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 铁血网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转载自原第一侦察大队 老山侦察兵

猴子箐,紧靠国境线的一个小村寨。

侦察防御作战期间,我们在村子里驻扎过较长一段时间。那时,各班就住在老百姓土房的木楼上。在常年雨雾连绵的边陲山寨,巡逻、搜山、潜伏、警戒、出境执行侦察任务,经历了一段不平凡的战争岁月。尽管小山寨很贫穷,那时的生活方式简陋得近乎原始,但是战争把这里贫穷的边民、古老的土房、窄窄的石板路以及周边的大山沟壑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记忆里。

这次又回南疆,再去看一看当年的小山村,看看这里的乡亲。当年以班为单位住在百姓家中,这次相约重点看望曾经住过的房东家。大家都为房东买了一些副食、用具等物品。进了小村,凭着记忆寻找着当年的住家。村中的路相比当年好了一些,房舍大多依然如故。走进木柴围扎的院落,见到当年东家的家人,骤然发现,房院依旧,人事已非。我们班住过的东家当年七口人,老公加大哥大嫂,另有年幼的四个女儿。记得大哥叫杜臻仁,大嫂叫黄秀英。而今老公早已作古,大哥也已因病过世了。四个女儿老大娶了过门女婿,与大嫂一块过日子。另外三个女儿,老二老三前些年走出大山去广东深圳一带打工,据说已结婚成家。老四后来也去那一带打工了。大嫂说,女儿们在外过得都不错,年前回家还专门到山中为祖父、父亲立了碑。

因为到边境的山里,来时我们都准备了食品。尽管已吃过午饭,大嫂还是要执意做饭给我们吃。大嫂跟外孙女一块忙活,家里也没什么菜,就炒一碗腊肉,做一锅鸡蛋面条。大嫂一片心意,我们和同行的文山来的李代铭、詹再莲、李代娟一块,还得不辜负东家大嫂的热情,再吃一碗大嫂热心做的鸡蛋面。

看看室内,还是过去的老房子,显得杂乱。家中只有非常普通的彩电和VCD以及院中放着的一台洗衣机体现着这些年的变化。烟熏火燎的房屋墙上黑得油亮,角角落落堆放着一些杂乱的家什。屋内地上的“长命火”祖祖辈辈不息地燃烧,也还没有燃尽山寨的贫穷。据说东家大嫂这一家在村里已算是相当不错的了,有在外的女儿能帮着家里。在村里到家家户户走一走,多数人家还要差得多。见见乡亲,看看宅舍,问问他们的日子,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翻过25年的时光,感受到辽阔边山世事沧桑,唯有边寨的贫穷基本未变。曾经裹在边陲记忆里的贫穷山寨,再放在25年后我们的眼前,着实让人惊叹和辛酸。当年一些年长的人们多已故去了,年轻的一代不甘于大山中的贫寂大都已到山外闯荡世界了,只有不能走和走不出的人们还在这祖祖辈辈生息的贫穷家园里苦苦守望......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昔日战友重返老山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当年的黑白照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老山侦察兵再回猴子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