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军方10日表示, 将把1/3的战舰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图为美军“艾塞克斯”号两栖攻击舰领航的舰艇编队航行在印度洋上。

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10日在华盛顿演讲时称,未来10至15年,将有超过1/3的美军战舰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这意味着,相当于日本、法国和英国总和的海洋力量密布中国周边。上周,当奥巴马亲自公布新军事战略时,“是不是专门针对中国”还勉强可以打个问号。但10日,这场演讲的主办者——新美国安全中心毫不掩饰地说,“南海将是美国未来在亚太领导地位的标志”。奥巴马削减军费同时加强控制的新战略被媒体形容为“廉价霸权”。美国“反战网”报道说,在南海美国省钱的招数是,利用周边海洋国家抵制中国霸权的民族主义情绪。对于奥巴马的军事战略,中国国防部和外交部同时做出强硬表态。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称,为了保护南海利益,北京的手段也绝不会比对手软。但对大家来说,这显然不是最好选择。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劝告美国说,中国不是又一个苏联,“它是问题,但不是敌人”。

美国正给中国套上火环

“如果一个国家过于强大,其他国家就会联合起来制约其实力。”在《美国实力的悖论》一书中,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以此预测美国的处境。《雅加达邮报》10日报道说,现在这种说法被美国东盟战略委员会联合主席威廉·科恩引用,来描述中国眼下的“遭遇”——美国正寻求确保南海不被某个国家主导。

10日,在华盛顿的一场关于南海局势的大型演讲上,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格林纳特上将公开了美国未来10年至15年全球海军战略布局。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按照这个计划,超过1/3的美军战舰将转移至西太平洋地区。加上波斯湾区战舰,未来超过半数的美国海上军力将驻扎亚洲海域。

格林纳特当天向媒体展示了一幅地图,地图显示,目前美国海军在美东海岸驻有30艘舰艇,在西海岸有15艘,印度洋周边有15艘,大西洋东部还有15艘。中国海军少将杨毅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共有舰艇近300艘,1/3相当于日本、法国和英国海洋力量的总和。其作战半径可以涵盖整个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对中国海军力量形成压倒性优势。

格林纳特将这一布局的目的解释为“确保国际海运航道自由畅通”,这次活动的主办方——新美国安全中心却给出不同答案。该中心发表一份长达115页的报告,标题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上的合作:美国、中国和南海”。报告批评“中国正在挑战美国数十年建立的体系”,称在此情况下,“南海将成为美国未来在亚太领导地位的标志”。

上周,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新军事战略,明确将美国全球军力重心转向亚太。但对于这份新战略将如何具体影响军力部署,美国国防部官员并未透露,仅表示有关情况等向国会提交预算时自然就会明了。美国《星条旗报》10日评论说,随着格林纳特等官员的公开讨论,该战略的一些细节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根据格林纳特的说法,美国战略重心转移并不是说要在西太地区大幅增加军队或舰艇,“我们一直就在这里”。这一计划将通过鼓励地区盟友加强自身军事实力,以及彼此间建立新安全合作机制实现,因为“中国正力图主导西太平洋,这让东亚国家比以往更愿同美国合作”。

美国“反战网”报道说,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报告称,这是一个由观点类似、实力日益增强且希望抵制中国霸权的海洋国家组成的网络。对这个几乎看不见的网络来说,越南、印尼、印度、韩国、日本等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或许是最好基础。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战略研究教授布拉马·切拉尼11日评论说,美印日日益扩大的战略共识让人想起一战前,英法俄结成协约国对付实力快速上升的德国。

“法广”中文网称,未来美国在西太平洋区将拉开由东京、釜山、冲绳、新加坡至澳洲达尔文港的海军基地线。对此,中国海军军事研究所研究员李杰11日分析说,这样美国在西太平洋的舰艇部署将呈三角前行态势。100艘左右的战舰数量等于把相当多精锐的舰艇、飞机都部署在这一地区,从而将空海一体战逼压至第一岛链前沿。

虽然奥巴马在新军事战略中表示将削减军费,但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报告仍呼吁,美国应在今后几年内,将海军舰只数量从当前的285艘增加到346艘,否则“美国将被地区国家视为衰落大国”,而中国将像冷战中苏联逼芬兰“中立”一样,掌控其周边邻国。“德国之声”评论称,美国正给中国套上火环,两国关系势必前所未有的复杂。

《印度时报》援引新加坡驻美大使陈庆珠的话说,这份报告将南海描绘成检验美国地区领导地位的测试场,这只能加大中国的反制力度,进而让想同时与中美保持良好关系的东南亚国家感到担忧。“欢迎来到这个摇晃的世界。”

中国领导人会如何回应美国的新军事战略?从5日奥巴马公布该战略起,西方舆论就在等着看北京怎样接招。英国《金融时报》说,一些中国官方媒体上周末措辞尖锐地批评了美国的新军事政策。但在美国《时代》周刊看来,“中国只是耸了耸肩”。

就在西方媒体大量猜测中国为何表现“柔和”时,法新社报道称,中国国防部与外交部9日同时表态,批评美国新军事战略对中国的指责“毫无根据”,要求美国“谨言慎行”。“美国之音”援引美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布特的话说,存在利益冲突的大国只能为可能发生的冲突进行准备,中国也别无选择。所以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发出过与美国开战的强硬言辞。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的文章10日称,在莎翁的悲剧中,哈姆雷特说,一只麻雀的生死都是命运注定的,似乎冥冥中上苍什么都自有安排。但从中国历史来看,几乎看不出为了与美国争夺太平洋控制权,中国想走上战争道路的迹象。奥巴马政府却甚至考虑缔结新东南亚条约组织来防备中国,这是为什么?

“哪有钱奥巴马就关注哪”,美国彭博社11日试图以此解释美国政府近来对亚太的格外关照。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看来,“缺乏安全感的美国让中国背了黑锅”。文章说,其实每次美国总统大选,批评中国都是典型的轮回。但候选人只要成功当选,不管他们竞选期间怎么说,都不会大幅修改美国对华政策的实质。或许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还要遵循同样的惯例,不过一些新因素可能带来改变。中美之间经济实力差距大幅缩小,北京已经开发强大的非对称作战实力。美国信心的衰减以及由此增强的对华反感,令批评中国的声音在今年大选之后将继续下去。

近几天,不少美国媒体还把文化领域看做中美对抗的新战线。彭博社说,从中国当年瞄准谷歌搜索引擎起,战斗就打响了,并且深度的广度都在不断外延,一场新文化大革命似乎要上演。

《印度教徒报》说,奥巴马政府已经强有力地表示,一个蒸蒸日上的美国对中国有好处,就像一个蒸蒸日上的中国对美国有好处一样。但另一方面,奥巴马本人5日却亲自发布美国军事新战略,寻求抗衡中国的军力增长。美国国务院与国防部彼此矛盾的态度有效地证明,在如何面对中国的问题上,美国政府内部是多么矛盾。

有美国新保守主义学者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称为“美国的第四次世界大战”(他们认为冷战是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是否有人希望看到又一场冷战?提出这一问题的美国“沙龙”网站称,肯尼迪总统在就职演讲上意气扬扬地说,美国愿为保障自由的存在和胜利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负担,应对任何困难,支持所有朋友,反对所有敌人。然而在当今世界来看,这种过度投入没有现实主义政治战略来得实际。文章说,即便在经济衰退前,美国人也不愿为一统天下付出什么代价或承受什么负担。现在,美国人对海外战争感到疲惫。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评论说,美国已经面临许多现实挑战,不需要新的敌人。中国会继续在外交上给美国添麻烦,也可能是一个贸易上的恶人,但中国不对美国构成致命威胁,也不是又一个苏联。一句话:中国是问题,但不是敌人。

“几十年来,一直维护中国海上生命线安全,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大英雄是谁呢?”11日,日本专栏作家加藤嘉一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提出这一问题,他的答案却让不少中国人意外。加藤嘉一说,这个大英雄就是“以第七舰队为核心的美国海军”。文章称,尽管早已成为许多年轻中国人痛恨的对象,但正是这支海军默默地在世界各个海洋和海峡上巡逻,打击一切以切断航路为威胁的武装者,保证了资源进中国,商品出中国的安全。

对此持不同看法的中国海军专家李杰说,其实即使没有美国海军力量,在东北亚地区,靠中日韩三国海空力量和海上警卫队,保卫海上通道安全、打击海盗和海上恐怖主义完全没有问题。而在东南亚,如果各国能达成协议,靠各国协作保护安全也没有问题。

中国海军少将杨毅则表示担忧说,美国经常宣称自己是“公共安全产品”的“提供者”,但实际上经常是“麻烦制造者”。对比美高调宣布“重返”亚洲前后东亚的气氛就可见一斑。彭博社专栏作家威廉·皮西克11日劝告美国说,过去跟苏联打冷战,现在又跟北京竞争软实力。如果美国想“重返”亚洲,那么必须在门口就把过去的傲慢抛掉,真心搞合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