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米高“塔吊讨薪”68天,缘何“吊”不起官员的心?

发表于:2012-1-11 14:37


作者:湖畔小子


头 衔:高级写手 只看楼主


发送消息



对于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务工人员谭勇来说,在贵州近两年的打工生涯无疑是场“噩梦”:“原本指望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结果为了我和100多工友的工钱,我被逼得爬上40米高的塔吊,足足待了68天,到现在问题也没得到彻底解决。”这起罕见的“塔吊讨薪”事件中,农民工耗尽心力,却遭遇推诿、扯皮。别让农民工的心在讨薪路上耗冷,看来还有艰难的路要走。(2012,1,11“新华网”《新华视点:农民工苦守塔吊讨薪经历》)


过去时:

1、今年39岁的谭勇在部队入了党,1995年退伍回乡后仅上了半年班就下岗了。为了养家糊口,他做过司机、打过零工。

2、2009年10月,谭勇和数十名老乡跟着何林太来到一个工地做工。因被告知需要缴纳一笔保证金和要出资添置一些施工设备。谭勇自己用老房子抵押贷款17万元,还借了高利贷,他的一位战友也借了10万元高利贷一起“入股”。

3、在整整投入金额达300万元左右之后,接下来的状况让谭勇“目瞪口呆”。先是保证金到期未退,工资也开始发发停停,施工队要求的按工程量付款,也被推来推去。

4、2011年3月的一天,工地上突然闯进一群人,强行将谭勇等人赶出了施工现场,工友们集资添置的部分机械设备也被砸坏。

5、在随后的2个多月内,工友们不停地找项目部、找业主单位、找主管部门,一次次反映、一次次请求,但是都没用。虽然口头上都很重视,但一谈工资就连下跪哀求也没人理。

6、万般无奈之下,为了弄出点大动静,让更多人知道他的遭遇,2011年5月25日清晨,谭勇来到工地上一座40米高的塔吊旁。爬上塔吊的谭勇以为事情很快就能引起重视。但没想这一待就是68个日日夜夜,而且是在塔吊上只有一个不到1平方米的操作舱。

7、每天吃饭只能用绳子把装饭菜的袋子拉上去,因为老乡也没拿到工钱,只能借钱给他买饭吃,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且只能以榨菜或放点盐巴作菜。解大便是让老乡送饭时往口袋里塞点手纸,解完后用纸或者袋子包着,扔得远远的……

8、谭勇爬上塔吊之后,当地有关部门多次劝解,并提出一些解决办法。但因为听过的承诺太多了,害怕下来之后又是空欢喜,所以不敢再轻信,选择了——苦守。

9、7月底的时候,谭通的老婆因为胆结石痛晕过去,丈母娘卖掉两头猪才交上住院费。动手术家里没钱,老婆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拿工钱回家?他哪里敢跟她说正在塔吊上讨薪,只能含混着说正在想办法。

10、妻子的病情让塔吊上的谭勇再也坚持不住了。在六盘水市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劝解和承诺下,2011年8月2日,谭勇在塔吊上呆了68天后回到地面。随后,多家媒体对这起事件进行了报道,并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11、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是六盘水市水盘高速公路的工地。但在开工很长时间之后,连包工头何林太都不知道谁是工程的真正中标方,且连设备都得由农民工掏腰包。


进行时:

谭勇从塔吊下来之后,银行卡上被打入了46万元钱,他终于有钱给妻子做手术了。谭勇说:“这只是我和战友的集资款,其余的工钱仍没领到。”谭勇已经记不清回来之后,又去过几次贵州了,路费、食宿费都花了上万元。银行利息一个季度都是5000多元,高利贷利息现在根本不敢提,要债的人天天堵在家里,把东西都砸坏了。要是再拖下去,即使能要回工钱,恐怕连还债都不够。那该是一个多么恐怖和悲哀的结局啊!


将来时:

谭勇说,春节前他们还要去六盘水,现在国家一系列治理欠薪的强有力措施相继出台,希望这一次去能够顺利要回工钱。别让农民工的心,在讨薪路上给耗冷了。


总结语:

“别让农民工的心,在讨薪路上给耗冷了!”这样的话说得何其深刻啊!本来是为了养家糊口才出去打的工,没想一笔保证金和添置施工设备款,就把他们压弯了腰。沉重的利息和吃人的高利贷利息,又让他们雪上加霜。到头来不但人被赶出了施工现场,工友们集资添置的部分机械设备也被砸坏,竟连工钱都拿不到。而这样的事,竟又是发生在一个“六盘高速公路”建设的工程中。这样的一切,谁能想得通?谁能承受得了?于是我不竟要问,这个“六盘高速公路”工程,是国家项目还是“野鸡项目”?管事的是谁?

建设工程领域那么多规章,那么多监管部门,为什么却保护不了农民工的利益?为什么国家那么重视,农民工讨薪的成本依然那么高?农民工因欠薪导致的经济损失该由谁来承担?这里所提出的一个个问题,究竟该有谁来回答?究竟该怎么回答?

农民工40米高“塔吊讨薪”68天,缘何“吊”不起官员的心?于是我想到了一个最简单,也最能说明问题的答案:如果从一开始就让那些该管事的人知道,对所有不作为的单位领导,将以“摘掉‘乌纱帽’”为代价,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