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的转变与局限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大学网《大道师说》之“非常人”节目。


2011年12月24日至26日,青年作家韩寒相继发表了三篇博文,题目分别是《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并因此引发网络热议。那么,我们今天的节目就与韩老师一起就韩寒的这三篇博文展开一个讨论。

韩老师好!


韩老师:大家好!


韩寒反叛精神的可贵


主持人:韩老师,韩寒的成长经历很有意思!他在高一的时候因为一篇作文《杯里窥人》获得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但是又因为期末考试七科不及格而留级。这件事被报道后就引发了“社会关于素质教育政策及学校应该培养全才还是专才”等系列教育问题的讨论,后来韩寒因此而在高一的时候退学。您怎么看待他的这样一个成长经历?


韩老师:我还是很欣赏韩寒这样具有反叛精神的年轻人!问题是后来引发的那个讨论我觉得是走偏了!无论是全才还是专才都是才,都是有独立思考精神、有探索精神的才叫“才”,今天我们既没有培养出专才来更没有培养出全才来,这才是问题。所以,韩寒的反叛经历实际上是证明了我们整个教学体制确实是失败的,它不是培养人才,不是培养那些有独立思考和探索精神的人,而是在培养为资本服务的工具和奴才的一个体制。在这个意义上说,我觉得韩寒很可贵,值得肯定!


主持人:但是,他当时会认识得这么深吗?他会意识到这个教育体制是……


韩老师:这个并不需要韩寒意识到什么!意识到或者不意识到,他能够退学,他能够顶住社会舆论的压力,我看这个精神就是造反有理!所以,这个很值得肯定!


主持人:就是说,这个退学的行为本身就是对这个教育体制最好的一个反抗?


韩老师:我认为韩寒还可能不光是自发的反抗这个教学体制,恐怕还是带有自觉成分的!你从他后来发表的那些文章和小说来看的话,我估计他作为一个文学青年是够格的,甚至没准儿他可能受鲁迅先生的影响还比较大!所以,批判精神、独立精神都比较强烈!这样的人我认为不管他是什么学历,这是有真才实学的人。


今天是一个文凭至上的社会,现在是哪怕看大门的都要大学本科学历了。所以,在这么一个时代,韩寒能够凭自己的真才实学杀出一条血路来,确实难能可贵!


主持人:那么,我们再回到韩寒这三篇博文上来。您觉得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发出这样三篇文章?


韩老师:因为社会矛盾确实越来越激烈!群体性事件、群体性上访越来越频繁地发生,社会越来越两极分化,贪污腐败也越来越不可遏制。在这种情况下,网络舆论确实是一边倒地在指责我们今天的社会和体制,那么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是这样的!双方不同阵营都在谈论革命还是改良,韩寒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这些公共话题他避不开,所以他要出来谈一谈革命,谈一谈民主、谈一谈自由。问题是:这三篇文章我看他的写作逻辑上或者他的思路上确实是有一些局限。也就是说,韩寒毕竟不是真的是从石头缝里出来的,他也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当他从——我印象他是82年出生——出生至他开始有独立思考写作能力的时候,实际上也是被铺天盖地的右派舆论所包围,比如说妖魔化前三十年、美化后三十年,否定中国革命、妖魔化毛泽东,他大概也没有能够摆脱这种右派舆论的包围浸染。所以,看上去这些东西都化作他自己的独立思想了,但是实际上并不是真的独立的!这个痕迹和这个特点在他三篇文章里面都有比较鲜明的体现。


主持人:您觉得他这三篇博文有没有它的价值所在呢?


韩老师:三篇博文我看最大的价值是关于革命、民主、自由这些原来局限在知识分子圈子里面的话题能够成为大众舆论的公共话题。因为我长期以来有一个说法,重要的区分并不是左派和右派的区分,而是关心社会和不关心社会的区分。所以,韩寒的这个《谈革命》《要自由》《说民主》,这实际上是把有关政治和有关社会的公共话题变成是一个大众的街谈巷议,变成一个茶余饭后的公共话题,我看这个本身是很重要的!因为韩寒在今天的青年白领群体当中有比较大的影响,但是这些人大部分其实不关心社会,韩寒自己也是在他的文章里面多次确认说,我们今天这个社会的多数人其实是你只要不动他的钱,不对他有不公正,这个社会多不公正人们不太关心。但是,韩寒通过这个文章有可能让这部分不太关心公正不太关心社会也更不关心革命的这些人能够来关心来参与来讨论,我看这个价值还是要给予肯定的!

韩寒“独立”思想的局限


主持人:刚才您也说到了他的价值和值得肯定的地方,也说到了他的局限,那么下面来具体看一下他的博文的内容。首先,我们看他的第一篇博文《谈革命》,在这篇文章里面他提出一个观点说,革命于当下的中国来说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首先,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所以,很坦率的说,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这样一个词汇,但是于中国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韩老师:对!这一段表述其实就带有强烈的偏见!他说革命成功的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的人,我估计这个其实就是他接受的妖魔化毛泽东舆论的这么一个产物。因为右派的舆论把毛泽东描写成一个心狠手辣的残酷无情的,但实际上在世界所有革命者里面,还真的唯有毛泽东是最宽宏大量最仁慈最讲究团结反对过自己的人,而且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抓”,避免了苏联那样的大清洗。甚至包括右派耿耿于怀的文化大革命,这场大革命中哪个中央委员是被镇压枪杀掉的?没有!一个都没有! 刘少奇你顶多说他可能是因为政治斗争当中他的位置从第二位往后挪了,他的路线被否定了,你可以说他被气死的!但是,气死可不是镇压!所以,实际上毛泽东真的是一个大慈大悲的人,包括后来把毛泽东这个路线给否定,把毛泽东妖魔化开了先河的邓小平,那也是毛泽东一手把邓小平——每次邓小平倒下了都是毛泽东提拔起来的,最后是在1975年的时候批邓右倾翻案风,毛泽东还保留邓小平的党籍。所以,我认为韩寒的要害就在这个地方:他对我们过去的这场革命有深深的误解,他对我们过去这场革命的正义性和我们革命内在的道德力量有深深地误解,这是他接受了这么多年改革开放教育的洗脑的结果。所以,看上去他确实有独立思考,但这个独立思考并不是真独立!


另外一方面就是说,为什么会有革命?就是因为社会上有那么多的贪官污吏,有那么多的官商勾结,那些人才是心狠手辣的,那些人才是自私自利的!他不去谴责这样一些财阀、巨头、官僚,不去谴责现实社会里面的那些心狠手辣自私自利老奸巨猾的人,他去谴责和防止那些想象当中的未来革命当中产生的领袖,这不就是非常鲜明的一个偏见吗?


主持人:他对东方——尤其是对中国的领袖他不相信不信任,但是他确实脑子中有一个非常完美的这么一个所谓的文人领袖哈维尔,他觉得革命要真正的获得成功就需要哈维尔这样的一个典范——一个完美的领袖。


韩老师:哈维尔是捷克的文人,也是捷克后来的民选总统,被描绘成一场“天鹅绒革命”的领袖。问题是捷克在“革命”之后强大了吗?真的掌握了捷克本国的政治主权了吗?还是说,捷克变成了跨国公司的乐园?变成了官商勾结跑马圈地的冒险家的乐园?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哈维尔是什么?哈维尔就是为跨国公司和美国、日本、欧洲的那些财阀巨头打开了进入捷克的通道的“捷奸”——捷克的汉奸,实际上是把捷克人民带到虎狼世界里面去的这么一个引路人,也就是 “右派带路党”。右派带路党的名义是什么?叫自由民主。说以前的这个捷克社会不民主,我们要一个自由民主的捷克社会,结果来了的是资本的自由、资本的民主,这样一个总统——如果你认真去观察的话,绝不会把“完美”的称号送给哈维尔的。哈维尔其实是个“傻瓜蛋”!是一个善良的傻瓜!问题是我们今天中国乃至世界各国都有一群善良的“傻瓜”在为跨国公司为帝国主义打开本国大门,使得本国人民接受跨国公司的奴役,他们不遗余力。但是他们自己主观上会认为,是在为本国人民争取民主和自由。所以,这些都是我们改革开放以后的洗脑的结果,那么韩寒大概也不例外,他年轻也不怪他!如果要怪的话应该是怪茅于轼、张维迎或者说是秦晖、徐友渔……这些人他们确实是这些否定革命否定毛泽东的这个思潮的制造者。


韩寒弱者立场的悄然变化


主持人:韩寒是从领袖和领导者的这个层面认为当下的革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然后第二个层面他又讲到了中国人的国民素质非常差。他说,因为当下对于国人来说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地喧哗、自由地过马路、自由地吐痰。 所以也不太适合革命。


韩老师:其实说到底,革命也不是革命家鼓动出来的、煽动出来的!革命是上层权贵巧取豪夺出来的!所以,毛主席一直讲,反动派是最好的反面教员,无数普通群众是被反动派巧取豪夺的教育变成革命者的,而不是说革命者苦口婆心去劝说而去进行革命的。毛泽东从来认为梁山是逼上的而没有劝上的!当然,能不革命是最好的!但是,你巧取豪夺的这帮人和弱肉强食的那些虎狼豺豹狼虫虎豹们,他们如果不停止巧取豪夺,实际上革命是一定会到来的!这一点上,韩寒的这些同道们也对韩寒不满意!说,你看,我们这个世界就是要革命,而革命是什么?就是政治体制改变。易中天就是这么个意思!什么叫革命?革命就是改变政治体制,我们今天就是要改变政治体制,所以不能否定革命。所以,对韩寒这种不想革命的说法,有一批人就觉得韩寒背叛了他们,背叛了右派了!韩寒现在成了五毛党了,就维护政府的统治去了。


主持人:确实是!韩寒这几篇文章发出来之后,原来这些所谓普世价值派里面确实有很多人都出来写文章在批判韩寒,说韩寒现在是成了既得利益者的代言人。


韩老师:我看韩寒也不是为特定的利益集团说话!韩寒还是在继续表达他的真实感受和思想!现在的情况就是韩寒本人就有很高的稿酬,拿了钱之后他会发现这个体制其实挺好的,你批它它还给你钱,这不是挺好的嘛!他觉得这个社会这不是挺有自由的吗?自由虽然不够多,但是也已经有!韩寒也会出席或者成为一些——比如说凡客的广告代言人,那凡客给他多少钱?他不知不觉可能就跟资本捆在一起了,跟这个体制捆在一起了。所以,韩寒之所以说最好不革命,他不简单地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站在社会整体利益的角度,可能韩寒确实是作为一个富豪的立场。这一点上韩寒可能自己不自觉,但很可能是真的!也就是说,韩寒的屁股已经悄悄地发生变化了,过去韩寒比较纯粹的代表弱者,现在其实韩寒已经混到强者队伍里面去了,所以他要为强者说话!


主持人:这就像他们批评他的这个精英立场,因为他在这里面一直在批判国民的素质非常低,然后这些国民因为他们素质低不能革命也不具备革命的条件而只能靠他们这些精英——他一再提到的文人还有新闻从业者、知识分子,只有这些人素质比较高,他们具有自由民主的理念。


韩老师:这个所谓“素质低,所以不能革命”的说法,确实是胡扯!其实韩寒自己也知道这是胡扯,他刚刚说完“素质低,所以不能革命”,但是他又说“素质如果高了,也就不需要革命了”,他马上就自己否定了。我就讲,韩寒如果跟鲁迅先生相比,鲁迅先生是泣血的文章、带血的文章,韩寒逐渐变成是一个赛车手的油滑的文章,虽然还是他真实思想的流露,但流露出来的思想是比较轻浮比较油滑的!


鲁迅先生身上有李大钊所说的“铁肩担道义,妙手做文章”,鲁迅先生的每一篇文章实际上都是“鼓与呼”,都实际上是为了跟中国的命运密切相关,他把自己的文章看成匕首和投枪,是非常有战斗性的,是随时准备出门被暗杀的!韩寒就没有这种严肃性,韩寒就没有这种沉重感。韩寒身上的这种油滑轻浮的特点确实跟时代有关系,因为鲁迅先生身处一个革命的时代,而韩寒身处一个解构革命的时代、消解革命、消遣革命的时代,所以他没有办法避免这个时代的局限。如果能够反思到也许能够跳得出来,能够避免这个时代的局限。但是,我看现在韩寒不想担当这个角色。因为鲁迅先生知道我们国民确实有自私自利的一面、麻木愚昧的一面,但鲁迅先生认为是可以改造、可以拯救、可以教育、可以转化的,这是鲁迅先生他要用自己的肩膀去擎住那个黑暗的闸门,放青年人到光明当中去。但韩寒认为没有什么光明和黑暗,人性都是自私的,能够改的就是表面素质:不要随地吐痰!会车的时候不要开远光灯!他认为,人性深处全是贪婪、自私、权利欲……你只要把人性定义在这个地方,那你只能是同流合污,那你再也不可能“改造国民性”这一套了,他就没有那种严肃性的东西了。所以,韩寒在这个地方实际上是跟王朔 就交会起来了,韩寒的性格可能就跟王朔比较像,叫“真实的小人”,做一个真实的小人。但是只要这样一来的话,韩寒基本就混入了一个利己主义的消费主义的享乐主义的世俗化的一个大潮里面去了,他无非是这个世俗化大潮当中一个新的弄潮儿。


韩寒的“凡客”思想祸患无穷


主持人:如果是说到这里的话,我其实想到了韩寒跟鲁迅先生的一个区别,鲁迅先生虽然也批判中国传统的文化,但是他自己的血液里面其实流淌的还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对他的那种浸染和影响。


韩老师:对!鲁迅先生表达他的内心世界的那两句话:“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个精神在韩寒身上就见不到!他绝不会是“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他要赛车去了,他要泡妞去了,他要轻松去了,你看他的网络博客上充满了这些搞笑的世俗的粗口的轻浮的腔调。而也是这些腔调才让韩寒拥有这么多的粉丝!因为他那个粉丝群其实也是80年代、90年代的青年人,这些人不想承担起严肃的话题,不想那么沉重!就想搞笑,就想轻浮,就希望有一个轻轻松松的好社会。这个好社会能够轻轻松松到来吗?它必须要像鲁迅先生这样的人的严肃的呐喊以及严肃的“鼓与呼”,甚至上战场,这才有可能赢得一个好社会。可这就意味着革命!这就是韩寒所否定的革命。韩寒其实不单是否定了革命,其实还否定了崇高,因为革命是特别需要崇高的!当他把革命说成是让一群有野心的会耍手段的这些人当了领袖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在否定革命的正当性、正义性、崇高性。


主持人:就像他给凡客做的广告—— “爱自由,爱上网,爱赛车……”的这几个“爱”,很容易让人想到就是《中情局十条诫令》,就是要引导他们的年轻人去否定自己原来的共产主义价值观,然后让他们每天都去追求这种感官刺激感官享受,然后每天去追求这些体育明星、歌星、影星……。


韩老师:对!韩寒就是中情局发现的既是追求感官刺激,但又显得有思想的这么一个人!因为他如果是单纯寻求感官刺激的没有思想的人,他没有吸引力!既追求感官刺激顺便还有点思想,这个就非常有吸引力。但韩寒会说,就这样一个群体才是中国民主进程的推动者。可是,这样推动的民主进程是个什么民主进程?一定是个资本家的民主进程!一定是一个为资本家张目的民主进程,一定是为跨国公司在中国自由的攻城略地推波助澜的一种自由。


主持人:那也就是说,西方的这些反华势力,其实是最愿意看到越来越多韩寒这样的追求消费、追求享乐、追求刺激的这样一种思想的出现,所以他们会把韩寒评为——像在2010年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把韩寒评为全球100位最有思想的人物之一,原因是不是也在这里?


韩老师:当然,这个我完全同意!韩寒实际上是最善于传播思想的!但是他本身是不是有思想?因为他所接受的80年代以来的一整套的妖魔化革命、妖魔化毛泽东的舆论基本上是拾人牙慧,这一点易中天也很清楚说,“韩寒讲的东西……大白话!我们就都这么想的!这不是他什么独创!但是,韩寒说出来比我们有影响!”所以,易中天就说,“那我们就喜欢韩寒。”易中天大概是这个意思。所以,韩寒他主观上以为他真有独立思想,客观上做了美国思想的传声筒,做了一个所谓资产阶级民主自由思想的传声筒。这基本是个现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