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笔友事一二(红三角戳)

许是年龄到了,忽然的爱上了挖掘过去。这一挖,真的发现自己,原来也是有过去的人。

挖吧,挖吧。许了自己这次的放纵,农历年2011年翻过,就再也不要想着过往而踌躇不前,认真努力的过好以后,认真迎接2012,哪怕世界末日。


初中年代,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BP机。我听着广播渡过一个个因为偷懒而不作业的夜晚,听着别人的各种故事。

在沉不住气的冬季,写了一封信到省电台。守着广播一天一天也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

可是翻过年的时候,信箱里的信件就像吸铁石一样吸来废铁,叮咛呼隆的都落在信箱里。

后来听笔友招供,他们是在正月里的节目中听到我的交友信息。而那个正月,我一直得意忘形的跟着爹娘后面收红包收花生,已经忘却这件事。遗憾的是没有听到主持人磁性的嗓音里轻轻的吐着标示我名字的那三个字。以至于到现在,只要一听到老师叫我的名字,我都会忍不住一个激愣。

往后的几年里,笔友不断,以至于那个送信的阿叔都能叫出我的名字。而今,他已经从当初骑自行车送信到现在骑摩托车。



印象很深的是一个监狱里的笔友,几乎一周一封信,苍劲有力的字铺满信纸,一度让我以为他是被冤枉入了狱。而且当时做了在现在认为是超级二的事情。我在想着那时候肯定是怀着圣母玛丽亚的高尚情操去拯救他,而实质是二到无穷大的一件事儿。他约我在某月某日某时某分在某座监狱的某个窗户外的路上给他看一眼。

而我也听话在的那个约定的日子搭公车两个钟头跑过去了,太阳下站了二十分钟后离去,因为我根本没有看到人。这会儿想想,那个窗户后面肯定一帮人在嘲笑我。

揭过不提,想不起因何而断了联系。


记得一个部队的732**。在里面认识一个笔友。搁现在的说法他就是一个小官二代,其父为某镇上专司财政的副级镇长。有点小权力吧,连一个走路都有点微跛的他都送到部队。可笑的同一个城市的他,基本上一周两封信,每封信都是写的满满当当的七八页纸,我曾问他,为何写如此多,他答:部队寄信不要钱!我当时华丽丽的被雷了。红三角戳原来可以如此利用啊。

中间断了联系。可是微妙的“猿粪”起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小城上班的公司对面是个车站,他爸利用关系给他端了一个铁饭碗,而后相约偶尔中餐。那年的冬天我的生日,收到他一份生日礼物,一本盗版的合订本的读者。待我离乡后彻底断了联系。

从那时候起就开始收集各地的红三角戳,而在五六年的岁月里,收集了整整的一鞋盒的剪下来的三角戳。离乡也好几年了,不知道那一盒子三角戳被娘收到了何处高束。那代表着我不寂寞的初高中印迹。


06年的时候,通过歌剧《剧院魅影》认识了一个香港的小盆友Vicky,居然小名和我的大名相同,更让我膜拜“猿粪”。书来信往也联系了半年有余,在上海因为邮箱的问题一度失了联系。而在今年闲来无事整理书柜捡出她的地址,照着地址又去了一封信。不记得当年初中生的她,如今是否还在香港读大学还是已经出国。几日后回信到,看着信件那繁体字,觉得那一整天都张着嘴如缺氧的鱼。乐的我找不着北。那年小丫头长成了大丫头,刚投到了耶稣的门下,开始实习护士,八拉八拉的一堆三五年内断掉的岁月里发生的事儿。而今,我们经常在Facebook上交流,纸质媒介彻底的退出了自己的生活。


已经有许久没有再提写给谁认真的写过信,也就再也收不到好看的三角戳,可怜的我只好自己到处行走的时候,给自己寄明信片,收集着各地各处各样的邮戳,以慰自己那微小的嗜好。



笔友事一二(红三角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