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迪车祸一死两伤 好心路人接力救援


奥迪车祸一死两伤 好心路人接力救援


浙医儿院,王建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浩浩盖上。


昨天11:55,蔡先生来电:沪杭高速上面出了车祸,我们是路过的,看到他们伤得很严重,有两个伤员在我们车上,我们车子是跟着救护车的,但跟丢了,我们到彭埠出口还有10分钟,希望联系路况。我们要送他们去浙医二院,一个小孩,一个父亲,母亲在救护车上……


(几分钟后,快报85100000热线把即时路况通报给了蔡先生)


12:22,蔡先生再次来电:我们已经到浙二,浙二要求我们把小孩送到儿保,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车子就停在浙二门口……我们现在要去儿保了!


昨天中午,我们在浙医二院急救中心门口,找到了给85100000来电的蔡先生。


他叫蔡立峰,身材中等,脸庞清瘦,眼神里充满焦急。他的胸口和裤子上沾满血迹,手里抱着个小男孩,孩子的脸埋在他怀里。


“你们能来,太好了!这就是车祸里受伤的小孩,伤得不重……我身上的血不是孩子的,是他妈妈流的。他妈妈蛮严重的……”蔡立峰说,“还有一个受伤的爸爸,刚刚被我们老总和副总扶进急诊室了。浙医二院说,小孩应马上送儿保。怎么办?”


正说着,刚提到的副总王先生跑出急诊室。“医生说爸爸的生命暂时没危险,只是神志还不清楚。老总会留下来照顾他,让我们快带孩子去医院。听说省儿保很近,怎么走?”


“跟我走,我来带路。”记者马上领着蔡先生和王先生,抱着受伤的小男孩,赶往浙医儿院。


沪杭高速与杭浦高速交叉口


奥迪A4追尾厢式货车


坐上他们的黑色奥迪车,蔡立峰边开车,边介绍:“我们是杭州全冠金属软管厂的,我是司机。老总叫沈国华,副总叫王建方,都是萧山党山镇群益村人。”


前两天,老总沈国华带着副总王建方和司机蔡立峰,到江苏的客户那里结账,昨天上午返回杭州。


11:40左右,经过沪杭高速与杭浦高速交叉口附近时,发现一辆山东牌照的银色奥迪A4斜停在高速路中央:


车窗玻璃和轮胎全部爆裂,引擎盖高高翘起,右侧车头严重凹陷,左侧车身满是褶皱和刮痕。驾驶座一边的门已经折成V字,无法拉开。车顶棚也扭曲变形,天窗落在路边……


在银色奥迪右前方约100米处,停着一辆蓝色厢式货车,其左侧车尾有碰撞痕迹。更远处,还有一辆黑色索纳塔轿车,右侧车身有明显凹陷。


“我们路过的时候,车祸应该发生没多久。当时货车和索纳塔上的乘客也刚刚下来,两辆车都没人受伤。”蔡先生说,“只有银色奥迪A4最惨。”


老总沈国华让蔡先生把车子停到路边,说:“车子撞成这样,肯定有人受伤,去救人……”


该路段属于嘉兴高速交警管辖。上午11:45左右,交警赶到现场,判断这可能是一起奥迪A4、厢式货车、索纳塔三车追尾并相撞的事故。


处理事故的交警介绍,奥迪A4停在中央车道,厢式货车在奥迪前方约100米,索纳塔在货车前方约50米。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从车辆位置和受损情况判断,当时可能的情况是:厢式货车在前直行,奥迪A4在后行驶,速度较快,试图超车。在变道过程中,奥迪右侧车头不慎与货车左侧车尾碰撞。追尾后,奥迪向左偏离车道(可能还发生了侧翻),再与左侧车道上的索纳塔发生碰撞,最后停到路中央。


孩子意识清楚


蔡先生在病历本上写了“张三”的名字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竹竿巷浙医儿院门口。巷子里堵车,等了两分钟,车子也没挪一下。王建方急了:“救孩子要紧!不能再等了,我抱孩子先去医院!”说着,他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跑进急诊室。


外科值班徐医师先让孩子活动了一下四肢,又检查了孩子的意识。“孩子没什么大碍,意识清楚,四肢灵活。”听到诊断,王建方这才松了一口气。


徐医师又问孩子叫什么?几岁了?小男孩低着头,一声不吭。


“孩子肯定吓坏了……”蔡先生说着在病历本上先写“张三”的名字,又留下了自己的地址、电话。


考虑到车祸可能引起内伤,医生还是给孩子做了CT检查。这时,蔡立峰走进来,手里拿着一辆黄色玩具汽车,“我刚在医院门口买的。给孩子压压惊,让他不这么害怕。”


拿着玩具汽车,躺在急救床上的小男孩露出了微笑。


“老总,孩子没事。你那边怎么样了?”见小男孩情况稳定,王建方掏出电话打给老板沈国华。


“人还在检查,意识没恢复。你先用他爸爸的手机联系下他们家人。再找找孩子的妈妈,送到哪个医院了?”沈国华守在孩子爸爸身边,寸步不离。


急救中心值班医师沈烈军说:“孩子爸爸来的时候呼吸很急促,但生命体征平稳。检查结果显示,颅内有少量积血,胸腔有少量积液,胸部肋骨骨折,具体治疗方案还在进一步探讨中。”






奥迪A4一家三口是温州人


从平湖来杭州参加朋友乔迁喜宴


下午1点多,伤者的三位亲友接到王建方的电话,赶到浙医儿院。


朋友陈先生说:“他们是温州人,在山东做瓷砖生意。爸爸姓曾,33岁。儿子叫浩浩,才4周岁。”


曾先生一家前几天刚从山东回来打算过年,路过嘉兴平湖,在朋友那里住了两天。昨天,他们开着奥迪A4赶回杭州,为了参加朋友的乔迁喜宴……


“孩子爸爸伤得怎么样?孩子妈妈呢?人在哪?”陈先生焦急地问。


“孩子妈妈先被救护车接走了,但我们没联系到人。她伤得最重。”王建方说,“我们看到她的时候,她没系安全带,坐在后排,身体向驾驶座歪着,额头上、手上、身上全是血,脸色苍白苍白的。120来的时候,呼吸很微弱……”






孩子妈妈不幸去世


昨天12:20,省人民医院急诊室接收到一位车祸受伤的女士。医生说,伤者到院时已无任何生命体征,致命伤在头部,医院还在尽力抢救。


抢救室里,心肺复苏机还在嘀嘀作响,伤者躺在担架床上,头上的血染红了床单。


伤者看上去30岁左右,长发,上身穿黑白条纹毛线衣,下身是黑裤子,还有一双高帮靴。护士说,她是从海宁那边的高速公路上送来的,家属没有到,身份信息不明确。


联系上蔡先生,他说出事的母亲穿的就是黑白条纹的衣服和靴子,长头发,头上流了很多血。


下午1点多,医生撤掉心肺复苏机,拔出了伤者身上的针管,“抢救一个小时了,没用了,但愿家属早点来吧……”医生说。


下午1点半,联系上伤者的朋友陈先生,他说交警没告诉他们急救车把人送到哪家医院了。他们决定来省人民医院看看。


下午2点,陈先生和另外两个朋友到了医院的太平间,其中一位缪先生看了一眼遗体,喃喃自语道:“是的,是她……”接着他走到屋外,点起一支香烟。


他们说,女伤者姓黄,28岁,“今天一个朋友家里乔迁,新房在古墩路的文鼎苑,本来约好大家晚上一起去吃饭的。小黄年纪轻轻的,平常很疼儿子,大过年的,这一家……”陈先生说。


看到亲友来了


三位热心人悄悄走了


这三位萧山党山镇的人,怎么会碰到这起车祸?又是怎样救人的?


昨天上午9点多,蔡先生开着车,载着沈国华、王建方从江苏回来,11:40左右,开到出事地点。“我们本来是计划从柯桥口子下,直接回萧山,还计划去萧山吃饭,下午再去富阳一趟,但开到三岔路口,我们看到两辆车停在路边,估计是出车祸了。老总就让我们慢慢靠过去,看需不需要帮忙。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车祸。”王建方说。


看到出车祸了,王建方先从后备厢里拿出三角牌,示意故障。


王建方和蔡先生立即跑到曾先生的A4车旁边,看见曾先生趴在方向盘上,手上都是血,在后排位子上,一个长头发、穿着黑白条纹衣服的女人歪着身体坐着,额头上的血一滴滴地往下流。当他们打开后排位子的车门时,才发现在那个女人的脚下,驾驶座下面还有一个孩子。


开始,孩子一直没有哭,当蔡先生把他从车里抱出来时,他突然哭了。


孩子抱出来后,沈国华本来打算先救女人,但她伤得太重,不敢碰,就决定先救曾先生。不巧,曾先生被卡在门里,车门怎么也打不开。


五六分钟后,120来了。曾先生还卡在车里。沈建国当机立断:“先把那个女的送走,她伤得较重,孩子和那个男的我们来送。”


十多分钟后,曾先生终于被救出来。“他当时还有意识,知道自己叫什么,还问了他儿子、老婆的情况。”王建方说。


昨天下午3点,浙医二院,看到曾先生的亲友到了,这三位救人的萧山人悄悄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