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京杀人犯在栖霞区胜利村出现

前天本帅发表了《曾开贵,自首吧》一文,该文同时被发到南京本地的西祠胡同的“烟酒不分家”讨论版,随即被顶到西祠大胡同口,很快有热心版友回复如下:


“ LIULINGLING88 发表于:12-01-13 12:05 [只看该作者]


第3楼


今天7.37在胜利村南路看到有一个人象,不能肯定,所以没报警,走路象,两只脚好象不一样长,脸也象,嘴巴不象,是翘的,走路是把手放口袋走的,有一点点晃肩,上身穿黑的羽绒服,下面是黄绿色军裤。”



这么重要的信息,居然没有报警!!!由于LIULINGLING88设置了好友访问权限,所以无法直接联系核实。


事后晚间有版友补报了警,不知是否有用。


仔细想来,这的确是条重要信息啊。首先,一个抢劫犯要在南京落脚,不能去闹市,房子租金高不说,人多眼杂也容易暴露。乡村也不靠谱,一个村子就那么些人,你生面孔一出现,立刻引起注意,而且交通不便。而城郊结合部却恰恰符合基本要求,一是外来人员多,流动性大,生面孔不会有人注意;二是租金便宜,符合流窜犯省吃俭用长期活动的需求;三是监控探头少,便于隐藏。


让我们从这个网友举报信息来推理吧:“今天7.37在胜利村南路看到有一个人象”。时间上看象,据通报,嫌犯有早起的习惯,而要适应长期流亡,就必须精打细算,早餐食物是一天三顿中最省钱的了,他可以一次性多买些早点,然后躲起来几天不用冒头。这个钟点应该是他买早点的时间,再迟人们要出来上班了。


那么这个胜利村南路在哪呢?地图查不到,派出所说只有胜利村,而无胜利村南路。那么,会不会是网友搞错了,也许他是指的胜利村南边呢?或者是胜利村大马路(和燕路)对面的燕尧路?拟或是太新路?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可以很容易地勾勒出当天以及前后发生的各个场景了。


1.胜利村在靠近燕子矶3站路的地方,往燕子矶方向依次是太平村、门坡、燕子矶,典型的城郊结合部,房租便宜,附近还有陆续搬迁的一些化工企业,如果躲在废弃的空关厂房或无人荒地、坟地,那连房租都省了。那里去中央门可以直接乘8路公交车,而事发银行也恰恰在8路车的必经之地,离胜利村的距离也不过在10站之内,既不用换车,节省了费用(关于节省费用,是基于他2004年抢了7万,直到2009年又犯案,5年连住宿差旅带吃喝仅消耗7万这一点来判断的。),又方便踩点,也方便撤退。当然,在胜利村看到其人,并不见得他就住胜利村,前后可能在1—3站范围之内,再狡猾些,方圆也不会超过5公里。去银行时他也应该是提前1,2站下或坐过1,2站下,再步行到目的地,这是他反侦察的需要。后面提到他可能有点跛足,那也应该不会走太远的路,而且走路过多也容易暴露。


2.事发时嫌犯是横穿和燕路而过,又从一违章停车待客的长途大巴前面绕过,虚晃一枪,给人以乘车外逃的假象,然后借助大巴遮挡了人们的视线,匆忙从东门街小区北门进入,再从西门出来,向西的方向又给人以从长途汽车站逃跑的错觉,其实汽车站那么多探头,给他100万也不敢去啊。按道理,他应是跑到天桥下台阶,再乘8路车返回胜利村附近。也许那家伙乘车路过案发现场,还得意地欣赏自己的“杰作”呢!为什么要兜那么大一圈?很简单,就是极力掩盖其回胜利村一带的事实。即声东击西。如果他直接跑过马路上车,一眼就暴露了。那为什么又要回去呢?你想啊,外出作案一是要轻装上阵,不可能携带所有随身物品;二是在没有十成把握的情况下,没有必要销毁所有随身物品。而且,根据他2004年抢了7万至2009年再犯案的时间频率来看,2009年抢的4.5万应该没有用完,这些钱他绝不可能存银行,所以,他的暂住地也许有剩余的现金和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即使随身携带现金,那些多余的弹夹、子弹等也不可能都带上,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缅甸仿的54式手枪内地绝对配不到任何配件和子弹,当然另外还有衣物、乔妆用品及有可能牵扯到个人身份信息的东西等,作案时也不可能携带。


“走路象,两只脚好像不一样长”。视频显示,嫌犯从东门街小区穿越时,步伐虚飘拖沓,平趟着跑,近乎是一种扫地的姿势,不像我们正常人跑时脚抬的稍高些,也许他有一只脚不很给力,那么很可能有轻微的跛脚现象。


“脸也象,嘴巴不象,是翘的”。嘴巴翘可以在嘴唇里塞东西乔妆实现。但是这个“翘”,网友的形容似乎是翻起来一点的意思。仔细想一下现场各位,似乎又有一些隐情在里面。记得案发当天网上查阅到的消息是“一枪击中脑门,被害人当场死亡”。问题出来了,一个嫌犯拿着手枪正面接近受害人,难道受害人不会大声叫吗?显然,他是从背面接近的,而其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息声必定能被手拎巨款的受害人警觉。此时,受害人肯定是扭头看见了嫌犯的不法企图!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看见另一个虎视眈眈拿着枪突然冲向自己的人,换了你会怎么样?一定是拿起手中的巨款本能地砸向匪徒或者扬手刷过去,而劫匪的枪也几乎在一刹那响了起来。劫匪因为要瞄准,就不能刻意躲闪,只能是向后略仰一点或是根本没想到躲闪,因为他一要节省子弹,在内地,这种缅甸产的仿54式手枪是无法补充到弹药的;二是地处闹市,开第二枪立刻就暴露了,所以他必须非常接近被害人,以求一枪解决问题。于是沉重的20万刷过来,正中其嘴,嘴唇很可能被牙齿磕伤!而那一枪,也命中被害人的脑门。如果不是这样,那受害人就应该是后脑勺中枪啦,是吧?而这一点,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嫌犯在一进入东门街小区时右手有个“擦鼻子”的动作,我觉得那不是习惯动作,其实他应该是在擦嘴上的血或是揉一下痛处!说到这,嘴巴翘知道原因了吧?是的,是嘴肿啦!

还有个细节我不赞同记者的说法,就是嫌犯几次作案都是左手习惯性拎包,有可能是左撇子。真的不敢苟同!试想,逃命途中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肯定是命重要,那把钱就应该放在不重要的手上——不惯用的左手,而把命放在惯用的右手上——腾出右手随时准备拔枪还击和自卫!

再看后面描述:“走路是把手放口袋走的,有一点点晃肩,上身穿黑的羽绒服,下面是黄绿色军裤。”手放口袋,因为口袋里有枪,随时应付抓捕;晃肩的特点象,黑羽绒服象,最后是军裤了,到处可以买到,而且黄军裤普遍比较便宜。作案时是深色裤子,过后换一件浅色的也是很好的伪装。


当然,如果再多一个假设就更加有意思了——假设他是四儿娘呢?曾开贵就有点跛足,晃肩,以前魁梧现在瘦弱,可以用一场大病和长期流窜营养不良来解释,面貌嘛也可以通过整容来改变,其实长期憔悴和人的自然衰老变化,年轻时和40多岁时的容貌本身就会有很大差异。那这个裤子就可能是当年武警退伍时留下的宝贝啦,“黄绿色”恰恰是武警服装的特色!那也许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啊。穿这么一条有纪念意义的裤子出来,也许嫌犯已经做好最后一搏的心理准备了。

那么,再引深一步推测,他的枪有可能是抢来的,而不是买来的。因为92年复员,那时的义务兵津贴微不足道,根本买不起足够的枪弹,他只能以买为借口而实施抢枪行为。在抢枪的过程中脚部受伤,以致留下轻微的跛足现象。但是他依仗自己的武功,最终还是得了手。由此开始了持枪抢劫的罪恶生涯。不过,公安部门一直没有把嫌犯和曾开贵划等号,所以只是说说啦。

那么,嫌犯回到暂住地,是否又逃离南京了呢?根据他在长沙先后四次犯案的情况判断,应该没有走。理由如下:一是当时如果嫌犯坐过路大巴离开,人生地不熟,到哪里下安全?假如半路上各地都设卡拦截,那他岂不是坐进了活棺材?所以他不会冒这个险。二是好不容易熟悉了一个新地方,又瞒天过海的回到了暂住地,肯定是偃旗息鼓地观望一段日子,再做下一步打算。三是海捕告示铺天盖地,再疯狂的歹徒也知道收敛一时啊,而灯下黑的思维定式,正好给穷途末路的嫌犯以苟延残喘的幻想,以静制动是他认为最佳的选择。另外一个可笑的现象也客观帮助了嫌犯,那就是在高额奖金的刺激下,必定会有铺天盖地的假线索干扰了警方的侦破路线,大量的警力东一榔头西一棒地捕风捉影东奔西走空耗精力。这样,嫌犯认为又可以高枕无忧地藏匿下来了!而以胜利村方圆5公里范围来看,那真是最佳的藏身之处啊!其次可能才轮到窑上村等地。



综上所述,只是根据网友所言给出的推理和假设,个人认为比较合理。当然无非也是抛砖引玉之意,希望各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什么高论,尽可畅所欲言啊。只要大家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就不怕抓不到嫌犯!



本文内容于 2012/1/16 18:02:19 被海上帝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