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秦帝国军团和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军团谁更强!

曾在mop看到过一篇关于同时代的亚历山大军团和秦帝国军团如果对碰,谁将是胜利者的文章?我对秦代那段历史特别的感兴趣,对秦人创造的辉煌历史和文明十分敬仰(绝对不是因为《寻秦记》的缘故),特在此发帖和大家一起聊聊关于秦的话题,拜求高人高论。对于秦军团和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军团之间的胜负,我肯定支持秦军,而且我觉得亚历山大会输的很惨很惨,绝对可能全军覆没,理由实在太多太多了(大家多多列举)。尽快我也非常喜欢亚历山大这个历史人物,毕竟他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后人永远都无法企及的奇迹。这位年轻才俊有着所有年轻人都具备的勇气,果敢,无畏……他散尽财产,带着自己的军团开始了实现梦想的远征,结果他让自己的名字成了不朽,他是”统帅中统帅,国王中的国王“,所有年轻人都应该崇拜象他这样敢于奋争敢于追逐梦想的英雄。




可现实点讲他运气很不错,他一生不败并不代表他真的无敌。其实他真正打败的是希腊的其它城邦以及那个貌似强大的波斯帝国,在那个年代夺取一个座城市就代表征服了大片土地,而他遇到的抵抗是很有限的,或者说很幸运他遇到的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他的重装步兵方阵以及领先对手的重装骑兵让他简直就象是进行屠杀,大流士三世貌似强大众多的军队根本没来得及熟悉对手就已经被击溃,剩下的就是逃亡以及被屠杀,于是马其顿军团很容易就从希腊走到了印度西北部。




此时的中国正处于公元前475年到公元前221年的战国时代,一个为战而名以战而生的时代,那个时代各个诸侯国、王国都是以战争为国家存亡的基础,围绕战争产生的经济、文化、军事变革是后人所难以想像的,而中国古代军事战略战术的发展就是蓬勃于这个时代,这也是孙武能著成《孙子兵法》的历史条件,可以断言没有那样的历史环境,他根本就写不出流传千古的名著。在经历了200多年的战争,这个时代的战争文化恐怕已经超出同时期世界其它文明不知道多少倍了,更客观的说春秋时代(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76年)也是一个战争纷乱的年代,那加起来500多年的战争史简直是一般的历史小说和战争小说难以描述的了。而由于当时的地理、通讯的限制,其它地方的人根本无法知道这些。战国时代没有人可以脱身战争之外,包括妇女老人,国家就是一部完整的战争机器,各种形式的战争如山地,平原,水战等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为了能在战争中取得领先地位,各国也都在积极进行变法,有的是提高国力,有的则直接进行军事变法,当然最成功的则是全方位的变革(商鞅变法,商鞅变法是在公元前356年,亚历山大东征是公元前334年)。当时的马其顿,地域狭小人口少,和希腊各个城邦间的战争无论是规模数量上都很有限,只能说是区域内的军事强国。当时的欧洲在生产力水平的发展上确实落后于同时代的中国,十万人的一个部落就是一股很强大的势力,随时都可以影响地区局势。为什么亚历山大没能征服整个欧洲?因为他觉得当时的欧洲是贫穷落后的,而且各个民族战斗力强悍,根本没有利益值得去牺牲去掠夺。于是他的目光紧盯着文化、物质发达的中亚,开始了类似蒙古人那样的侵略和征伐,可毕竟当时的中国不是经济发达军事一塌糊涂的南宋。以当时的综合国力看,马其顿连战国时的小诸侯国宋国都比不上,35000人的东征大军也差不多是举国精壮出动了,不说一战溃,打平或者胜了但消耗大一点恐怕都撑不住,35000人的军队放在战国,一两场战争就可能消耗掉了。假设把马其顿放在当时诸侯国里,在春秋兼并最厉害的时期,它肯定是最早被吞并的,肯定是撑不到战国时代了。这是从军事文化,生产力水平、历史环境、人口等方面看,亚历山大无疑已经败了,而且我并没有对比他和秦国,而是和当时的战国群雄比,因为从这些方面比他差的实在太多了,亚历山大唯一的胜算就是寄希望于他的军团可以多产生几次高加米拉战役,那样大家就应该从更专业的军事角度去探讨了。这里我发一篇关于秦弩的文章支持秦军胜,因为秦军有着最发达的军事工业。








“在消灭了中原六国之后,如何对付剽悍的匈奴骑兵就摆到了秦始皇面前。




当匈奴骑手高速冲锋时,传统的步兵很难抵挡。从历史记录来看,一种叫弩的远射兵器很可能在当时的战斗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在兵马俑坑,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弩的木制部分已经朽烂,但完整的遗迹仍可以复原当初的秦弩。与弓不同,秦弩必须用脚蹬,借助全身的力量才能上弦。专家估计,这种秦弩的射程应该能达到300米,有效杀伤距离在150米之内。




在弩腐烂后留下的痕迹中,考古人员发现了青铜制作的小机械,这些小小的青铜构件就是弩用来发射的扳机。它的设计得非常精巧,令人不解的是,秦人为什么不把它做得更简单一些呢?




假设一种最简单的方案,制造成本可以大大降低,但是,射手完全靠手指的力量把勒得很紧的弓弦推出勾牙,就要用很大的力气,在击发瞬间,弩肯定会抖动。今天的射击训练,击发瞬间连呼吸调整不好都有可能影响射击的准确性。




秦军的弩机通过一套灵巧的机械传递,让勾牙在放箭瞬间突然下沉,扣动扳机变得异常轻巧。这恰恰是弩对弓的优势之一,拉弓要用很大的力气,时间越长,越难控制瞄准的稳定。




在兵马俑坑,出土最多的青铜兵器是箭头,而这些箭头几乎都是三棱形的。秦军为什么单单选择这种三棱箭头呢?三棱箭头拥有三个锋利的棱角,在击中目标的瞬间,棱的锋刃处就会形成切割力,箭头就能够穿透铠甲,直达人体。带翼箭头有凶狠的倒刺,但翼面容易受风的影响,使箭头偏离目标。




秦军的这种三棱箭头取消了翼面,应该使射击更加精准。专家对这些箭头进行了仔细分析,当检测数据最终摆到桌面上的时候,研究人员确实感到难以置信。检测结果发现:箭头的三个弧面几乎完全相同,这是一种接近完美的流线型箭头。这种箭头的轮廓线跟子弹的外形几乎一样,子弹的外形是为了减低飞行过程中的空气阻力,我们有理由推测,秦人设计这种三棱形箭头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秦人凭经验接近了现代空气动力学的规律,这种古老的箭头是早期飞行器当中的范本,它和今天的子弹一脉相承。




俑坑中的4万多个三棱箭头,制作极其规整,数以万计的箭头竟是按相同标准铸造的?




秦军使用的弩机,由于制作十分标准,它的部件应该可以互换。在战场上,秦军士兵可以把损坏的弩机中仍旧完好的部件重新拼装使用。但专家推测:秦人的标准化应该还有更重要的目的。秦人很可能将优选兵器的技术标准固定,国家再通过法令将这些技术标准发放到所有兵工厂。




秦军兵器制作相当精致,在青铜剑上有三条90多厘米长的棱线,将细长的剑身分成八个面,手工完成这样的表面加工有很大难度。戈的圆弧部分加工得十分规整,箭头上三个流线型表面也完全对称。




让专家迷惑的是,某些天才工匠制造出几件这样的兵器是可能的,但实际情况是,兵马俑坑中的几万件兵器几乎都是同样质量。怎样才能既保证标准,又大批量生产呢?




研究人员发现,在兵器上刻着一些文字,它们大多是人名,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相邦吕不韦”。吕氏春秋是秦国最重要的一本历史文献,它的编撰者就是吕不韦。吕不韦是当时秦国的丞相,相当于今天的国家总理。吕氏春秋上说:物勒工名。意思是,器物的制造者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




对于历史学家来说,这些看似普通的文字透露的是秦国军事工业的管理机密。吕不韦作为内阁总理,是兵器生产的最高监管人。他的下面是工师,就是各兵工厂的厂长,监制这只戈的厂长叫“蕺”。在厂长的下边是丞,类似车间主任,这位主任的名字叫“义”。而亲手制作这只戈的工匠,叫“成”。专家由此推断:秦国的军工管理制度分为四级,从相帮、工师、丞到一个个工匠,层层负责,任何一个质量问题都可以通过兵器上刻的名字查到责任人。




秦国众多的兵工厂能够按照统一标准大批量制作高质量兵器,金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