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对“数字军队”之我见(二)

上接《对“数字军队”这一课题的个人看法》



作战指挥理论,其宗源多是道理简单。诡道者将浅显道理在为人忽视的情况下利用人类视而不见的种种“习惯漏洞”从而获取作战优势,直至谋图达成。谈及指挥理论,就得讨论用以作战的指挥模型。“网络火力,时间作战”这是个人视角中未来技术战争的愿景。科技建军,技术战争,战争中的力量则必须重视“资源利用率”,又或者是重视对战时战备资源循环体系可建、战备物资循环体系可控面的考量。而就此讲,打造“数字军队”并用于全域作战模型,在此的作用则是难以被忽视。


在域作战模型中,多维作战单位要实现交互指挥,其前提是单位数据链终端能对目标精确定位准确指示,由此方能谈及对目标数据进一步的环境作战 数据库建立工作,由此方能谈及对目标指引作战功能。由域战力节点目标定位数据而生的模型预警功能,在此则必须谈及模型中心本身对于域节点战力或零维战力单位的定位能力,这是调谐节点战力运 动战的基础条件。与此对应的建设则是侦监节点项目或侦监模型工程,譬如次轨道无人机组网构建工程,又或者是用以域侦监的长航时侦监无人机项目,这是在天基无氧层侦监卫星系 统被毁伤后用以定位数据传输所必备的装备项。至于,地面的雷达系统那就是一个极其有限能力的概念了。


时间作战模型中心,能被赋予的功能包括:对本方及目标方单位精确定位;结合本方及目标方单位所属作战效能,提供中心用以应变指挥的动态参考值,而此动态参值则随指引作战指令同步传输至域作战单位。


环境作战数据库项包括:战地环境气象数据、本方单位对目标用以作战的弹道预估值、本方单位战地机动后“时令钟” 参值确认等


本方作战单位所属作战效能包括:火力作战半径、火力毁伤参值、反侦察侦测半径(反战损可控半径,用以衡量突击作战可行性)




在讨论什么是“数字陆军”之前,我们必须明确的是,“数字陆军”模型工程可绝不是某位莫名者概念认知中的复杂指令集系统。动态时钟令要同步,那在瞬息万变的战地讯息被链接到“数字陆军”处理模型后,中央数字 指挥模型有关时钟令下达这就必须走“多时(钟)令(时间)钟(同步统一)”的路子,而在此,就会有动态指令集时间异地同步的要求出现。


前文中已提及,“数字陆军”不能用棋盘游戏的概念来理解。举例讲,上一个十年有一台名叫“深深蓝”的超级国际象棋电脑,它的对手是当时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 斯怕洛夫,双方的对垒的结果是“深深蓝”3比2胜出。在这系比赛中,我们必须认识到,“深深蓝”所有的“应变能力”则仅是局限于棋盘内棋子所兼具有功能特性所限的变招推演。在战场上,新概念武器层次不穷,战场被用以指引作战的动态指令下发,这还有战地武装的频频意外发生(譬如武器或载具平台的故障突 发);而这都会严重制约“数字陆军”中央指挥模型的“多时(钟)令(时间)钟(同步统一)”的有效构建,说得严重点,这一突发因素甚至会“瘫痪”所谓有些莫名者理解中的复杂指令集系统之整套 “自动化指挥系统”的稳定运行。


在此,有莫名者理解中的类似于多轨并行式相互制约的指令集合系统,这还会有易遭干扰程序毁伤情况的发生!就此讲,莫名者理解的所谓自动化人机协同性质的指 挥模型,这根本就是空谈。又或者,将所谓的“自动化人机互动式指挥模型”来理解“数字陆军”概念,这非但会歧义产生,而且这甚至会让整个科研方向迷失。前文谈到,未来“数字陆军”不是C4I的简单复制,这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域指令下达这并不意味着零维战力部分的控制权限就会被完全覆盖。


值得强调的是,战地数字作战模型在此必须重视战地与战域前后力量各属主观能动作用的“交互”。


结合上述观点发言,再谈到用以打造“数字军队”构建的“时间作战模型中心”标配之计算机项目规模建设,此方能有量力而建的要求条件出现。就与全域作战、广域作战、战地作战对应的用以数字作 战的“计算机服务站”,所以要强调“站点规模建设条件”,道理在于,这会有应战的环境机动要求之可能。特别对应于战地属性的前线计算机服务站,在机动半径与 对应陆基的机动性能来讲,则是必须摆在强调首位的。


讲到“全域作战、广域作战、战地作战”三者间时间作战模型中心确立问题,这就得强调“协同交战”课题。个人认为设立最高权限的全域作战模型中心,并使之确立在岸基隐秘地理位置建设,这则是至关重要的。否则,仅是从分割认知的角度去讨论“协同交战”,这个讨论范围则来的太大了。


举例讲,以“美军海空一体作战”作模型概念分析。譬如说,美核攻击潜艇本身可以被认为是可充当面攻击力量独立存在的单位,而美海空作战群中心自然是航母,两栖对陆对海攻击群中心自然是“栖 攻”。假使,要将多域面打击战斗单位或战斗群协同指挥作战并使之形成交联的整体作战模型,那在此就必须强调用以协调多维多元战斗单位的网络指挥中心确 立。所谓海上网络指挥中心独立存在,前提是反战损安全,这是确保整体联战模型存在的前提。至于,这个“模型中心”是设在海上还是岸上,这那就得讨论“全域 与广域侦监系统系统”的权限把持问题了,而如此搞,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所以,将这份“模型中心权限”置于海上,打造多地域的导弹防御网便是必须。就导弹 防御网的建设有效,那还是一个两说的事儿。


另外,无氧层或有氧层域侦监模型组网构建 与 时间作战前后方交互式指引作战模型,这是属两 个模型概念的建设,两组概念意义下的模型建设,就已经拥有全域绝对侦监主网的国家来讲,这是能各自独立立项的。在多维侦监模型之间,作为时间轴主干作用的时间作战模型则是对多模型间起穿针引线的作用。就此讲,境外一系联体的数据链模型构建思维,就境外过于繁复得将数 字指挥模型 与无人机/有人机侦监系统必然纠结合研的做法,在此,这得在概念认知上有区别认识,在此必须注目对于链路节点设卡防御的难点规避考量点。



谈到与此,终上所述,讲到众多关于环境条件下的指挥参考项或用以指挥的精算项设立,这都是要有一个时间为轴线的,而这也是讨论“网络火力”被“时间指示指引”的前提。而在此,这也是个人谈及的“多时(钟)令(时间)钟(同步统一)”被强调的道理所在。


对“数字军队”之我见(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