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浑浑噩噩的我面色苍白地将头伸在外面,终于看见了长长的铁轨,心里好受了些,总算要结束这段艰难的旅程了。当车停稳后,我让后面的战友先跳下车去,将军车的车厢后拦板打开,然后其他战友开始往下跳。我忍受着晕车的痛苦,在战友的拉扶上,才下得车来。送兵的军官开始整队,然后点名,所有退伍老兵全都到齐,开始登车,我们这次退伍的老兵很多,有两节多车厢全都是退伍军人。也许是外面太冷,大家登车的速度很快,列车里开着暖气,上去后觉得舒服了许多。

由于坐军车很累,上车后都坐在座位上,听钢副司令作指示。许多战友的眼睛红红的,而我则是被晕车折磨得面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晕车的感觉是常人所无法体会的,我的精神面貌很差,也没有去听当官的指示。我和江林、大军坐在一起,虽一车全是巫山和云阳的老乡,可还是习惯和经常在一起相处的战友。在博乐火车站,只有少数随同来送行的军人,气氛确实有点如其他战友说的那样,冷冷清清地。好在大家的心情都还没有从离别的酸楚里恢复,也就没有想那样多。登上车没多久,我们便正式开始了我们的退伍之旅。

火车行驶在茫茫戈壁滩上,车上的气氛开始有所好转,战友们在一起开心地交流,而我由于晕车,还是闭目养神。无暇顾及到最后一次欣赏大漠孤烟,直到中饭时,我的精神才恢复了些,脸上慢慢恢复了正常。由于退伍老兵很多,为了便于管理,送兵的军官无数次地给我们宣传,这次退伍路上,军分区给了一个三等功名额,给表现好为平安回地方,做出贡献的战友准备。希望大家都能努力争取,我和江林、大军一听,当时便笑着说“妈的,当了三年兵都没混出个名堂,难道能在这短短几天里,还能弄上个三等功?”话说回来,三等功只有一个,而我们退伍的有二百多人,这样的好事永远不会轮到我们头上。我和战友想得很开,开玩笑地对其他战友说,立功的机会我们让给你们,就不和你们竞争了。然后心安理得地坐在座位上看着其他战友为那个三等功忙碌!有的战友打扫车厢,有的战友打扫厕所,我们基地退伍的三个老乡,默默地看着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还是很感激他们,车厢的卫生确实不错。很干净很舒适!大家时不时地在一起拉拉歌,解除旅途的疲劳。

在火车上,送兵最高领导分区副司令一再要求我们,注意军容风纪,虽然退伍了,但始终要保持和维护军人的形象!让我们将胸前的大红花不要扔掉,好好戴着,在乌鲁木齐和兰州还有许多将军要来为我们送行。当时我们是第一批退伍出疆的兵,欢送仪式极其隆重。当我们的车到达乌鲁木齐时,天快要黑了,车刚停稳,寒风中,新疆军区的首长们和许多不认识的战友列队在站台上欢送我们,他们敲锣打鼓,扯着很大的横幅。新疆军区的首长登上列车,在钢副司令的口令中声,战友们整整齐齐地站在自己位置上,接受首长的检阅!当时新疆军区由于缩编,司令和政委只是少将军衔。两位将军简短地讲话后,祝我们旅途平安。当时许多在边防一线的战友,很激动,从来没有见到过将军,在退伍时,总算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请大家不要见笑,也许在内地是一件很平凡很普通的事,作为边防一线的军人,也会觉得很神圣很崇高。我们基地三个战友对此兴趣都不大,特别是我和江林,在边防一线见到的将军太多,见过的最高军衔的首长,是时任总参谋长的迟浩田上将,还和迟总长握手合影留念。其他边防线的战友就没有我们那样幸运,当兵三年,有的战友见过的最高首长就是军分区司令,大校军衔。可以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

车要开了,首长下车后,在站台上向我们挥手,我和战友也挤到窗前,向首长挥手道别。吃过了晚饭,夜幕降临。看着乌鲁木齐辉煌的灯火映照在冰雪上,欣赏着这个陌生的城市,冰雪中美丽的城市夜景。车继续向前开,而疲劳的我们,开始进入梦乡。当看到太阳升起的时候,新的一天又来临,退伍回家的旅程漫长而苦累。车不停地在站台停靠,退伍军人在不停地往车上来,送兵的军官怕出事,不允许我们去其他车厢,接触同是从边关来的退伍军人。我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有心里保持着故乡的期盼和向往,当车停靠在兰州车站时,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在长长的站台上,整整齐齐地排着一列军人,直到站台的尽头。车停稳了,在我眼前的是整齐划一的军乐队,在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声中,感受到了作为军人的豪气。在军乐队的旁边,则是兰州军区的首长们,好多个将军!!!当时看到这样的送行场面,本以为无法再让我激动的军队,这一刻,也让我觉得热血沸腾。由于这是一趟专列,上面全是退伍军人,由于时间关系,兰州军区首长无法到每节车厢和战友们告别。在长长的站台上,用几个喇叭将首长们的祝福传送给战友们。而我们这节车厢,很幸运地停在首长们的眼前。当时首长讲的什么,我已经想不起来,只记得那壮观的场面,确实让人难忘。

当首长祝福完后,开车的时间也到了,耳边传来了火车启动的声响,此时,军乐队奏起了那首让人魂牵梦绕、耳熟能详的《送战友》!在熟悉的旋律中,这次有着和从前不一样的感觉!听着格外的悲壮!许多战友忍不住和着军乐队演奏的旋律,唱起了我们在边关曾无数次唱的送战友!一列火车上都在唱,那种场面甚是壮观!车渐渐快了起来,我们已经远离了首长的位置,可前面仍是列队欢送我们的从来都不曾相见的战友,在那里向我们挥手。我和战友也聚集在窗户处,不停地向他们挥手。火车驶出了车站,送别的战友也没有了踪影,而我们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息。。。 。。。

从前听老兵说,当兵去时热热闹闹,回去时却是冷冷清清。可我们退伍时离开部队的场面,远比当兵来到部队时热闹得多!也许和其他战友相反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