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情史:秘密招幸外交官 一夜欢好五次

核心提示:比起她用在我的无能之身之上——大约更大的激情爱抚他(彼时她未及五十岁),使他勉为其难,一夜与她交欢(按照李所说)五次。

本文摘自《太后与我》 作者:[英]埃蒙德·特拉内·巴恪思爵士 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新净浴室位于后门大街东边的一条胡同里,曾是满族贵族之时髦去处,今日久已关闭。对于皇亲国戚,此处并非寻常的会聚之所,实为男妓之馆。老板与寻常浴室一样,亦是定兴直隶省(今河北)的一个县,在京师西南约九十公里。人氏,但其家族在乾隆朝已经迁入京师。侍者全系直隶本地人,就像我所见过的那个叫荣的男子,面容姣好,忠诚不贰。雅座需预定,大堂上通常的节目是沏茶敬烟、飞短流长。热汤池中,侍者各尽所能。若客人没有其他约会,侍者亦可与之云雨(通常是被动角色)。费用固定为五十两,侍者与老板分得。沐浴及精心薰香之后,我们与事先定好的伙伴尽情缠绵,有时是三人爱得难解难分。通常互有往来,各种花样一一行过。此后,欲望得偿、爱火渐熄,大家在大堂休息,赌博、下棋或者说笑男女情事,尤喜后者。长夜之中,常有按摩和畅饮。此地直似一俱乐部,我想,若无熟人引入,不知端地的客人恐难进入。与淑春堂相比,此处的侍者出身低贱,然而个个招人喜爱。他们善于为客人带来久违的激情,恰如当年庆亲王(奕劻)沉睡的身体被热吻唤醒,得其所欲。

这本充满性事的编年之史,其作者乃是一个异于常人的性至上主义者,他被一种无情的本能驱使,奉献了前半生。此种本能是反常的“双性”尽管这个词似乎是作者的杜撰,但其意可知。希腊语中的didymium意为“双元素”。译者注:“这个词”是didymism,文中译为“双性”。从形式上看,这个词由didymium派生而来。,或者更应该说,乃是致命的二元主义。这像是一种不为人知的疾病,双重困扰带来的苦痛占据了他的心灵,恰如一个夜贼,行窃路上面临歧途,无所适从。以我之见,任何人细读过此书,都不会为如下事实感到吃惊:在芸芸老少浪子之中,吾之放荡无人可敌。关于此身,倒也并非全无文采诗情。对于不了解维多利亚时代社会之人,此事或者可怪。而我不禁想到另外一所浴室。它距离圣詹姆斯的皮卡迪利大街将近一百英里。在十九世纪早期,该地有一同人圈子(与这里的满族人一样,既有美妙的鱼水之欢,也有放荡的淫行),聚集了奥斯卡·王尔德、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爵士、亨利·哈兰、德穆兰里格(Drumlanrig)爵士(他是道格拉斯的兄弟,罗斯百利(Rosebery)爵士的秘书。约一年之后,他饮弹自尽,引起轩然大波,他的长官时任首相,被迫在那不勒斯的别墅暂时退隐。根据其遗嘱,此别墅后来赠予意大利政府)、奥布里·比尔兹利(AubreyBeardsley)、诗人莱昂内尔·詹森(LionelJohnson,他是我的老校友,虔诚的天主教徒,喜食鸦片,热爱美人)、威利·伊登(WillieEden,安东尼之父)亦是常客。对于同人们的交际,文雅而玩世不恭的亨利·詹姆斯是身在事外的思考者和观众,他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其人生哲学。常客还有诗人亨里(Henley)、伯查(Beauchamp)爵士和贝卡里斯(Balcarres)爵士,后者是优雅、热情的同性恋。其后的变故中,王尔德成为“替罪羊”;其主要原因是德穆兰里格自杀之后,罗斯百利爵士深觉内疚,希望找到方法转移公众的注意,逮捕、起诉王尔德即为此法。我认为此种相似值得一提。单调乏味的维多利亚时代在埃蒙德·巴恪思爵士第二本自传性作品《往日已逝》之中,对这些人物中的大多数有鲜明的描写。此书的内容即其去往中国之前的生活。这些历史上的名人,巴恪斯是否真正全部或部分认识,则属未知。的拘谨伪善,与没落帝制下的贵族对于生命的不加掩饰的态度,这二者颇有值得一提的相似之处,用克罗默爵士的话说,这相似非常“明显”。我也知道Mathurius第九大街18号浴室或CardinalLemoine大街63号浴室的故事,蓝色灯上印着白字,表示“野浴”是附加节目。荣禄的不肖养子良奎,废太子溥俊(如《麦瑟琳娜的游憩时光》一章所载,我与慈禧说及他被鞭责之事),荒淫的大学士荣庆,内务府的几个总管,肃亲王的次子(后来,在一个日式温泉浴场,他被某个中国将军射杀。此事或为意外),恭亲王及其妒忌的太监,这些人都是此中常客。庆亲王的幼子载伦亦会出现,但要小心不会被乃父发现其暧昧的卧姿。许多著名的太监常来常往,如果确实已经“净身”,自会小心将那部位隐藏。李莲英温和多礼,广受欢迎。我们的圈子之中,还有许多旗人都统、副都统,包括吾友巴哈布(被动行事的热爱者、慈禧的宠臣)、张勋将军、身材高大的姜桂题(此人亦是慈禧宠臣。如果坊间传闻可信,他和我一样,亦与她关系亲密)、溥伦及其兄弟、载瀛(我的旧相识载澜的兄弟,载澜是桂花的情人)。人数之多,以至于某些晚上,我能一次结识四十余名皇亲国戚、军人和太监,因此浴室的生意红火。乾隆朝中,皇上微服治游,其生意之盛况亦不过如此。

彼时京师的内勤兵相当无能,对我们的活动视而不见。据我所知,在门口等候主子的差役们之间常有打斗,他们对此也从不干涉。然而我想,浴室主必定向检查机构和北衙门供奉甚多。客人通常的费用是一次十两银子,若是客人自行云雨之事,加二十五两。如上所述,浴室男妓的服务另行收费。若三人行事,费用增至四十两,每方各付三分之一,而恭亲王总是为其太监支付。李莲英可称为贵客,从不付费,因其在老佛爷面前的地位独一无二,一句话即可关闭浴室。

庆亲王数次欲与我亲近,我总是说:如此荣耀闻所未闻,我无能承受。

亲王问:“倘官高于我,是不是就有求必应?”

“大人,不过是本于五伦这五种关系及其正确的状态如下:君臣有义,父子有亲,长幼有序,夫妇有别,朋友有信。。我并非您的臣子、儿子、妻子或兄弟,至于朋友关系,我不敢高攀。此如同家雀与凤凰竞飞。但是,您屈尊欲与我亲近,令我深感荣耀。其他事项,若能服侍大人,当至死方止。”故而,庆亲王不得不与浴室中的其他侍者、按摩者厮混求欢。他欲望难足却无能纵欲,殊为可怜。他的身子甚为不洁,与如此放浪之老朽的唇、肛厮磨,染恙之险恐难避免。

某晚(我想是甲辰年十二月二十七,大约是1905年2月1日)我早早到了浴室,仅有一位客人,即李莲英,他看来甚是心不在焉。我与他密谈,问他老佛爷先前的情事。他提到一个欧洲人,明显托庇于法国使馆,其名似为瓦伦。彼时此人大约23岁,曾在宫中的老天主教堂北堂工作,后来一直在中海工作。彼时李亦是青年,常与太后在湖区闲游。她看到瓦伦,喜其端正的五官、暗送秋波的双眼和魅惑的唇。于是,其后某夜,李安排他到紫禁城的长春宫见驾(太后彼时并未住在颐和园)。此次相会自然机密。太后和瓦伦所为,与她对我的期待、和我的所为相当一致,不过只有我得享那神奇的“结果”:她命他展示裸体,以——比起她用在我的无能之身之上——大约更大的激情爱抚他(彼时她未及五十岁),使他勉为其难,一夜与她交欢(按照李所说)五次。离开之前,她为他准备了“提神”之药(结果他服下了),以备下次相见。不知是由于性事过度还是媚药之功效,瓦伦几小时后死去,公使馆医生给出的死因是热中风。李说,他并不认为是太后下毒。我想,即使是她,也当不会在情事初起之时就毒杀他。李还直率地说及,太后如此评价我:“他也许不如瓦伦好看,但是绝对更加迷人,亦颇有口才。”至于太后的其他情人,数目众多:那些下贱的,蒙老佛爷宠爱之后必被灭口,或者禁止张扬此事;这些面点师傅、侍者、剃头师、商人的信使,无论其是身在宫中或者刚刚出宫,均是突然被劫走。如此事件渐多,遂有污言秽语流传。最后,有一谏官上书,指责太后荒淫。此大胆之人被授予官职,太后并表彰其敢言,当然,她并不承认种种指责实有其事。太后谕称:“我之责任,乃是今后愈加谨慎。有过,则吾愿改之;无过,则吾必加勉。吾愿倾听忠言,于谏官之直言深致赞誉。”此言冠冕堂皇,而我能想见,她向军机处发布上谕之时,必满脸嘲讽笑容。对于此勇敢之谏官,不知她是否找到机会以牙还牙。

提及荣禄,李缄口不言,要我自行判断;他承认将军张勋与她关系厚密,还有已故大学士额落哈布以及一个名唤从印之人,我并不相识。他证实了光绪执政早年(我在别处写过此人)参见《太后治下的中国》,1910年与布兰德合著。,关于假太监安德海的谣言。她爱与俊美的太监“玩耍”。她对珍妃恨之入骨还有个原因,就是据说珍妃在很不适宜的时候去拜见老佛爷,看到了她不该看的事情,从而招致不幸。珍妃之事在前面章节已有记述。但这说法来自巴恪思早期一本书《太后统治下的中国》其中一份伪造的文件,因此珍妃之死依然是待证实的谜。

李继而告退,去与浴室经理商谈,他负责向宁寿宫汇报(无法猜测汇报什么)。据惯例,老佛爷要在宁寿宫过年,新年中许多祭祀典礼都须在紫禁城举行,她必须出席,满朝文武是在皇极殿拜见太后。他猜太后会在年前召见我,现在距新年只有几天,他提醒我要“日夜准备”,随时候命。正月里忌性交,此单指与外人性交,夫妻间行房事我猜是不禁止的。事实上,淑春堂在义和团举事前,还有新净浴室,都有意限制上茶、交谈、打牌、赌博、抽烟及饮酒的服务,性服务是完全禁止的:因为于礼不合。

九点钟时,李返回宫中。我们同道中人陆续露面,在我记忆中少见如此济济一堂,大约因为临近年关,此类场所从正月初一到十六都歇业,而其他生意场所如古董店、茶庄、珠宝店、正常浴室和店铺通常初六便开张。晚上十点半,大约有四五十个客人,其中一些我素未谋面:庆亲王未到,但他两个不成器的儿子,照样是其余人的眼中钉,狐假虎威,日本人称纨绔子弟。已故大学士启秀之子恒虞那晚也来了,很是吸引我;1901年1月,当时在西安的老佛爷迫于西方压力,下令将其父作为义和团首脑处死。我亲眼看着他被斩首,洋人军队在旁监督!他死时相当硬朗,问是否确是老佛爷之命,当被告知确实如此,他叹道:“罢了,太后既下令如此!”他两个儿子与李姓刽子手通融,砍下头颅希望立时缝在身上,须臾不得迟延,李轻车熟路照此做了。恒虞是少见的迷人。我很庆幸和他同浴,浴后我二人做了爱,一番厮磨,都是深感畅快。他声称这是他第一次,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但他猜我不会相信。

缠绵甚久之后,我们去了会客室;我感觉经理看上去十分急切,似乎有事发生;他进来数次,观察内间这些明显的同性恋者,年轻人聚集一起,必然会寻欢作乐。我们都未穿外衣,有人甚至几乎赤裸的。我与恭亲王及其侍宠聊叙起来,恭亲王建议年前专为同道者安排一日聚会。

突然从台阶下传来一声断喝:“跪下。”声音威严,令人不敢不从,但庆亲王之子载扶任性惯了,回道:“放你的屁。”

我本能意识到何人前来,便听命跪倒,恭亲王及其男侍还有屋里一干人等也跪下。(后来听说是一名侍卫喝令的。)进来的正是太后,以风领遮头,穿了件黄色骑服,男式长裤和高底鞋!李莲英和崔德隆搀扶着她,只是象征性的,因她步履稳健。她相当恼怒:“谁竟敢出言不逊?”

载扶吓得魂不附体,其余几人代他答道:“是载扶,老佛爷,饶了他吧。”

他不停磕头,老佛爷斥骂他自负妄为。“你骄纵无礼,尔父必也听闻:跟你兄长离开这里,外头冷,先穿了衣服吧。下流东西,太不成事体。”

我素知老佛爷喜怒无常,看得出她此刻的怒火有一大半是做作,载扶的确出言不敬,冒犯凤仪,实际是她一向对庆亲王一家无甚好感,趁机责难。我们依然跪着,太后坐在矮轿上,让我们平身,与我谈了几句话,显是偏爱有加,我虽身份不如恭亲王高,但当时独享恩泽:“来,巴侯,你来告诉我这个‘雅’处是怎么一回事!我猜,都是断袖、馀桃吧。”

“是的,太后陛下;确是于礼法不合,但却乐在其中。”

“今晚我禁止你与任何人行乐,也不许任何人和你行乐:你若不从,我就要李莲英当我和其余人的面揍你,‘从后面’。”再转向恭亲王:“你和你这可人儿又搂在一起啦。”

亲王道:“回老佛爷,他不过是洗浴之时在旁伺候。”

“我自然知道他正合你的特殊口味。不过别过度。你妻子会如何讲?”

此刻有人为老佛爷奉上茶。她赏我们坐下。又道:“我到这儿可不是执行礼法来啦,我想开开眼:你们这同性调情是如何做法?你们都该当去阉了,或者将屁股眼儿堵了,断其迎送之路;不过这既无可能,你们,至少是你们其中几人,须得给我好好演示一番。”

李叫来其中一个美貌的侍浴仆人荣吉:“老佛爷赏了你们一百两银子,要你们陪那年轻太监玩儿。”这不是恭亲王最宠之人,但我后来发现,他大约二十岁上下,颇为俊美,是服侍已废大阿哥溥俊的,看上去谨小慎微,显是侍奉老佛爷已久,想必忆起了从前挨过的鞭子。我十分佩服双方的沉着,也很欣慰她未将这荣幸之差交与我,尤其是在我刚和恒虞亲密一番之后。我们向老佛爷解释道,在行事中有一些行话的,这些话老佛爷口中不言,或许心中了然。

以上种种老佛爷听得饶有兴致,李莲英也频频点头,仿佛他是绝对的行家或个中人,不过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确是如此。

溥俊的太监名唤茹席,被选出来“撅屁股”,将他曲线玲珑的臀部呈给侍浴小厮,后者行起事来,举止优雅,沉着之极,丝毫不因有凤仪在侧而感觉尴尬,老佛爷贪婪地盯着他,看得兴味盎然(我知太后的脾性,此人以后的遭际实堪忧)。一番事做得如鱼得水,时间也拿得恰到好处。完事之后,两人起来向太后叩头,太后大悦,厚赏了一百两银子给茹席;溥俊也给了封赏,他一力叩谢,感激老佛爷对他的“小价”的慷慨之赐,受之有愧。

停得片刻,老佛爷如我所料,命再演示一遍;这次她叫了伦贝子和一个年轻爵爷,是毓字辈,名字我忘记了(可能是朘):“做个‘掏窟窿’,我想看两种方法真真切切地做。”毓爵爷也是经过事儿的,远非新手,他俯下身,略栽歪着,溥伦纵欲过度,颇耗元气,他那话儿不大,但还硬挺,呈给老佛爷看(后者慈爱地把玩片刻),然后向毓插去,显是费了许多力气,终于达到目的。老佛爷看了十分欢喜,吩咐一名仆从:“给他拿手巾把儿,把他后面擦干。”伦贝子和爵爷谢了太后,她对前者道:“有劳无功。”对后者道:“我猜你没什么兴头吧,溥伦的巧子可远不是赳赳武夫。”

接着问我:“我猜你们那些王子会更了不得?”我答道我颇怀疑,但无法验证。“但有一人是酷爱肏屁股的,是不是?”

“太后,我并无资格回答,但据说已故的艾迪王子(克拉伦斯公爵,卒于1892年),日后可能成为国王的,确有此癖,五十余年前卷进伦敦(克利夫兰ClevelandSt。)一宗丑闻“克利夫兰大街事件”发生在一家上流男妓院,1889年被伦敦警察搜查,客人中据说包括阿尔伯特·艾迪·维克多王子(AlbertEddieVictor)。,但我们遮掩了此事,未采取什么行动。太后无疑知道,根据我英吉利的法令,倘鸡奸导致‘擢通’(刺穿),令对方肛肠受损,将会被判入狱二十年,不足百年前,会被判处绞刑。男子之间面对面交合或**,也是要受罚的,一旦发现则要入狱两年。”

“那可奇了,”老佛爷道,“人家喜欢肏屁股,就让他们去好了。夫妇之间便当如何?”

“这不得而知,但我猜处罚不似如此严苛:其中有宗教方面的缘由,部分是出自我们西方人的虚伪。”

从表面上看,太后的热情一直没有平息,目睹这一番放浪形迹之后,更被迅速挑逗起来。因此,当李莲英将我叫至一旁,嘱我:“此间约莫丑时(凌晨1点)结束,老佛爷召你至宁寿宫一叙。你整夜陪她吧。”我丝毫不觉惊奇。

我躬身领命,思忖不知我的体力在今晚早些时候的欢快之后,是否还足以应付;要拒绝或建议改期也不可能,尤其在年关之时,“男人都不干活了”;在这种事上找借口,总是不能被接受的,就仿佛我们鄙陋的西方人说,“很遗憾我不能不拒绝您的好意”一样不能被谅解。

接着老佛爷又叫了两个标致的爵爷,我不大知道名字,只晓得其中一位是亨字辈另一位是启字辈,她要他们露出阳具,形状可人,颇为伟岸,她则盯着他们珍珠般莹白的臀部。其中一名青年(我猜都是大约二十岁的年纪)名唤侁,启爵爷,似是犹豫片刻;可怜,他尚未婚配,不习惯此等淫事,没那个福气,(自然,他们都仔细地涂了薰香);无论怎样,他必须服从,在所指部位,行起“桃汁儿”之事。不巧,这快意的搔抚令亨将精遗在了地上,就如从前的俄南一般。《创世纪》中,俄南被命与其寡嫂行房事以留后代,但每次都将精射在地上。上帝重罚了他。“跑空啦,”老佛爷道,接着对下人说,“把他的狗鬆擦净了。”这是中文里相当粗俗的讲法。

亨请了他的不敬之罪,老佛爷好脾气地答道:“不得已的事真保不济。”

启爵爷于是跪求老佛爷:“陛下,能否允我与亨骑小驴儿?”

“只要他同意便可,你就把他刚才遗的东西,从后面还了他吧。”

李莲英对主子的机智鼓掌而赞:“老祖宗门清。”于是启堪堪爬上亨高翘的臀部,畅畅快快做了一番。

“到了儿你是个炉子。”太后对先前不济遗精在地上的爵爷说(汉语里的白炉子,通常是颤巍巍地箍着,令人联想起从身后性交)。此刻已近午夜,我设法背着老佛爷告诉李莲英,我到宫里时请他再为我准备一剂媚药,否则我是肯定不中用的。

太后道:“好了!要看的都看了,横竖这是顺你们的心事;不过可别忘了你们的夫妻之责。你们的眼儿生的这么大,我猜搔弄起来一定难熬。套车。”(她只乘了辆普通的红托泥布车过来,我也提到,只带了一名侍卫。)“你们谁也别送:徒然引人注目。都待在宫里辞旧迎新吧。就到此了,再见。”她朝我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披上那件遮了脸的风领,像来时一样由李崔二人陪着离开。她给浴所留了100两银子做压岁红包。我们又待了一会儿,恭亲王问我,我国女王是否会微服出访到这样的地方!我答道习俗各异,尽管伦敦和巴黎有同样猥亵的事情,但必然也是瞒着公众的。继而我们各自家去;这些显贵都未带扈从,连恭亲王也是只有车夫候着。我匆匆回府,未将我的行踪告知其余人等,还要准备赴下一个约。自然,如此深夜去叫我的轿子必会引起怀疑,我叫了辆马车,托我御赐金牌之便,长驱直入进了我上文提到的宁寿宫。正是凌晨一时,李莲英拿了媚药给我服下。太后还没有准备停当,等得越久,我就越性欲澎湃。

好像是1894年,我和莫里斯·巴雷斯(MauriceBarres)有一次在在蓝色茶花盛开的美丽的爱普朗街道花园(Rued’Eperon)聚会,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有阿喀琉斯的脚踵,每个人都有无趣的时候。”对于巴雷斯而言,个人之信仰,神圣之自我最为重要:他高贵执著,仿佛在宣告:“方外世界只是我抽的鸦片颗粒,我展示于你的才是我的梦想气息。”他强调,没有什么比重复一个淫秽故事更无聊,除非是关于伟人。巴雷斯是我最熟悉不过之人,除了他,还有迷人的科学家加斯通·布瓦希埃(GastonBoissier),我曾经就像塔索斯(Tarsus)城所罗(Saul)拜服在迦玛列脚下一样崇拜他;以及性格温柔的同性恋和享乐主义者华特·佩特(WalterPater),我牛津大学的导师,一生挚爱希腊和拉丁艺术。这些人物在巴恪思另一著作《往日已逝》中也有描述。引用巴雷斯的话,并不是想一遍遍宣告我对慈禧之爱,不过希望(如果可能)略微揭开这谜一般的人物的面纱,她罪过不可谓小,亦不可谓少,但恰似俄国之凯瑟琳,治国有道,魅力无匹,历史上恐怕有一大半男子或女子都远远不及。即便在我前文所述的浴室中,在那样的淫秽猥亵之下,在她直视着——什么?——那些荒淫无度的纨绔子弟在彼此下体之间亲吻抚慰之时,她的高贵威严也是纹丝不减。

李莲英告诉我,贴身女婢服侍太后躺下后,就在相邻的房里候着,直到她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之后才离开:“老佛爷睡着啦,咱们走吧。”然后都退下休息。

经过相当长的等待,媚药有足够功夫将我那塔挑逗成新的高度,充满淫欲,李进去禀报主人我已经按时到了,回来后急切地道:“快点!她正等得心焦。别耽误啦,不必通传了。”

夜甚凉,但宁寿宫下有地窖,保持温暖;电灯大放光亮,似新婚夜。我猜我二人的来往此刻已是公开之秘,再无须遮掩。穿过冰冷的露天长廊,到了里面的厢房,如今,那里陈列着太后的筷子和化妆饰物,哀婉地(对于满人而言)纪念着一个被埋葬的时代。我按李的指示除去衣衫,赤条条站着,直到我听到那个熟悉的假声:“你快来,等着干么!我急啦。”

我并不尴尬,只觉欲火焚心——怎会如此?三十二岁的男子在七十岁的老妇面前!!——我进了内间,里面可能(确实是)相当隔音,但显然不十分通风。我跪在新制的凤榻前,那床按的是“皇上”的式样:“奴才在此,随时效命于太后陛下之需。”

“很好,”太后说,“你有情欲,我也高兴。我说得对不对:我猜我去新净之前你已经走身子啦?”

“是的陛下,我不能说瞎话。今晚早先时候我与已故军机大臣启秀之子恒虞相处甚欢。”

“你们洋人逼我下令处死乃父,照理他该当你是仇人,不共戴天。”

“他对我倒并无恶意,仁慈的太后,他非常迷人。”

“好吧好吧,你自然不知我会来,也……”(狡黠地)“没想到我今晚会召见你。”

“没想到,陛下:再斗胆也猜不到您在新年将至,万务缠身之时还愿意召见在下。”

我全心感激总管太监李莲英以及他那万能的春药,我感觉自己能排山倒海,就好像朝中饱马一样。当太后陛下“攀”在我身上时,就像娜娜在同名小说中所说,我感觉一种欢悦的(似雪莱的《云雀颂》中:“最初的、美好而不经意的狂喜”)狂喜,无法言喻。她无数次吻我的唇,像所有情人一样,温存地说些并无意义的话。“永远你是我所有;你会似野兽一般徘徊情海,性爱无数,但我是独一无二的,是不是?”

“永远永远,你是唯一,我仁慈的陛下,我的爱神。”

一番彻底的放浪之后(我想不出其他词汇来形容这肆意的快感),事到极点,她第一次主动行了交媾,费时极长(靠药力之助),但最后我两人都是酣畅淋漓。

此时已近三点,李进来,他想是一夜未眠,为太后奉茶,为我带来第二剂媚药。“我们在一起很是喜乐。”太后言道,李答:“我看得出,老佛爷,看到侯爷能令您满意,我也喜欢。且等这药力发作,他好再显威武,慰藉慈怀。”

我再次在寝宫缓缓走动,巧子安静地垂着。太后啜着茉莉花茶。李一定是给了我双倍的剂量,因药效发作十分之快(不到半小时),我向太后提了不情之请:“奴才有尚武之精神,为太后效命。”李告退去抽一口烟,我们再亲密一番,比上次更狂热——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老佛爷对情欲永无满足:据我所知,她白日里已经做过几次事,不过她和其他女性一样,声称对我一心一意。

太后房里数不清的钟都敲了六点,崔太监进来,为太后奉茶,一碗燕窝汤是我的,太后慈爱地让我在她面前享用。“如果巴侯爷的事算完啦,马上就是会见军机处的时辰了,太后的轿子已经照例备好,抬您去乾清宫。”

“好的,”太后道,“我们待了一整夜,虽然没睡,但委实心满意足。你怎么样?”

“回太后,我简直是在人间天堂,从未有过的至乐。”

“今年的最后一晚你不用侍奉了,去辞岁吧,但正月初一要过来拜年:记得穿了盛装,坐轿子来。”

又对崔道:“跟李莲英讲把他的衣裳带来,至少带几件,他此刻赤裸着,兴是相当不安;我对他加恩,允他在外间穿衣。他最好等在此地,待军机大臣都乘轿来之后,你到他府上传话,叫他的轿夫即刻带了轿子到宁寿宫正门候着。我不想让他在光天化日下丢脸,坐着辆破旧马车回府。必定招人口舌,不过倘谁敢说对我或他不敬的话,传到我耳中,可要仔细些。让李莲英送一千两银子过去,算是给巴侯爷的下人和轿夫的新年礼。”对我言道:“再见:正月完了之后我再单独召见你,正月里我要去中海。”

分手之前,太后怜爱地吻我的唇,然后恋恋不舍地道别。而我已经是精疲力竭,蹒跚着爬上我的轿子,就如拉辛(Racine)笔下的马略(Marius)在迦太基城墙下:“这两样伟大的崩溃面面相对。”不过,恢复得非常迅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