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刘裕VS拓跋嗣之新月传奇

刘裕,小名寄奴,出身贫寒,没有读过什么书,一个老军头,但是天生具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质,兵锋所指,望者披靡。

拓跋嗣,幼年即被封为北魏齐王,后来又轻松的解决掉弟弟的叛乱登上皇帝位,时年十八,可谓少年得志,意气风发!

刘寄奴爱赌博,爱冒险,爱耍流氓,他跟拓跋嗣的对决可谓是流氓跟贵族的较量,而地点就在中国的母亲河黄河边上。

公元四一七年,刘裕欲图乘后秦帝国内乱而一举灭之,但是长途奔袭后秦,必须经过北魏的国境,而刘裕强大的水军也需要从黄河逆流而上,刘裕先派出使者向拓跋嗣借道西上,但是血气方刚的北魏明元帝拓跋嗣一来考虑到跟后秦是联姻的盟国,二来耽心刘裕北上争地盘,三来对刘裕属下将领之前骄横行径不服气,于是决定封锁黄河上游,阻止刘裕西进,这样一来,大战一触即发,于是有了这段新月传奇故事。

我们先来看看新月传奇发生的地点,据资治通鉴介绍,这场战斗的地点在山东聊城西,我们漫步在聊城县西,却怎么也找不到一点点古代战场的蛛丝马迹,我们多变的黄河多次改道,早已经淹没了一切,根据地方县志记载在王莽始建国三年(公元11年),黄河在今河北临漳县西决口,东南冲进漯川故道,经今河南南乐、山东朝城、阳谷、聊城,至禹城别漯川北行,又经山东临、惠民等地,至利津一带入海。而聊城县西就是东晋末年的畔城所在地,这是北魏军团布置在黄河北岸的最前沿的军事重镇,可见当时的黄河是离畔城不远的地方。公元四一七年夏天,刘裕的西进水师军因为北魏骑兵在黄河北岸的反复骚扰而进展缓慢,于是停止前进,准备给拓跋嗣的北魏军团一次重击来彻底解决北魏军团的骚扰。

根据现在的地形地貌已经看不出刘裕为什么要选这么一个地方做为主战场,虽然刘裕的水军占有绝对优势,历史记载刘裕的水师大舰重楼,高者十余丈,但是面对黄河北岸游击的北魏骑兵却派不上多大用处,怎么才能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打击敌人呢?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如果水军登陆作战,北魏骑兵往往逃之夭夭,等你上船,他又来骚扰,只有把敌人吸引到他们认为安全的作战区域,才能跟北魏军队决战,而且战斗的规模不能太大,开始也不能惊动敌人,于是他在一个晚上,派出精锐的小股部队侍卫队白直队,由队长丁旿率领,大概是卫士七百人,带着一百辆战车偷偷登上黄河北岸,在离岸上大概一百步的地方,以黄河为月弦,布置成了一个半月阵形,每车配置七名卫士,黄河上停泊强大的舰船保护新月阵形的两翼并监视北魏骑兵的动静,北魏的哨兵不明白这七百人布下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阵形有什么用,于是都在看热闹,没有行动。等大的框架一搭建完成,丁旿马上在阵中竖起一面 白色羽毛大旗。后续的部队2000人在宁塑将军朱超石的带领下马上从船上飞奔而至,以每小队20人的编制各自奔向100战车,每辆车配一张机械强弩,这27个士兵的分工大致如下,3-7人安装机械强弩,10个人手持丈八长矛预防骑兵冲击,7名卫士持弓箭戒备监视北魏骑兵,剩下的车辕前面钉上了防箭木板和设置路障。


在描述北魏骑兵的反应前我们先来看看北魏军团的背景,中国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已经发明了马镫,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变革,北魏骑兵是鲜卑人为主的强大骑兵,他们具有剽悍的性格和高超的骑射技艺,根据考古发现,北魏骑兵已经发展出轻胄,重胄骑兵两种,请看下图,




北魏军团已经形成了骑兵,步兵相结合,重装骑兵冲击敌人防线,轻装骑兵追击,步兵掩杀的多种战术配合,而且拓跋嗣的老爸拓跋圭是个凶猛的家伙,国家治理虽然不是很行,但军队还是能打战的,所以拓跋嗣的这个北魏军团不是好对付的,从刘赫连勃勃被北魏欺负的这么狠还不敢放一个屁,却只敢对付恩公后秦帝国来看,北魏的骑兵军团不好惹。

作为北魏军团的最高统帅拓跋嗣虽然年纪轻轻,但不是无能之辈,在他的领导下,北魏发展的还不错,这也让他产生了能和刘裕军团一争高下的幻想,这也是他拒绝了崔浩正确建议的根本原因。于是他命令代人娥清为北魏骑兵先锋指挥官,冀州刺史阿薄干任监军,司徒长孙嵩督山东诸军事,率领10万步骑在黄河北岸结阵,拦截刘裕的北府军团。

司徒长孙嵩督并没有多少军事才能,他善于治理国家而不善于军事指挥,战术指挥往往决定了战争的胜败,从丁旿结阵完毕而北魏骑兵毫无反应来看,娥清,阿薄干的战术指挥能力也很一般,当宁塑将军朱超石率领2000进入新月阵,并且对北魏军团发起挑衅的进攻之后,娥清,阿薄干才有点反应,历史记载朱超石先用软弓羽箭向敌人示弱,把敌人吸引到阵前之后用强弩射杀,吃了大亏娥清,阿薄干反应剧烈,马上向大本营求援,公孙嵩派三万骑兵作为后援,向新月阵发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古代战车的直径大概有三四米这么长,一百辆战车连接起来大概是三四百米长,整个阵势的弧形大概是一个四百米操场这么大,却聚集了2700人,这是一个很密集的阵形,因为阵形两边是北府水军高大的船队保护,所以阵形的两侧北魏军并不能有效进攻,真正的压力在正面弧形的正前方,假设北魏重装骑兵保持一米五的间距推进的话,300米的弧形只能容纳200个重骑兵,所以北魏骑兵的大部队根本不能全面施展开,只能梯次进攻,这样就好象斯巴达300勇士挡住了波斯十万大军一样,何况北府军有一千长矛和一百张强弩,北魏军毕竟是少数民族的强大武装,他们在付出重大牺牲后,眼看就要突破新月阵的防线,一旦防线被骑兵突破,这2700是没有多少时间撤退到船上的,危机时刻,朱超石想到一个办法,他把丈八长矛折成三四尺的铁矛,把前端敲打锋利,然后装在机械强弩中发射,一矛射出去,可以洞穿三四个士兵,这是可怕的杀伤力,北魏军队被这种新式武器吓的魂飞魄散,马上转身狂奔逃命,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没有战斗经验的阿薄干被队长丁旿杀死,刘裕又及时派出宁远将军刘荣祖配合宁塑将军朱超石扩大战果,他们一直追击到畔城,并再次大破魏军,杀敌千余。

这场非常具有刘裕特色的战役以北府军完胜结束,年轻幼稚的拓跋嗣做了这段传奇的配角,自春秋战国起中原就有了用战车结阵对付骑兵攻击的方法,但是发展到北魏时期,在有马蹬和重装骑兵的配合下,刘裕指挥水,陆兵种配合还能重创北魏骑兵团,固然有刘裕的精细策划,也有北府军强大的战斗力和运气成分所在,这个阵形以后没有人敢使用,因为像朱超石这么灵活指挥和愚直的公孙嵩很难在同一个时刻共存,所以新月阵之能是一段传奇故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