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公安部B级通缉犯曾开贵。


南京劫案犯罪嫌疑人肖像。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公安部B级通缉犯曾开贵。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南京劫案犯罪嫌疑人肖像。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南京特大  抢劫枪击案犯罪嫌疑人的  成长经历

1月8日,曾开贵的母亲在家中干活。曾开贵近20年未与家人联系。本报记者 刘刚 摄

神秘“逃犯”曾开贵

云南涉案在逃17年;南京劫案后,被疑为系列枪击案作案人,警方尚未确定

■ 人物简介

曾开贵

男,1969年8月23日生,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玉泉村组人。

2011年1月,公安部向全国发布B级通缉令:1995年10月13日,犯罪嫌疑人曾开贵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持枪抢劫,杀死一人后潜逃。

同时,犯罪嫌疑人曾开贵还涉嫌重庆“2004·4·22”、“2005·5·16”等多起持枪抢劫杀人案。

今年1月6日,南京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杀人案,很多人将疑犯与曾开贵画上等号。不过,警方在公开信息中,尚未将两者明确为同一人。

1月6日,南京城区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杀人案,一名黑衣男子在银行附近,开枪打死一名取款市民,抢走现金20万元。

案发当天,南京警方表示,此案与发生在重庆、长沙两地的多起持枪抢劫杀人案均系一人所为。

此前,2011年6月,长沙发生多起持枪抢劫杀人案后,长沙警方内部消息称,高度怀疑持枪杀人抢劫案嫌疑人与公安部B级通缉的曾开贵有关,但并未最终确定犯罪嫌疑人是曾开贵。

此次南京持枪抢劫案发生后,曾开贵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对象。

曾开贵到底是谁?

从小练武,腰间缠着“黑鞭子”

父亲曾鲁海说,曾开贵20岁前的经历很简单,四个字:“割草,喂牛”

1月8日,曾开贵72岁的母亲兰仔先一个人坐在屋檐下敲打豆秆。她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大多以“我不晓得”、“我不记得”作答。

父亲曾鲁海记得,儿子读书时,成绩不好,初中只读了一学期,“曾开贵自己读不下去,就不读了。”

那个时候的曾鲁海是个石匠,一个人打石头挣工分,要管5个子女,一家7口人挤在3间土坯房里,“能吃顿饱红苕就不错了”。

20岁时,曾开贵入伍离开老家。

曾家所在的玉泉村,是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一个三镇交界的村庄,与外界的联通,靠门前一条坑坑洼洼的机耕道。

在村民眼里,这是一条40年没变的泥巴路,一到雨天,稀泥能覆盖鞋面,“种点庄稼,没办法拉出去卖;喂个猪儿,屠户都不愿进村收。”

“大家都在想办法出去,女孩子找对象,肯定不在本村找。”在村民看来,参军是“走出去”的办法之一。

对儿子离家前的生活,今年76岁的曾鲁海说,很简单,四个字:“割草,喂牛”。

周边的邻居们对曾开贵的印象较深。有邻居说,曾开贵从小练武,打沙袋,打树桩。“他力气大,双手可直接把竹筒拍碎。”“屋前屋后的竹林,是‘四儿娘’练手的场所。”

“四儿娘”是曾开贵在老家的“绰号”。在家里,他排行老四。因为胃口大,能吃。“哪怕两根烂红苕,都会煮好了吃”,肚子像个娘婆,村里的伙伴,就叫他“四儿娘”,曾鲁海说。

“曾开贵在家练过拳。”1月9日,70岁的村民贺定洪说,他还见过曾练武的“行头”——当时在内江体检站体检,曾开贵脱衣服时,他看见曾的腰上缠着一根黑色鞭子,“一端还有蛇头形状”。在1989年到1992年,贺定洪任高山乡原武装部长,他当时招曾开贵入伍。

“我当时就问他,你练过武功呀?曾开贵说‘是,练了几天’。”贺定洪说,曾的身体结实,“是块当兵的料”。

朋友称其自制力强

语言上起冲突,别人往往需要台阶下,他却会自己降调,不把事情闹大

曾开贵把锻炼身体的习惯,从老家带到了部队。

1月9日,据战友回忆,“不光晚上,战友聊天时,他也喜欢在一边锻炼身体,方式大多是俯卧撑”,“他壮实得很,两三个人打不赢他”。

在战友的印象中,曾开贵不爱说话,性子比较急,说话语速快,行动敏捷,走路有点外八字。后来,曾开贵分到后勤班,主要是喂猪,“因为饲养工作干得不错,还立过三等功”。

“因为性子急,说话比较冲,常常说着说着就会吵起来。”曾开贵一位战友说,但曾开贵有一个特别之处,自制能力非常强,“语言上起冲突,哪怕双方吼起来,别人往往需要台阶下,他却会自己降调,收回来,不把事情闹大。”

1992年退伍后,来自内江的战友返回老家,曾开贵却“消失”了。“他没有回家。”据曾开贵同批多名战友说,均无人知道缘由。

“20年,一封信没写,一分钱没寄,一个电话没打。”曾鲁海说,“我的态度是无所谓,别人说,他一分钱都没拿给我用,我想他干啥子呢!?”

曾经失恋,父亲称儿子或受打击

曾鲁海怀疑,儿子恨父母拿不出钱给他娶媳妇,所以再没回家

1月8日,曾鲁海小声嘀咕,儿子不回家,可能是因为心里有“包袱”——曾经的一次失败感情经历,或许给儿子造成打击。

1989年,曾开贵经媒人介绍,与附近的一个姑娘谈了一年多恋爱。女孩的父亲当时在砖厂做包工头,家里经济条件好。

服役中途,曾开贵回家探过亲,带女朋友回去待了两三天。“姑娘长得比较标致,开贵很喜欢。”曾鲁海说。

那时,曾开贵给战友带过一件毛衣。战友的家人见过曾开贵和他的女朋友,“搂搂抱抱,亲热得很”。

“但后来‘黄’了,女方家不同意。”曾鲁海说,是因为女方家嫌男方条件差,穷。曾鲁海怀疑,儿子恨父母拿不出钱给他娶媳妇,所以再没回家。

1月9日,女方的家属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接受过内江警方调查,无可奉告。

甚至有村民记得,曾开贵走时,喊出狠话:“在外面一定要干一番事业后再回家。”

这种话,曾开贵的战友也听到过。1992年返乡前,曾开贵说,要去西双版纳挣钱,挣不到钱就不回去。

系列枪击案,是否曾开贵所为?

“曾至今也没有抓获。从理论上讲,没有被抓获,嫌疑就不能排除。”湖南省公安厅相关人士称

时隔近20年,曾开贵的名字再次出现,是在2011年1月公安部发布的B级通缉令上(2000年,公安部通缉令首次分为“A级”、“B级”。B级通缉令是公安部应各省级公安机关的请求而发布的缉捕在逃人员的命令)。

通缉令称:1995年10月13日,犯罪嫌疑人曾开贵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持枪抢劫,杀死一人后潜逃。曾开贵,又名“曾志平”,小名“四儿娘”。

2011年1月下旬,曾开贵的名字再次出现在重庆警方发布的悬赏公告上。公告显示:重庆警方悬赏10万元,缉拿持枪杀人嫌疑犯曾开贵。“他涉嫌在全国犯下多起持枪杀人命案,包括2004年4月江北红旗河沟,2005年5月沙坪坝区汉渝路两起持枪抢劫杀人案,被公安部列为B级通缉犯。”

公告中还描述了曾开贵的特征:“体态中等,结实,行走时有耸肩、外八字、将一只手插裤兜里的习惯;站立时有背手、右腿抖动的习惯。性格内向,话语不多,沉着冷静,作案时独来独往。”

2011年6月28日,长沙发生枪击劫案,这是长沙3年内发生的第4起枪击劫案。此前,长沙多次发布悬赏公告,公告中描述的疑犯体征,与此前重庆公告中描述的疑犯体征相似,但未提及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

曾开贵的父母还记得,2011年春节前后,长沙警察到他们家追查,给他们俩抽血,提取头发、指甲做检验。

同时,顺河镇和进玉泉村的道路旁贴上了通缉令,上面是理着“平头”的曾开贵,因1995年在云南西双版纳的杀人案被通缉。自此,曾开贵“杀人”的消息在当地传开。

“我的儿子不成才。”曾鲁海说,“但汉子做事汉子当,我们父母也保他不到!”

曾鲁海打比方说:“他就像这个指头,断掉一根就断掉一根,还有什么想头!”

今年1月6日,南京枪击劫案发生。南京警方认定,“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嫌疑人均系一人所为。

但是,系列枪击案是否为曾开贵所为?

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敖平洋表示,曾开贵是1995年10月份在云南杀人的逃犯,通缉的头像是在1993年采集的。但重庆和长沙的案子不能确定是曾开贵,由于很多特征跟该系列案件的疑犯相似,所以,曾开贵是一个嫌疑对象。“曾至今也没有抓获。从理论上讲,没有被抓获,嫌疑就不能排除。”

目前,公开披露的逃犯曾开贵和“苏湘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疑犯照片一共4张,曾的照片为2张“平头”照,枪击案疑犯照片为2张“长发”照。

1月9日,曾开贵多位战友辨认,“平头”照是曾开贵,“长发”照则和曾开贵“一点都不像”。

目前,南京警方全城布控,仍在悬赏通缉相关嫌疑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个人认为在事情没有完全确定下来之前,网络群众们就将嫌疑人定性为事情肯定是他做的行为不妥!

现在人没有找到之前只能够是怀疑,虽然警方掌握有一定的证据但尚为证实,现在警方只是将此人作为重大嫌犯之一(相信嫌疑人不仅他一个,但他的嫌疑程度最高,只将他公布出来),但是从法律角度警察只能传询嫌疑人进行协助调查,在调查结果尚未成为铁证前,所有嫌疑人都是清白无辜的。

正所谓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很多冤枉事情都是被舆论影响导致的,虽到后来很多被冤枉的事情水落石出,但被冤枉的人挨舆论影响很大,舆论小的影响直接是改变事主一生,大的影响事主因舆论原因自杀或走上跟社会对立也是屡见不鲜;本人说这些并不是为犯罪分子辩护,犯了罪就应该接受惩罚天经地义,个人希望是中国网民对于网络上面事情能够客观些看待这样事情,积极协助警方寻找嫌疑人,如果嫌疑人是清白的大家替被冤枉人寻回清白也是功德无量,倘若嫌疑犯是真正的犯罪者,大家协助警方为和谐社会做贡献,铲除社会毒瘤同样功德无量!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