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被很无耻译成“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美国总统肯尼迪: “My fellow citizens of the world: ask not what America will do for you, but what together we can do for the freedom of man.”,“不要问美国为你做什么,我们一起问我们美国公民自已,能为人类的自由做点什么”;

此文被很无耻译成“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此文被很无耻译成“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此文被很无耻译成“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


此文被很无耻译成“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

我们的GDP升到了世界第二,幸福指数却在不断下降;我们抹着眼泪割着肉捐的血汗钱,却被用来包二奶造雕像;舍得豪掷800亿纳税人的钱购置公车,却舍不得花钱为孩子们买安全校车;一个个公考状元倒下,仍然难求一场公开公正的考试;小悦悦去了天堂,但道德重建还是找不到方向;年年抓安全生产,却年年矿难不断……国家建设的进步,难道就一定要付出牺牲正义、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如此高昂的学费,我们真的付不起……

 以下是引用江南江北雪漫漫 在第5楼的发言:
您的愤怒让我们不知所云。


朋友,你把原文倒数第三段和第二段的话整混了,别骂人了,回家学习学习再来帖血混吧,铁血可是藏龙卧虎啊,没点文化别出来丢人。请你仔细看看下文。


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


美国第35任总统,1961年1月20日就职演说:“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

当Youtube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优酷,而且Youtube的英文视频我也看不懂;

当Facebook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人人,而且我也没有多少国外朋友;

当Google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百度,而且百度更懂中文;

当Twiiter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微博,而且Twitter远没有微博功能强大;

当Wordpress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博客,而且Wordpress的各种插件我不用也罢。


当Dropbox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同类服务做的像坨屎;

当Gmail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Gmail几乎没有垃圾广告;

当Google Docs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协作平台;

当Google Reader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RSS订阅整合和分享功能远没有Reader优秀;

当Picasa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相册。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Youtube有即时翻译功能,而且里面每天都会产生大量优秀搞笑视频;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Facebook有各种有趣应用,甚至可以整合到Outlook里面;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Google有scholar search,还有各种个性化的服务;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Twiiter各种神奇,甚至可以用来估算龙卷风带来的损失;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Wordpress可以做简易的网站,可以很轻松的定制个性化服务。


于是,我想到墙外看看,却发现——我得不到他们 ,我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被默默的剥夺了。


更加恐怖的是: 全世界都用Twitter,只有我们用微博。

我们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的维度,我们使用的永远是劣质的山寨品,甚至还要承担比正品更高的价格。

当我们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当我们只能获得经过别人筛选过的信息,无知者无畏将是我们唯一的宿命。


比起在各种“异端邪说”中艰难寻找真理,对无知的恐惧更让我胆战心惊

您的愤怒让我们不知所云。


朋友,你把原文倒数第三段和第二段的话整混了,别骂人了,回家学习学习再来帖血混吧,铁血可是藏龙卧虎啊,没点文化别出来丢人。请你仔细看看下文。


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


美国第35任总统,1961年1月20日就职演说:“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我们今天庆祝的并不是一次政党的胜利,而是一次自由的庆典;它象征着结束,也象征着开始;意味着更新,也意味着变革。因为我已在你们和全能的上帝面前,作了跟我们祖先将近一又四分之三世纪以前所拟定的相同的庄严誓言。


现今世界已经很不同了,因为人在自己血肉之躯的手中握有足以消灭一切形式的人类贫困和一切形式的人类生命的力量。可是我们祖先奋斗不息所维护的革命信念,在世界各地仍处于争论之中。那信念就是注定人权并非来自政府的慷慨施与,而是上帝所赐。


我们今天不敢忘记我们是那第一次革命的继承人,让我从此时此地告诉我们的朋友,并且也告诉我们的敌人,这支火炬已传交新一代的美国人,他们出生在本世纪,经历过战争的锻炼,受过严酷而艰苦的和平的熏陶,以我们的古代传统自豪,而且不愿目睹或容许人权逐步被褫夺。对于这些人权我国一向坚贞不移,当前在国内和全世界我们也是对此力加维护的。


让每一个国家知道,不管它盼我们好或盼我们坏,我们将付出任何代价,忍受任何重负,应付任何艰辛,支持任何朋友,反对任何敌人,以确保自由的存在与实现。


这是我们矢志不移的事--而且还不止此。


对于那些和我们拥有共同文化和精神传统的老盟邦,我们保证以挚友之诚相待。只要团结,则在许多合作事业中几乎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倘若分裂,我们则无可作为,因为我们在意见分歧、各行其是的情况下,是不敢应付强大挑战的。


对于那些我们欢迎其参与自由国家行列的新国家,我们要提出保证,绝不让一种形成的殖民统治消失后,却代之以另一种远为残酷的暴政。我们不能老是期望他们会支持我们的观点,但我们却一直希望他们能坚决维护他们自身的自由,并应记取,在过去,那些愚蠢得要骑在虎背上以壮声势的人,结果却被虎所吞噬。


对于那些住在布满半个地球的茅舍和乡村中、力求打破普遍贫困的桎梏的人们,我们保证尽最大努力助其自救,不管需要多长时间。这并非因为共产党会那样做,也不是由于我们要求他们的选票,而是由于那样做是正确的。自由社会若不能帮助众多的穷人,也就不能保全那少数的富人。


对于我国边界以内的各姐妹共和国,我们提出一项特殊的保证:要把我们的美好诺言化作善行,在争取进步的新联盟中援助自由人和自由政府来摆脱贫困的枷锁。但这种为实现本身愿望而进行的和平革命不应成为不怀好意的国家的俎上肉。让我们所有的邻邦都知道,我们将与他们联合抵御对美洲任何地区的侵略或颠覆。让其它国家都知道,西半球的事西半球自己会管。


至于联合国这个各主权国家的世界性议会,在今天这个战争工具的发展速度超过和平工具的时代中,它是我们最后的、最美好的希望。我们愿重申我们的支持诺言;不让它变成仅供谩骂的讲坛,加强其对于新国弱国的保护,并扩大其权力所能运用的领域。


最后,对于那些与我们为敌的国家,我们所要提供的不是保证,而是要求:双方重新着手寻求和平,不要等到科学所释出的危险破坏力量在有意或无意中使全人类沦于自我毁灭。


我们不敢以示弱去诱惑他们。因为只有当我们的武力无可置疑地壮大时,我们才能毫无疑问地确信永远不会使用武力。


可是这两个强有力的国家集团,谁也不能对当前的趋势放心--双方都因现代武器的代价而感到不胜负担,双方都对于致命的原子力量不断发展而产生应有的惊骇,可是双方都在竞谋改变那不稳定的恐怖均衡,而此种均衡却可以暂时阻止人类最后从事战争。


因此让我们重新开始,双方都应记住,谦恭并非懦弱的征象,而诚意则永远须要验证。让我们永不因畏惧而谈判。但让我们永不要畏惧谈判。


让双方探究能使我们团结在一起的是什么问题,而不要虚耗心力于使我们分裂的问题。


让双方首次制订有关视察和管制武器的真诚而确切的建议,并且把那足以毁灭其它国家的漫无限制的力量置于所有国家的绝对管制之下。


让双方都谋求激发科学的神奇力量而不是科学的恐怖因素。让我们联合起来去探索星球,治理沙漠,消除疾病,开发海洋深处,并鼓励艺术和商务。


让双方携手在世界各个角落遵循以赛亚的命令,去“卸下沉重的负担……(并)让被压迫者得自由。”


如果建立合作的滩头堡能够遏制重重猜疑,那么,让双方联合作一次新的努力吧,这不是追求新的权力均衡,而是建立一个新的法治世界,在那世界上强者公正,弱者安全,和平在握。


凡此种种不会在最初的一百天中完成,不会在最初的一千天中完成,不会在本政府任期中完成,甚或也不能在我们活在地球上的毕生期间完成。但让我们开始。


同胞们,我们事业的最后成效,主要不是掌握在我手里,而是操在你们手中。自从我国建立以来,每一代的美国人都曾应召以验证其对国家的忠诚。响应此项召唤而服军役的美国青年人的坟墓遍布全球各处。


现在那号角又再度召唤我们--不是号召我们肩起武器,虽然武器是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号召我们去作战,虽然我们准备应战;那是号召我们年复一年肩负起持久和胜败未分的斗争,“在希望中欢乐,在患难中忍耐”;这是一场对抗人类公敌--暴政、贫困、疾病以及战争本身--的斗争。


我们能否结成一个遍及东西南北的全球性伟大联盟来对付这些敌人,来确保全人类享有更为富裕的生活?你们是否愿意参与这历史性的努力?


在世界的悠久历史中,只有很少几个世代的人赋有这种在自由遭遇最大危机时保卫自由的任务。我决不在这责任之前退缩;我欢迎它。我不相信我们中间会有人愿意跟别人及别的世代交换地位。我们在这场努力中所献出的精力、信念与虔诚、将照亮我们的国家以及所有为国家服务的人,而从这一火焰所聚出的光辉必能照明全世界。


所以,同胞们:不要问你们的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全世界的公民:不要问美国愿为你们做些什么,而应问我们在一起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最后,不管你是美国的公民或世界它国的公民,请将我们所要求于你们的有关力量与牺牲的高标准拿来要求我们。我们唯一可靠的报酬是问心无愧,我们行为的最后裁判者是历史,让我们向前引导我们所挚爱的国土,企求上帝的保佑与扶携,但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上帝的任务肯定就是我们自己所应肩负的任务。


 以下是引用元神出鞘 在第7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添烦圣使影子 在第2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江南江北雪漫漫 在第5楼的发言:
您的愤怒让我们不知所云。


朋友,你把原文倒数第三段和第二段的话整混了,别骂人了,回家学习学习再来帖血混吧,铁血可是藏龙卧虎啊,没点文化别出来丢人。请你仔细看看下文。


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


美国第35任总统,1961年1月20日就职演说:“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而要问一下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

当Youtube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优酷,而且Youtube的英文视频我也看不懂;

当Facebook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人人,而且我也没有多少国外朋友;

当Google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百度,而且百度更懂中文;

当Twiiter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微博,而且Twitter远没有微博功能强大;

当Wordpress被封的时候,我淡定,因为我们有博客,而且Wordpress的各种插件我不用也罢。


当Dropbox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同类服务做的像坨屎;

当Gmail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Gmail几乎没有垃圾广告;

当Google Docs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协作平台;

当Google Reader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RSS订阅整合和分享功能远没有Reader优秀;

当Picasa被封的时候,我有点不淡定了,因为国内没有在线相册。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Youtube有即时翻译功能,而且里面每天都会产生大量优秀搞笑视频;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Facebook有各种有趣应用,甚至可以整合到Outlook里面;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Google有scholar search,还有各种个性化的服务;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Twiiter各种神奇,甚至可以用来估算龙卷风带来的损失;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Wordpress可以做简易的网站,可以很轻松的定制个性化服务。


于是,我想到墙外看看,却发现——我得不到他们 ,我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被默默的剥夺了。


更加恐怖的是: 全世界都用Twitter,只有我们用微博。

我们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的维度,我们使用的永远是劣质的山寨品,甚至还要承担比正品更高的价格。

当我们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当我们只能获得经过别人筛选过的信息,无知者无畏将是我们唯一的宿命。


比起在各种“异端邪说”中艰难寻找真理,对无知的恐惧更让我胆战心惊



不淡定你个鸟 啊


你问问国人 有几个有用你的那什么不淡定的东西|?????????


你可以移民啊 缩在国内干鸟 13货


我可不是五毛

拿无知当个性 真是可笑!对于你这种没读过几年书的人 当然不会去用这些东西...在你眼里 看看新闻联播 对着范冰冰流口水 对着快乐大本营哈哈傻笑 就能得到莫大的满足 你还需要那些去做什么呢?当外国人都知道我们家里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我们自己却还不知道自己家怎么的了 然后继续 看着新闻联播意淫 对着范冰冰流口水 对着快乐大本营哈哈傻笑...

谁这么翻译的?能给个出处不?

另,惊叹一下霉狗,速度比智商更具观赏性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