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本人忽然想听一下以前的老歌,在网上搜索却发现这样的一篇文章,觉得很不舒服,转发出来让大家一起批判一下:

最近有了个MP3,就胡乱下载了些歌听听。象我这个年纪还听MP3,真是不怕人笑话,要知道,不才年已三十有三了。梅艳芳的歌本来不想听,但大家知道下载艰难,既然有就听听无妨。两首歌中有一首想不到竟然是“血染的风采”,我诧异了!!不过想起她的声音和风格,唱这样的歌倒也是合适的,可以发挥出她的特点。梅艳芳仙逝不久,我这里并不想说她的什么怪话,但就事论事,因为现在才听到她唱的“血染的风采”的版本,只好顾不上为去者讳了。

梅艳芳她唱的雄浑,气势豪迈,演绎得恰倒好处,并不输于原唱者,可见她选择唱这只歌是经过考量的。然而,当听到她唱出这只歌时,我心里除了诧异还有愤懑:你一个资本主义的人,奈何唱社会主义的歌呢?!梅艳芳祖籍广西,但在资本主义的环境中长大成人,血液里浸润过了民主自由的养分,虽然性格独特,也还需考虑自己的身份和信仰是否适合唱这只歌,而不能仅仅考虑能唱的好与不好。如果只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独特,唱唱社会主义的歌,那是等而下之,显示的不是独特,而是行状上的污点,是背叛自己的信仰——如果她是信仰基督,是信仰民主自由,而不是因为出身于广西,心慕红色土地,进而也变得嗜血!

资本主义的人唱社会主义的歌,为什么是可怕而且令人厌恶的呢?这不但是上面提到的信仰背叛的问题——虽然这是主要问题——而且是黑白是否颠倒的问题,是大是大非混淆的问题,严重的后果是误道了幼稚的青少年。有的人可能质问,我们经常唱的一些歌来源于封建社会,是民族文化的瑰宝,你的意思是也不能唱的了。错,这不是一回事。很多经典的歌曲,虽然来自封建社会,并没有打上封建社会的印记,它们反映的是人类共通的美好情感,什么人,什么时候唱都是合适的。而“血染的风采”不是,这只歌打上了深深的阶级烙印,政治烙印。“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这共和国不知道是谁的共和国,染在旗帜上的血也不仅仅是一心打江山坐龙庭的人的血,还有无数无辜人的血。俗话说: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来。可据我所知,给布染颜色,是个复杂有学问的工序,不是那么容易的,何况随便拿人赖以生存的鲜血。

想唱就唱吧,不过要唱得其所就好。如果你是社会主义的人,老是唱资本主义的歌,我倒是写不出文章来骂了,才识所限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