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马英九主要赢在了哪里? – 铁血网

转 马英九主要赢在了哪里?

台湾大选尘埃落定,马英九又赢了。


台湾社会已步入民主政治的正常轨道,民主政治既是理性的又是残酷的,民主政治的成熟标志之一就是用理性来接受它的残酷性。面对这样的事实,许多泛绿选民可能还一时难以接受,甚至无法想象:为什么看上去能力不足的马英九会依然屹立不倒?本文将提供几个观察点。


一、马英九的运势依旧


人都是有“运势”的,政治人物也不例外。台湾的最大福祉是和平,广大台湾民众的期待也是和平,当和平成为台湾的大势,当马英九的运势与台湾的大势相吻合时,马英九的能力问题就已经被忽略了。而且在这种特殊的背景下,马英九的能力问题不仅不是劣势却反倒会成为一种优势,因为这符合各方的利益与期待。我们知道马英九的最大亮点是清廉和沉稳,四年前马英九的清廉在与陈水扁的贪腐进行对决中就形成了一股巨大的优势,最后马英九的清廉战胜了陈水扁的贪腐满足了多数选民的期待;四年后的今天马英九的沉稳在与蔡英文的不确定进行较量中又形成了一股优势,最后马英九的沉稳战胜了蔡英文的不确定又一次地满足了多数选民的期待。四年前马英九赢在清廉,四年后马英九赢在沉稳,清廉和沉稳就是马英九选赢和连赢的关键。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仅有清廉和沉稳是远远不够的,尤其当他上台执政掌握权力以后,其个人的能力作为就变得更加实际也更加突出,而马英九在能力方面需要提升和努力的空间还是很大的,这样才能真正满足多数选民的期待。关于马英九的能力问题应该客观来看,如果一个人的清廉和一个人的特质有关,那么一个人的能力也和一个人的特质有关,后天的培养和历练对能力的提升有帮助但幅度会有限,否则就很难解释马英九的能力问题,其实马英九早在蒋经国时代就已经着力被培养了,从马英九的学历和资历看也相当完整,符合现代政治精英和政务官的基本要素。平心而论,马英九自身已经相当努力了,但总是与外界的期待存在差距。马英九的能力差距主要表现在性格上,马英九的清廉和沉稳来自于他性格中的朴实和忠厚,但过分的朴实和忠厚也就少了灵活和圆滑,而灵活和圆滑正是一个政治家不可缺少的部分,少了灵活和圆滑就会给自己的决策和行事带来麻烦,以至影响到个人能力的正常发挥。所以既要看到马英九还是想干出一番事业:1、他想改造国民党重新树立形象;2、他想整合泛蓝而使泛蓝更加团结;3、他想结束蓝绿的长期恶斗让民主走向更健康;4、他想建立一支更有效更廉洁的执政团队;5、他想带领台湾走出困境不受束缚走自己的发展道路。同时也要看到马英九的能力问题势必要影响到他的作为,而他也不可能在未来的四年中有太大作为。


二、美、中的夹击起了作用


当我们说台湾的民主在逐渐走向成熟时,也必须承认台湾的民主一直都是充满悲情的,这其实是对台湾民主本质的一种伤害。也许就大多数的台湾民众来说在主观上并不认可这种悲情,但在客观上又必须要面对和接受这种悲情。美国始终都是台湾选情变化的重要因素,这来自于美国对台湾的保护,有保护就必然有影响。美国对台湾的态度甚至是决定性的,尤其是美国前在台协会处长包道格在最后一刻的表态对马英九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利好。以前美国从不这么直接,都是比较委婉或间接地表示关切,而此次美国这么直接的表态足见美国是有些真的急了,美国释放的信息是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要高于台湾的利益,美国不希望看到台湾出现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中国更是一直总想影响到台湾的走向,但以往的做法都是适得其反,尤其是2000年时朱镕基的威胁喊话更是帮了倒忙,等于从反向把陈水扁推进了总统府。但这次不一样了,大陆早前是利用ECFA来钳制台湾,在策略上,从大陆来说,ECFA对加固大陆与台湾的关系是十分有利的,在政治手段无法进行或无法实施的情况下,经济手段就当然变成最好的选项;从台湾来说,ECFA对融入东、南亚经济圈并保持发展势头是一个机会,在世界经济普遍低迷的情况下,走出困境的先决条件就是先不被落下。从公平来说,ECFA要实现的是双赢局面,而不是仅仅要单方面地只来满足其中某一方的实际利益。大陆总是试图把ECFA推进成为是对台湾的一种“让利”,可事实上一旦变成了“让利”也就变成了诱饵,也就偏离了双赢的轨道和方向。前海基会副秘书长时事评论员石齐平在选前就提醒大陆注意,这种“让利”说其实对台湾可能会造成一种负面影响,从长期看双赢才是根本。ECFA的签署给马英九是加分的,大陆也是怀着这样的所谓善意来推动的。那么ECFA的签署对台湾有没有负面影响呢?应该是有的,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没有来大陆投资发展的企业或虽然来了但发展不利后又退回台湾发展的企业。ECFA让许多在大陆投资发展的台湾企业获利的同时,不可否认也有一些台湾企业从中失利,以“统一”为例,“统一”原本是台湾最大的方便食品生产企业,但“康师傅”在大陆发展壮大扩张以后已经取代了“统一”的地位,相较于“康师傅”在大陆的成功,“统一”在大陆是失败的。也许“统一”失利的原因很多,但不管多少,“统一”对“康师傅”的醋意是始终存在的,不仅因为“康师傅”的许多人马本来就是“统一”的人马,更因为“康师傅”已经抢了“统一”的头香。在台湾有“统一”一样境遇和心态的企业一定不少。另一方面是ECFA虽然给台湾的企业和企业大亨们带来了实惠和好处,但未必等于给台湾的企业员工也带来同样的实惠和好处,大多数的台湾普通民众对ECFA的感受是不同的。郭台铭和他的“鸿海”在大陆都得到了实惠和好处,但“鸿海”在大陆的规模越大挤占台湾本土的生产份额就越大,将本可以在台湾加工的项目会更多地转移到大陆去加工,同为“鸿海”的员工在台湾和在大陆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大陆最后不得不使出两个损招,威逼二十万台商和鼓动十万大陆新娘回去支持马英九,这招并不高明但效果却还是达到了。


三、宋楚瑜的插花参选


宋楚瑜成了台湾民主政治的悲剧人物,这是宋楚瑜没有想到也是无法接受的,而且加害者正是国民党,具体到人头身上过去是李登辉现在就是马英九。宋楚瑜对李登辉是心有余悸的,李登辉对宋楚瑜过去有知遇和提拔之恩,虽然李登辉当年为了做掉宋楚瑜曾一手导演了“兴票案”,但后来司法已经还宋楚瑜以清白;马英九就不一样了,在宋楚瑜的眼里马英九是不入流和提不起来的人物,马英九当年受重用在蒋经国身边接的正是宋楚瑜的班,所以宋楚瑜自认自己是前辈在心理上总是占有优势。反观马英九对宋楚瑜的心情就比较复杂,即认可宋楚瑜的能力又不服他的能力,即敬重宋楚瑜本人的能力又不愿意与他合作(使用宋楚瑜)。当然马英九更知道其实是他使用不了宋楚瑜。应该说,宋楚瑜与马英九之间的过节主因是仕途升迁问题,两个老乡之间成了争夺权力上位的宿敌,这点主要在宋楚瑜而根本不在马英九。马英九本想建立一支强有力的执政团队却首选了刘兆玄;本想整合泛蓝却故意弃宋楚瑜而不用,这就使他的理想与实际的执行力之间形成巨大反差,在对待宋楚瑜的态度上足见马英九的能力欠缺。这里不妨对照一下奥巴马,奥巴马当年在选前与希拉蕊可说争得也是白热化,但选后便很快成功的说服希拉蕊入阁,即化解了两人之间的竞选矛盾又让希拉蕊有了施展个人才干的机会做到了两人之间的利益最大化。马英九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能够做到让他与宋楚瑜之间的利益最大化,浪费了泛蓝内部的一笔人才聚合资源。政治力量有时就是这样,当你无法利用或驾驭它时它就很可能会变成一股相反的力量来对抗你。对马英九来说,宋楚瑜最后就变成了一股这样的力量,宋楚瑜要证明自己的力量所以他要出来参选。宋楚瑜非常清楚:不仅不能让马英九白白利用自己的力量,还要把自己的力量转化成阻止马英九的力量。宋楚瑜带着这样的心态来参选,就无形中等于在提醒泛蓝阵营,让泛蓝阵营感到了空前的危机感,从最后的结果看宋楚瑜的铁票只有37万只占2.8%,而选前宋楚瑜的支持度一直稳定在7-8%之间,可见泛蓝阵营这次的弃保相应是成功的。也许宋楚瑜将从此永远背负(搅局)的历史骂名,但这并不符合事实,事实上正是宋楚瑜的搅局才使得泛蓝阵营形成巨大的合力,宋楚瑜从背面起到了更好的催票作用。虽然这也许不是宋楚瑜的本意或不愿意看到的,但客观的结果却是这样的,宋楚瑜又等于帮了马英九。


四、对手蔡英文的相对弱势


民主选举的力量对比是此消彼长的过程,当一方的力量被加强时对手的力量就会自然减弱,蔡英文对马英九本来是极具挑战的,但却没有成为强势。一个原因是蔡英文不占大势,在大势上只能模糊所以不确定;二个原因是对自己过于乐观,后半程松懈跟得不紧,没有奇招出现;三个原因是“宇昌案”的冲击,影响了蔡英文的操守和诚信;四个原因是副手苏嘉全的负面影响和减分;五个原因是个人的能力方面与对手马英九比没有突出的地方。从五都选举以来,蔡英文可说是稳扎稳打亦步亦趋,不仅成功整合了民进党内的各派力量,而且极大地鼓舞和激发了民进党内的斗志和士气。民进党向来就有一个传统,内斗时常常你死我活互不相让,但每到大选关键时刻需要一致对外时又会彼此搁置前嫌转而一致对外。民进党内派系林立,而蔡英文在没有任何靠山帮衬的前提下,硬是完全凭借个人自身的努力打开了一片天,直至取得今天的成绩。选前有人认为蔡英文的政治经验不足危机处理能力不够和领导能力令人担心,这些比较客观的提醒对蔡英文都是致命的。蔡英文的基本条件是不差的,除了法律专业背景外还有财经专业背景,曾任过陆委会主委和行政院副院长,熟悉国际事务和两岸谈判。蔡英文对台湾有全局视野,她在接受《财经》杂志的专访中提到:“民进党已走出过去靠革命、冲突、被英雄带着走的时代。国家不只是治理,还要去处理人民的感受,照顾大家对未来的期待,特别要让年轻人看到未来。”如果说蔡英文与马英九相比就输在能力上并不准确,尽管蔡英文的能力并不怎么样。还有一点就是蔡英文的女性身份也或多或少地影响了选民对她的信任,这说明台湾的政治还是一个男人的天下。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马英九不对上蔡英文也许就不会赢,比如对手是苏贞昌或四大天王中的任何一位,这话没有道理。四大天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他们如果出来选输得会更惨。从民进党的参选历史看,最会选举的是陈水扁和谢长廷,而苏贞昌和游锡堃要逊色得多。也许蔡英文输给马英九会令人有几分惋惜,但现实是残酷的,马英九最终还是顶住了蔡英文的挑战而坚持了下来。


最后想说的是,其实无论谁当选都应该得到祝贺, 因为这毕竟是民主的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