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二日(大场血战纪实)未完待续

民国26年10月23日,清晨一醒来,我就带着一连二排长张满崽及一个班奔到了防区的前沿,焦急的观察着蕴藻浜南岸方向的战况。第四十八军是这次反攻的主力,其他几个方向的反攻主要是牵制日军无法对蕴藻浜南岸滩头的日军第3师团第68联队进行增援,击溃第68联队就拔掉了日军在南岸的立足点,达成这次反攻的最低目标。

可是今天上午的情况有些异常,前两天经过我师防区的担架队和伤员还是井然有序的,伤员虽然不得已撤离火线,但是神色中还拧着一股不屈的斗志,不时有弟兄回头痛骂着“小日本你等着,爷爷伤好了回来接着干死你们”之类。可是今天几乎就没见到几个担架,只有零零散散一些自己能行走的伤兵,好像地狱里出来的行尸走肉,衣衫褴褛眼神空洞,我去问情况他们就呆呆的站着,一声不吭。直气得我七窍生烟,但是友军的伤员,我总不好抓起来拷问吧。

正焦恼之际,看见有个被几具“行尸”围着的好像是军官,马上一把揪了过来:我是18师警卫营长,报上你的姓名职务部队番号!这个血迹斑斑被硝烟熏得跟鬼似的家伙是个上尉,他居然只是缓慢的抬起手给我敬了个东倒西歪的礼,麻木回了声“长官”。

我终于怒了,揪着他的胸章大骂“你他妈的还是个连长啊,你的弟兄呢?!你的伤员呢?!不说清楚别想走!!”“被我丢给日本人了,长官,伤员也被我丢给日本人了。”他古怪的笑着说道。围着的那几具“行尸”似乎闻言也醒了过来,想开口说什么.....我怒喝道“满崽,把这个畜生押去军法处!”话音未落,桂军连长一把拔出枪来,我都快气糊涂了“m的,广西土匪啊!”心里念头闪过,枪响,湿湿软软的东西溅了我一脸——他轰碎了自己的头。

满崽迅速把那四五个兵缴械控制了起来,这几个刚刚还跟行尸体似的一声不响,现在个个哭天抢地的叫骂起来,先骂我 再骂日本人 然后骂老天...。轮到我呆呆的看着,那个炸裂的头颅——“怕死的人,又怎么敢轰开自己脑袋?”

总结几个兵凌乱的叙述,他们连属于前锋突击部队,开始的夜袭颇有成效,部分逐退了日军。后来在进攻中遭遇了日军炮火反复密集轰击,仍然不顾伤亡的奋力突击,直到撞上日军的铁甲车队。抱着炸药包的敢死队根本无法冲近,都被炮火击碎了,如果不是好几批的断后弟兄跟伤员捆满了手榴弹,自杀式的掩护,他们几个也没法把连长强行袈出来...结果还是...。

后来师里的战情通报:大反击开始后,日军吉住良辅第9师团、伊东政喜第101师团及第3师团一部,亦向蕰藻浜南岸发起猛攻。双方主力迎头相撞。桂军初上战场,毫无与日军交锋经验,以血肉之躯冲进密集弹雨,将日军施放的烟雾误为毒气,队形自我混乱;加上当时淞沪战场上只有桂军头戴钢盔、身穿黄色军服,极为显眼,成为日军练习射击的活靶子。遭日军飞机、火炮、坦克和机枪密集火力突击2万大军22日一日即被打散,上万敢死队大部战死。该集团军仅旅长即阵亡6人.....。

淞沪开战以来,国军最大的一场反击作战完全的失败了,四十八军出发前的阵地反倒被日军夺取。大场在日军面前已经是赤裸敞开的,最糟糕的是:统帅部在战区仅存的预备队被打光,18师不可能再有援军。


(抱歉,困了,第二日本帖还未写完,请斑竹大大暂时不要评定)

本文内容于 2012/1/17 7:59:02 被寻一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打了一场无准备,心无数,不知彼的糊涂战,焉能不败?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