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数字陆军模型工程项目,全球主流陆军强国都在步进酝酿中。有人直观直言“数字陆军”这一集合模型构建就是“兵棋推演”。假使,仅以如此公式化的理解来曲解“数字军队”这一课题,那所谓的“数字军队”,这难道不就成了一堆木偶了吗?在此,战地前线的主战指引作用将何以体现?

必须指明的是,这个或被称之为“数字陆军”的集作战通讯/临战应变/指挥构建的模型建设,这必须强调一个战地与战域间的“交互作用”。古语道,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其间的道理大体可以被用于理解全域作战指挥模型中战地前线单位的主战能动指引作用。

谈及模型构建,这有对应于三角数学模型领域内的设计要求。同时在,域时间作战模型中,多维战力跨兵种间的指引作战意识的灌输,对应于人思维意识形态的灌输这也是必须的。全域时间作战,结合国家天基无氧作战层科研实际,我国在航天领域内的成果与技术之资源能被直接借以利用。次轨道有氧层内的多维力量,集域侦监能力/面侦测/零维陆基侦察点单位,同时假以要使之形成统一互联的交互战斗意识联网架构,那打造“时间作战模型系统”这便是不可或缺的要 求。

“网络火力,时间作战”这句话是个人崇尚的未来数字陆军之愿景。所以在“网络火力”后非得加上“时间作战”这个概念,道理旨在一点,那便是由多维侦节点形成足以波及全维全域战力调集指示指引攻击能力的同步时令钟之指挥作战模型。而就上述的域战力节点火力控制权限或战地零位火力点的火力控制权限,则只在集合于作战单位本身,而这也是交互式前后方作战模型工程建设在根本立意上有别于传统C4I标准的地方。

“网络火力时间作战”模型要发展,无论讨论价值是否被肯定,只要有立场明确者,那在此树立强调起码的软体工程建设主干共识,则是当务之急。多 联模型构建,补充性质的模型分支出现,这本身就有主干与分支之别,而这也是未来网军设卡分割防御性节点设置的前提。模型软体工程主干确立后,分支可为“域 作战时间部分”“零位作战时间部分”分立别类建设。就项目成本可控而言,在多维现有先行技术成果积累的基础上,新项目也将能获取更高层面的技术平台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2/1/12 11:32:41 被胡子哥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