的衣服,“只是早上起来的时候手脚有点冷,就生火,有时要帮父母做做饭什么的。”陈容搓了搓小手。


“今天,有客人来,早上有肉吃,是姜炒肉片和一碗豆皮。”陈容露出了微笑,“哥哥说的我都不懂,他说的外面的事情。”


“板凳高了点,坐着复习不得行。”吃过早饭,已是上午9点多了,陈容站在书桌前,书桌上放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王子》这些课外读物。陈容拿出语文课本,她准备复习一下,因为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窃读记》是陈容复习的第一课,“窃”字旁边标注得有拼音。“我语文成绩要差点。”陈容不太担心她的数学成绩,在前不久的预考中,她的数学考了93.5分。


也许是星期天,陈容复习语文也用了半个小时,然后就打开了电视机。“她一般都是作业做完了才看的。”陈容的母亲插话了。


去山上拾柴要两小时


屋外的“锅盖”是才换的,可以收看几十个频道,和城里差不多,但挤在父母卧室里的电视机显得很小很陈旧。“这是8年前,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国家广电总局送的奖品。当时,我被评上了优秀共产党员。”陈绍安在一旁说,“我的党龄比她年龄还大些,附近的人都喊我‘陈党员’”。


看了一会儿电视,陈容自己也觉得有点无聊了,便走到院坝里,叫出住在旁边屋的妹妹一起玩。姐妹俩耍的游戏是抓小石子,这几乎是她们能想到的唯一一个游戏,石子是山上拣来的,已经磨得很光滑了。陈容和妹妹对这个游戏已经非常熟悉,一抛、一拣,再抛、再拣,动作一气呵成,流畅简练。


玩累了,陈容进门时,随手从门口拿了几根柴,双手加上脚的帮忙,将柴折断,放进灶台,然后靠着灶台烤火休息。休息了一会儿,陈容决定趁没事去山上拾柴。


“光走到拾柴的地方就要半个小时,再加拣啊、找啊这些,要花两个小时。”陈容背上能装下二三十斤柴的背篼出门了,“平时都是下午3点放学回家后做这些,有时候还要帮着爸爸浇菜、割猪草。”


干完这些,一般都是晚饭时间了,陈容就要帮着妈妈生火、做饭、洗碗,然后做作业、睡觉。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坚持了4年。


新闻面对面>


想当记者,帮助像我这样的人


重庆晨报:被关注后,生活有什么变化没有?


陈容: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该怎么耍还怎么耍,该做什么事还做什么事。


重庆晨报:每天除了读书,还要做这么多农活,觉得辛苦吗?


陈容:不辛苦。


重庆晨报:长大以后想做什么?


陈容:嗯……还没想好。


重庆晨报:新年快到了,有什么新年愿望没有?


陈容:……(久久没有做声,流出眼泪)我想当一名记者。


重庆晨报:为什么?


陈容:想当记者,帮助像我这样的人。


重庆晨报:你这样的人是哪样的人?


陈容:孝敬父母、关心集体的人。


去年9月初,在全国各省市区的推荐中,陈容被确定为全国15个“美德少年”之一。作为嘉宾,陈容还于去年9月16日至21日到北京参加了“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颁奖典礼活动”。去年10月,陈容被评为重庆市首届“五心四好”美德少年。


这是陈容第一次离家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也是她第一次去北京,她参观了天安门、长城。“北京很漂亮,很大!”陈容回到学校后,同学们问东问西,她把自己在北京的经历分享给同学们。


陈容的班主任徐安全老师说,陈容在校学习期间很自觉,也很刻苦,在班上的成绩一直是前几名,还是班里的语文学习委员和清洁委员。陈容的自尊心很强,有什么事她都是自己扛起来,很少向老师求助。她在班上的人缘也不错,特别是最近,陈容去了重庆主城、北京等地后,增长了不少见识,乐于和同学交流所见所闻,人也变得更加活泼了。


新闻回放>


2008年,父亲陈绍安在家附近采石场打工时,意外跌倒,造成左手丧失劳动能力,成为残疾人;母亲廖道碧在和陈绍安结婚以前就已经双目失明。


自从陈绍安发生意外后,整个家庭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顿时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要想生存下去,只有靠省吃俭用和勤劳来维系生活。从那时起,陈容既要承担繁重的农活、琐碎的家务,还要兼顾学习。


去年,媒体在报道陈容家的遭遇时,陈容说:“如果要我在读书和父母之间做选择,我会选择照顾他们一辈子,当好他们的眼睛和手臂。”此后,陈容的感人事迹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中央电视台的《生活567》栏目以《你是我的眼睛》对陈容进行了专题报道,新华社等中央级媒体也报道了陈容的事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