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濛:性格并不霸道想滑到2018年 新年心愿是解禁

短道速滑名将王濛回国了!昨晨,王濛结束了在美国的治疗训练,抵达成都双流机场。仅仅休息几个小时后,王濛就乘车前往西岭雪山,并在南国滑雪场指导几名残疾儿童滑雪。


在西岭雪山一棵挂满象征爱心的橙丝带树下, 王濛悄悄写下了自己的愿望,并把许愿卡和橙丝带一起挂在了高高的树枝上。“梦想成真”,这是王濛许下的愿望,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王濛的“梦想”呢?昨晚,王濛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最近的愿望当然是解除禁赛,但我还有更远的心愿,那就是只要我还能滑得动,我不仅要参加索契冬奥会,而且还要参加2018年的韩国平昌冬奥会,这也是我和所有喜欢我的冰迷们的约定。”


和孩子们在一起,王濛说自己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教孩子滑雪是第一次”


记者:这是你第几次来成都?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王濛:这是第二次来,2010年冬奥会后来过成都,不过那次只在机场停留,转道去九寨沟,没想到成都这里有这么好的天然雪场,而能在这样的雪场教孩子滑雪,我挺开心的。


记者:以前你教过小孩滑雪吗?


王濛:这是第一次,滑冰倒是教过好多次,那是我回七台河的时候,在美国学习的时候也教过那里的孩子。其实,在滑雪方面我也是个初学者,但能够有机会教孩子们滑雪,觉得是挺难得的机会,也希望以后能够做一些这样的公益活动。


记者:这是青岛事件后你的第一次公开亮相,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王濛:我很喜欢小孩子,很喜欢关心小朋友。今天我用自己的手机拍了很多照片,我自己感觉照片里的自己笑容很真切,其实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不是一个霸道的人”


记者:在你被调整出国家队后,外界其实仍然很关注你,期间也有不同的说法,比如有人说你是“冰霸”,你听到过这样的说法吗?自己怎么看待“冰霸”这个词?


王濛:我其实不太在意别人说我什么,我是怎么样的,有时候更多是自己告诉自己。“冰霸”这个说法我听到过,我觉得这是有褒有贬的词。在赛场上,我希望我是个“冰霸”,冰上霸主,打败所有对手获得冠军,但我不希望自己的个性是“冰霸”,我在性格上并不是一个霸道的人。在队里我喜欢帮助其他队员,因为我觉得运动员都很辛苦,应该得到一些东西,我从2008年当队长以来也是尽量会去帮助他们。


记者:青岛事件后,外界对你有不少说法,有好的有坏的,你自己怎么看?


王濛:有些看法不是你自己能够左右的,但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要做的都是无愧于人,无愧于心。


记者:你被调整出国家队后,一些媒体报道称你在队里是难管的队员,你怎么看待“难管”的说法?


王濛:我注意到说我难管,说我2001年进队就是这样,是个“刺头”,其实看怎么理解难管这个词。我刚进队的时候,我就谁都不服,如果我没有那样的争胜心,也不可能拿到现在的成绩,我想我“难管”不是拿了冬奥会冠军后,而是一直这样的,“难管”要看怎么理解。


“我想一直滑到2018年”


记者:为了解除禁赛,你一直在进行深刻的反思,最近又做了什么具体的事情吗?


王濛:最近一直是静下心反思自己的错误,前段时间在美国治疗伤病又写了思想汇报,准备在春节之前交给领导,让大家看到我的思考。


记者:今天你写下了自己在新年的心愿,与橙丝带一起系在高高的树枝上,你写下了“梦想成真”,你的梦想是什么呢?是参加2014年索契冬奥会吗?


王濛:其实,现在说2014年索契冬奥会还有点远,我最近的心愿就是解除禁赛。我犯了错误应该承担应有的责任,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早早回到赛场,我需要用比赛来证明自己。


记者: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参加2014年索契冬奥会是你的长远目标呢?


王濛:其实,我的目标不仅是2014年的索契,只要有可能,那么我便要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


记者:2018年你已经33岁了,到时候会不会太老了?


王濛:老吗?我自己没觉得。在2018年前,还有5年,有6届世界杯的30场比赛,有6次世锦赛,还有亚冬会,甚至全运会,我还有很多证明自己的机会。其实,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后我就对喜欢我的冰迷说过,只要我还能滑得动,那么我就会一直滑下去。而幸运的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病,所以,我想,不出意外的话,我会一直滑冰到2018年,这也算是我对支持我的冰迷们的一种承诺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