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从天堂到地狱 华裔美军的日记

2007年 8月12日

时间:00:05 从朋友们为我开的欢送会上出来 ,带上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出了门,是那漫长而又短暂的走廊,咯吱咯吱的木头声,伴随我每一个脚步。我走出了这幢古老的德国建筑,回头望去,从来不觉得美的浮雕今天显得格外典雅, 两尊天使雕像仿佛也在向我道别,使得我更加不想离开这里。明天, 我就要离开德国基地, 被派往炮火连天,腥风血雨的伊拉克战场.

车停在不远处,上了车,在熟悉的道路上,能看见不少准备去蹦迪的德国青年, 毕竟今天是周末,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周末,吃完晚饭看电视,喝啤酒,晚上12点左右就去蹦迪,然后睡一整天. 对我来说, 这是我在拜仁的最后一个周末了. 也许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个周末,谁知道?......

脚下一踩油门, 车像风一般地消失在黑暗中 ,德国城外是没有什么照明的,不像美国是条路都是灯火通明的,很快我上了 AUTOBAHN. 就是德国的高速公路,这也是我喜欢德国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不限速,我曾经用BMW Z4 开到280 300 KMH .这在其他国家是不可能的, 今天我比较疲惫。再说开的不是Z4 而是330 , 所以我把速度控制在220 左右巡航,这样不到50分钟我就能回到基地了。顺便说一下我喜欢威廉姆斯车队,周末飙车时如果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会选择开BMW,其次才是我的野马GT,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

回到了基地,把我一大堆杂物塞到了我另外一辆福特车里 , 就当是个临时货舱了。如果15个月后我还能回来, 里面的东西不会发霉的太厉害。

把我住的房间清空以后.我来到了连部前,等着签发武器,我的武器是一把M4 ,不算什么好武器吧,但是如果打得准的话还是能杀伤力不小的。

大家都拿到自己的武器以后,就朝连部西边的一个健身房走去,在里面办好最后的手续,照相,体检,打N多预防针等什么,由于在之前我已经都作过了,所以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睡觉的好时间。

大概0900 的时候我们被叫醒了,出发的时间到了,我们一群人分坐了七辆大巴出发了,每一辆大巴上有3个带着实弹的士兵负责应付紧急事件。就这样,五味杂陈的告别了这个我住了一年半的宁静田园风光的德国小镇。

在高速上开了大概4,5个小时以后, 我们到达了德国西部的一个美国空军基地, 下车后,大家都在一个巨大的帐篷里休息等转飞科威特飞机。这一等就是4个小时。

当我还在电影区看 “300斯巴达克”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出发的命令,真扫兴! 坐了差不多15分钟的巴士,我们到了飞机跑道上,C130 C17。机场内各种各样的空军大家伙繁忙在上货卸货。而我们要乘坐的是一个民航包机,一个我没有听说过的一家航空公司, 我们一百多个人扛着各种步枪. 机枪就这么上了飞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有这么多人带着这么多的枪上民航机的,甚至在电影里也没有见过,让我觉得惊讶的是在4,5个空姐里面竟然有一个中国人,北京人,住在亚特兰大, 我和她稍微聊了一会亚特兰大和乔治亚州,由于我很累, 她也非常忙,就没有再聊什么了,只记得她的名字叫薇。

经过了4,5个小时的飞行以后我们终于降落在科威特,我随着队伍鱼贯走出了舱门,我看了一下表。是当地时间0600, 迎面扑来一股滚烫的空气,那种空气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一种让人窒息的空气,彷佛呼吸进来的不是空气而是火焰. 炙热干燥的强风中还夹杂着沙粒和尘土。

美国大兵们从跑道上登上了当地的巴士,巴士司机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科威特人。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实实在在地站在中东的土地上,就已经在伊拉克边缘了。 日!!

巴士把我们带离了跑道,来到了机场旁边的一个休息站,大家在那里呼吸了不少了新鲜的黄沙。另外也稍微适应一下恶劣的中东气候。 我看看时间,0630 ,只过了半个小时了,气温已经迅速地升了起来。0650 我们再次地登上了巴士,前往美军在科威特设立的基地,从机场过去差不多车程2个小时, 在这两个小时中, 窗外的景象只有油井和一望无际的沙漠. 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是被神抛弃了,还是被神祝福了...

到了科威特的基地检查站, 大家都下来清除武器,确保里面没有子弹, 另外人有三急 ,这种情况感觉像是春运时的北京站。

进了基地, 我们下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入一个大帐篷内,被上了一节课。大概讲的是当地的民族习俗以及我们已经处在战争危险区,在这里工资会比在德国驻军每月高出1000美金左右。之后就是到我们所居住的帐篷里选好铺位休息。我们所住的帐篷里大概有70-80 人,虽然有空调,可是几个士官飞快的霸占了空调旁边的几个铺位,几乎把冷空气给堵住了,(我也真佩服他们,也不怕在日后被士兵們打黑枪) ,士兵們则睡在远离空调的地方,92 华氏度的温度。。。。

相信我, 美军中的很多士官都是捡便宜冲在士兵前, 冲锋躲在士兵后的主儿.

8月13 号

今天什么都没干,就是到处走走看看,熟悉一下这个科威特基地的各种设施,上上网之类的。

8月14号

今天,我们整个连要上两节课, 一节是关于路边炸弹的(IED),另外一节是关于友军辨识的,都是一些什么英国,澳大利亚之流的跟班国家。没啥意思,由于讲课的是个英国佬,所以大家都没认真听,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8月15号

今天,我们要去准心靶场去校正准心,去靶场的 路上就用掉了2个小时左右 。在科威特的沙漠上匍匐射击那可真是说不出来的难受,心肝肺肚差点烤焦不说。眼睛,嘴巴,浑身上下都在进沙子,而且还是贼烫的那种沙子。好不容易把我的ACOG 调教准了, 我赶忙跑回了巴士旁边,给自己拿了一瓶冰水。免得自己中暑。

等大家都调准了已经是4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很多美过大兵的枪法简直就是烂的让人不敢相信!!!在回去的路上3排的大巴还陷进沙子里去了,全排的人下来一起推才把巴士推出来。

8月16号

今天是我军队生涯中训练强度最大的一天---- 沙漠地区巷战训练,气温150华氏度, 还背负近50磅的装备,一刻不停的从房子到房子的进攻训练--- 不停地奔跑/快速移动,不停地射击,,橡皮子弹,,,打完一个房子马上再打另外一个房子。最后很幸运中暑了。但训练时间也到了。才终止了这该死的魔鬼般训练。

训练完了,我和甲黑一起去上网,上了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准备去食堂吃饭,食堂和网吧大概只有1分钟路程,结果食堂关门,门外布满了封锁线,说是里面有可疑炸弹,我靠!!炸弹都已经放到美军基地食堂里了!!!这也真够要命的。没办法,我和甲黑绕了大半个基地到了另外一个食堂里吃饭。 吃着吃着就听很沉闷的一声,是美军炸弹专家把那可疑炸弹带到基地外面的沙漠上引爆了。

之后的几天,我们一直在做去伊拉克的最后准备。

8月17日

我恨战争. 我恨傻B布什......

8月18日

基地里弥漫着厌战的气氛, 美军士气低靡, 怨声载道, 几乎每一个军官和士兵都想回家.都怕死, 天天都在诅咒布什, 诅咒共和党. 巴望着美军明天就撤军......

8月19日

热 ! 热!! 还是热!!! 炼狱般的....

8月20日

我的家在美丽的夏威夷, 一望无际的大海, 蓝天, 白云, 鸟语花香. 空气中都能挤出蜜汁来, 是太平洋中的明珠,是地球上离梦境最近的地方.....

8月21日

脚开始裂口子,全身捂出了密密麻麻的痱子, 皮肤开始起泡溃烂.....

大兵们聚在一起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开始讨论逃跑的方法.

战争还没开始,就已经准备逃跑了.....

8月22日

离去伊拉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8月23日

出发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美国大兵们怀着复杂的心情, 默默地登上C17 运输机,离开科威特的后方基地, 向北飞, 飞往炮声隆隆, 腥风血雨, 有近4000个兄弟阵亡的巴格达.....

我们今天乘坐了 C17 运输机从科威特大兵压境地赶到了伊拉克巴格达。在巴格达降落的时间大概是凌晨5点 . 天已经渐渐亮了,理论上白天这种纯运兵的飞机是不飞的, 所以我们都滞留在这个军用场里等天黑.

万幸这里附近有一个帐篷区, 是专门给调动中的美军部队和个人使用的。帐篷旁边都是巨大的水泥墩子, 一个接一个围成了一个包围圈。后来我才知道,大部分在伊拉克的基地设施都是这样保护起来的 。帐篷里的条件不错, 几张简易的行军床,两台空调,大家一进去都睡觉了 。我则在这附近逛了逛 , 去食堂吃点饭 。 就这样一直等到了天黑。

天一黑。整个军用机场立刻被激活,漫天都是各种型号的美军直升飞机轰鸣着起飞降落,支努干,黑鹰,阿帕奇,小鸟 。这种情景在电影里估计都很难看见,毕竟没有人会为了这么一个镜头而花那么多的钱。

等了几个小时以后, 终于轮到我们上飞机了,我们一行人20多个带大包小包,从支努干侧面靠近,到了支努干旁就开始绕到后面准备登机, 但是当我从侧面绕到后面时,我感觉从引擎里吹出来的热风快把我烤焦了,好不容易大家都挤了进去。这架支奴干连安全带都没法扣上。大兵们只好各自抓紧好自为之。 当起飞时支奴干居然后舱门也不关!就这样飞机开着后舱门,在士兵们没有安全带的情况直接飞上了天,飞机一边飞还一边晃。 怎么说呢,如果稍微再向前倾一点, 没抓紧的人就像倒垃圾一样从空中被倒出去 。飞机上下左右,东晃西晃的就像在迪士尼乐园坐过山车一样,不同的是甩出去必死无疑。

飞机一起飞, 从机窗里看出去,西北边升起了几颗照明弹,估计打得正欢呢,在整个飞行纵队里, 我们是第2架. 所以没有遭到什么火力,但是我们后面的一架遭到了轻武器的袭击,尾部的机枪手用重机枪还击,也算是安全,而最后一架则被RPG 擦边,在里面的一个战友事后对我说他在里面就听见" 嗞~~~~~ "的 RPG 尾部火箭声。GOD...

大概也就10分钟吧 我们就降落在一个很特殊的地点,,一个伊拉克非常特殊的地点,但是由于是降落点,所以不能写上来,以后等这场仗完了我再告诉大家,, ,由于并不是在 CAMP里面,我一出飞机就找掩体,子弹上膛,打开夜视仪,不停地东张西望,防范恐怖份子的夜间偷袭 。其他的一些美国大兵则摘掉头盔,叽里呱啦,敞开防弹衣,站着抽烟,毫无防范的等着车队来接......

过了一会,来了一个车队,武装悍马,装甲卡车,悍马开路和断后, 装甲卡车运行李 ,而我们就安排坐在空调大巴上,没错,空调大巴,那种从市中心到机场的空调大巴。真是不可思议......

到了基地 ,大家都已经十分疲倦了, 睡在一个15人的帐篷里,这也是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的家。第2天早上起床,走出帐篷区。我发现自己身在萨达姆的皇宫里,有树有湖 还有不少漂亮阿拉伯风格的建筑,可惜, 就算是最完美的建筑也被空军炸出了好多大洞。。。

俺发现美军士兵的日记没有中国大陆士兵日记里面的政治正确,和所谓的“高大全”,更多的是人性心理诉说。

2007年9月4日 第一次在巴格达街头武装巡逻

9月4号

下午,我们奉命去一个逊尼派住宅区巡逻,开车穿过了小半个巴格达市,整个城市像一个废墟,所有的建筑物都是断壁残垣,千疮百孔.

我们顺利地到达了那个街区,总体来说,这个街区还算不错的,小孩們打打闹闹,跑来跑去,居民家里也都有电。一大帮伊拉克小孩跟在我们后面跑,我向伊拉克小孩不断的扔从美军基地食堂带出来的花花绿绿的美国糖果,感觉自己很像黄皇军,唉。。。。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几辆斯特瑞克装甲车趴在街上,就像几只巨大的猛兽随时准备发动攻击。整个任务无聊而又漫长. 我在车后方机枪射手的位置,半个身子在外面,把M4平放在我的右边,左手拿着NVG ( 夜视仪坏了, 所以不能戴到头盔上), 右手拿着SHOT GUN (霰弹枪,喷子)紧张地盯着每一个路过的人

几个小时以后, 当任务快结束时,一个人慢慢吞吞地向我们走来,看上去像是个老人, 我丝毫不敢松懈地盯着他,就看他慢慢地靠近我们, 快接近我们的时候, 突然一个年轻人从旁边的屋子里跑了出来,扶着老人,不知道是想帮助这个老人呢,还是他是个自杀炸弹客? 他们离得太近了,那个年轻人一伸手就能碰到我的斯特瑞克装甲车, 我和这两个人之间只有大概2米的距离,我在上,他们在下,我用NVG (夜视仪)看得十分的清楚 ,我估计他们最多能看见我的黑影,我紧张仔细地听着他们在嘀咕什么,希望能从中辨别出什么,我用着散弹枪指着他们的头,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 敢不轨,我就马上叫你们两个爆头!! 他们在黑暗中被近在咫尺的霰弹枪对着头, 没什么反应 ,也许他们真是看不见我吧. 或者说他们在假装看不见我,继续在嘀咕着什么,走过了我的车。

谢天谢地! 什么也没发生.....

还有很多篇 地址http://www.tieku.org/312731/1.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