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酸,打工者排队6天6夜没买到车票

核心提示:在杭州一个铁路售票点,湖南永州人李竹清排了整整6天6夜的队,仍没买到票。今年48岁的他,在浙江富阳做装卸搬运工,他要为一同打工的全家7口人买回家的火车票。6个日夜排队后,他终于放弃了,“太累了,扛不下去了。”他说,去年还好一点,一天就排到了。


心酸,打工者排队6天6夜没买到车票

排队第六天,还是没买到票,李竹清的眼里尽是无奈。

心酸,打工者排队6天6夜没买到车票


凌晨,李竹清坐在售票点的围栏内休息。


心酸,打工者排队6天6夜没买到车票


又买不到票,李竹清一个人傻傻站在售票点里,不知所措。


春运前后40天,30亿人次,每个人都盼着回家。有的人回得了家,有人回不了家。


行色匆匆,车流滚滚。没人注意到,杭州城东汽车站春运临时铁路售票点,70多个售票窗口下,一个湖南籍打工者,蜷缩在地上排队等票。


他叫李竹清,湖南永州人,48岁,装卸搬运工,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个弟弟,二人都在浙江富阳打工。他要为全家7口人买回家的火车票,妻子、弟弟、两个儿子、一个儿媳妇和表弟,一家7口都在富阳。


10日上午,在坚持了6个日夜的排队守候却买不到一张火车票后,他终于决定放弃了。“太累了,扛不下去了。”他对记者说。


黑色冬帽,皱巴巴的布棉袄,绿色解放鞋,脸上留着没刮干净的胡楂子,耷拉的眼皮,李竹清看上去更显得憔悴、忧虑。


李竹清说,他的妻子在工厂做玻璃钢管,两口子收入都在千元左右。湖南工作不好找,只能外出务工。13年了,他在江苏、广东都待过,去年才来到了富阳。“这边的工钱多一点。”他说。


过年前十多天,不会上网、打不进订票电话的李竹清来到车站排队。“去年还好一点,一天就排到了,今年的票特别难买,整整排了6天6夜。”


每天下午五六点就开始排队了,排了一天之后,他不死心:“今天排不到,明天又去排,我就不信(排不到)”。但即便每天都排到第一个位置,还是没有票。桂林、南宁、长沙、株洲、衡阳……南下的车都没有,总共70多个窗口,都没有票。


早上9点,售票点的大门一开,李竹清就会冲到最前头,再等个把小时车票开售。等售票员说“没票”时,李竹清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可没过多久,他又会返回售票点,得到的答案依旧是“没有了”。



10日,永州82岁的母亲打电话过来,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家,在李竹清讲了车站通宵买票的事情后,母亲心疼地哭了。


母亲肺部有毛病,喘不过气,经常晕倒。没多久前生病了,一个星期没吃饭。11日早晨6点40,母亲又打电话过来。“她在电话里说:我身体不好了,怕明年还过不去了,你一定要带上全家人回家过年。”李竹清比谁都急,电话那头母亲劝他:“不要担心我们,别着急,别着急。”母子哭作一团。


截至记者发稿时,湖南相关负责人称,他们已经联系上浙江,将为这位湖南老乡买到回长沙的汽车票,同时湖南高速交警也将送他回永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