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只认“钱”,不认有养育之恩“养母”的不孝子女!

只认“钱”,不认有养育之恩“养母”的不孝子女

今天法院开庭审理一起,因养母得有白血病后,她的儿女们却丢下养母不闻不问,被养母告上法庭的一案。起因:就是这群儿女们,只认“钱”不认“娘”的一群不孝之子。

这是一个很平常,又很不平凡的一个再婚家庭。这家的女主人,就是我的老姨,今天七十岁了。四十多年前,很喜欢我的老姨,因故又再婚时,从我家走出,而进入一个新的家庭。这个家庭的男主角,后来的老姨父,当时,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只有十一岁,大女儿只有十岁,而仅有五岁的二女儿,却留在农村的叔叔家中扶养。因为,当时的老姨父没有对老姨提起过,他还有一个二女儿,只说有一儿一女。老姨父可能是因为怕老姨不同意结婚,而隐瞒了二女儿。可老姨结婚后,才知道老姨父还有一个二女儿在农村,老姨还是主动地提出,把农村的二女儿接回沈阳城。从此,一家五口人很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可以说,我这个后老姨父,对我老姨是相当地好,平时,家中的生活大小事,都是我老姨当家。由于,老姨的到来,后老姨父的家,也改变了过去没有家样的面貌。老姨对这三个孩子,就象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女一样,而三个孩子也接受了这个当妈的养母。

这几个孩子和我的岁岁差不多,我们之间在小的时候也常来往,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很老实,是个好孩子,小时候我们常在一起玩,比此之间算是比较了解。

老姨和老姨父结婚三年后,家中又多了一个三女儿。一家六口人,无论是男女老少,算是一个很和睦的家庭。

十年前,我的老姨父得了重病,开始在家卧床养病,老姨父的眼睛也失去了光明,什么也看不见了,老姨从此形影不离地照顾老姨父。这一照顾就是近七年。老姨父生前没少说过,他欠老姨的情太多了,并提出他百年之后,只和我老姨合葬在一起,并求得老姨的同意。在老姨父病重期间,可以说,他的三个孩子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虽然,生活中,他们并没有给老姨家提供过什么经济方面的“援助”,但,在业余时间里,照顾老人,还是做得“满不错”的,算是他们尽到一份儿女的孝心了。

老姨父去世后,这一家人的往来关系,也没有发生过变化,生活上并没有出现不和谐的事情。但,家庭出现裂迹是因老姨父下葬的事,所引起的。在给老姨父买墓地时,我老姨曾争求过孩子们的意见,特别是她后养的三个孩子的意见。曾说过:给你爸买墓地时,是否把你们的生母的位置也带出来,若有这种想法,你们可以买一个三人位的墓地。不知什么原因,这几个孩子并没有给他们的生母带出位置的想法,只是说,就按父亲生前的想法做,还是买了一个二人位的墓地。也可能是由于他们的生母的骨灰早已不存在了的原故吧,所以,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费用是由这四个儿女来承担,每人承担6500元。可大儿子因他的孩子在国外学习,家庭经济方面略有点紧张,一时有点为难为情。可这事被我老姨知道后,就替大儿子拿了这笔钱,大儿子也算过了这一关。然而,事情并非就此结束了。近二年前的一天,这三个孩子曾求过我老姨的意见,想在我老姨父和老姨买好的墓地中,把他们的生母,在墓碑上留下一个名子,算是对生母的一个交待,老姨爽快地答应了。事过不久,这三个孩子又提出,在墓地中放一块生母的牌匾,做为对生母一个思念。老姨理解孩子们的心情,同意他们的做法。可事情没有过几个月,他们又提出要买一个小骨灰合放入墓地中。然而,墓地只是二人位的。老姨为此有点为难,因为,在老姨父在世时,老姨父没有提过在他的墓地中,把前妻也加入进来。因为,他们在一起生活只有六七年,虽然有生儿女之情,但生活上的情感是绝对不如对我的老姨。但,老姨考虑到孩子们的感受,同意了他们的作法,只是要求他们把二人位的墓地退掉,重新买三人位的墓地。可这一点,这几个孩子却没有同意。只是说,只要给生母留一点小地方就可以了,主要还是以老姨父和老姨为主。但由于这几个孩子的想法老出差错,老姨从此就有点着急上火。从那时起,本以身体由于多年的劳累,老姨时常地上火,发烧。去年春节过后,身体有点支撑不住了,到医院一检查,是白血病。

在老姨得白血病后,三个孩子在面上,却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他们到医院看老人,虽然没有像对生父那么勤,但,大体上还算过得去。可其中有一点,这几个孩子就是不提钱的事,却向他们的小妹,(即我老姨和老姨父生的女儿),提出要给老爸下葬的事,并要求给生母买一个和生父一样大小的骨灰合,也同时下葬。这件事提出得很突然,也很蹊跷。叫三女儿十分为难。并提出,你们怎么又变挂了,不是只放小骨灰合吗,现在怎么又改成大的了。原先你们只是留名,后来改为放一个小牌匾,现在又怎么整出个大骨灰合来。你们若想放三个骨灰合,只能重新换一个三人位的墓地,否则,不行!但,他们不肯拿出多余的钱,所以,三人位的墓地就没有人落实了。这几个孩子,只是在二人位的墓地,象征性地加宽了10cm。这是一个什么概念?等于没有加宽一样。而这几个孩子,却唬着他们的小妹说,加宽“老大”了。从此,这几个孩子就在此问题上,出现分歧意见。也就是前三个和后一个之间的矛盾由此产生了。可这三个孩子在没有争得小妹的意见后,强行地在下葬的那一天,把生母大骨灰合也一同下葬了。其结果,在此墓地中,在也无法摆放了老姨百年之后的位置了。由此,小妹坚决反对。而大儿子却将生父的骨灰从墓中拿出来后,到远处给撒了(这里可能有大儿子在“作扣”的意图,撒一半,暗中留一半)。事情发生时,老姨正在医院住院治病,因此,老姨并不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也不想参与孩子们在此问题上的争议。可从那一时起,这三个孩子以此为借口,再也没有出现在我老姨病房前。

半年多过去了,老姨的病出现过反复。但,在她的小女儿,和她以前亲生的大女儿的帮助下,为老姨支付了所需的所有费用。近十多万元,在这近一年半多中,花销掉了。为此,他们的小妹,无论怎么给这几个哥姐打电话或发信息,而这三个孩子就是不出头露面。去他们家中找,他们也不给开门,家中装着没有人的样子。面对如此的局面,小妹不得不把下葬时,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姨。老姨这才从中找到了这几个孩子不露面的原因。

半年过后,老姨在百班无奈之下,把这四个孩子一同告到法庭上,从而出现了开头文章的一幕。

在法庭上,大儿子以老姨父生前曾对他说过,老姨家有存款十八万元为由,不想在经济方面为老人支付额外开销。并称,不来看老人的原因,是由于没有时间。多么可笑的理由,一个以退体金收入为主的老人生活,一个近卧床六七年病人的生活,老俩口怎么会出现十八万元的存款呢?加之老姨父生前的工作,只是一名火车司机,退休也有十六七年了。在法庭上,我看到大儿子的无理辨解,我真的为他感到羞耻。就连这三个孩子请的律师,都有点无地适从。在当天的法庭上,法庭求证事情经过后,休庭了。并建议家属庭下调解。而他们请的律师却提前走了,并留下这么一句话:“你们把今天的结果,事后告诉我,我今天有点事,提前先走一步。”而那三个孩子却有点惊呆了。我走过去,对大儿子说了一句:“XX,钱丢了,可以拟补回来;但良心丢了,再也无法拟补回来了。”

从法庭上回来后,我的大脑总在回想着老姨家所发生的经过,是什么原因?造成这几个孩子变“坏”的呢?我细想了想,大概是老姨的“白血病”,是这起家庭赳纷的起因。因为,老姨的病,要想治好,不太可能,但它的治疗费用却是一个无底洞。这几个养子们,由此产生异心,用生父下葬之事,制造了一个“苦肉计”。找借口,断决了于养母的正常关系,不想为养母的白血病治疗上,付出经济责任。

老姨,我曾把她做为我的亲妈一样去看待,老姨对我也是如此。所以,老姨的病情和处境,叫我十分地担忧。我曾对我老姨说过,“老姨!你的儿子若不来孝顺你,我来孝顺。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比你的儿子付出的更多,更大。”老姨相信我所说的,因为我小时候,老姨最痛我。那天,老姨的眼圈红了。

从双方请的律师的态度来看,这三个孩子,首先在道德上就被法庭宣判“败诉”了。对方请的律师希望庭下调解,我认为这位律师是明智的选择,他提前走,就暗示着为这几个没有良心的不孝之子,做律师的底气不足。

说一句心里话,我本不想写出来,必竟这是一起家庭赳纷。虽然,养子们因钱而丧失了做人的良知,但,他们必竟还有忏悔之机。我希望这几个因钱而丧失良心的不孝之子们,能有良心发现之时。“钱丢了,可以拟补回来;但良心丢了,再也无法拟补回来了”。

我希望下次不要在法庭上,看见他们的身影,希望他们是跪在老姨面前,求得老姨的原凉!

本文内容于 2012/1/12 0:14:52 被六方会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yyccs

以后法律应该把不孝定罪,亲生父母都不要养的人也干不出什么好事来

6楼洋5

白血病该政府管,

与孝不孝无关。


官员们少喝顿酒,老阿姨的白血病不就有治了吗?

非要用封建的“孝”道,来逼得人家家破人亡?

(可大儿子因他的孩子在国外学习,家庭经济方面略有点紧张,一时有点为难为情。可这事被我老姨知道后,就替大儿子拿了这笔钱,大儿子也算过了这一关。)这家伙得重判,比我还有钱,居然还哭穷。出国学习得要多少钱?6000多都不愿出。

 以下是引用洋5 在第6楼的发言:
白血病该政府管,

与孝不孝无关。


官员们少喝顿酒,老阿姨的白血病不就有治了吗?

非要用封建的“孝”道,来逼得人家家破人亡?

我们纳税人养着政府,政府官员少喝点,少浪费点,少开几天小车,全民大病免费医疗绝对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梦想,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因病返贫,因病治穷例子,为啥ZF官员就看不到呢

法院已经宣判:五个孩子败诉,他们将承担过去的治病所需开销费用,另外,那三个孩子请的律师没有到场,并不再给这三个孩子做辨护律师,可能是良心的发现,不值得为这三个没有道德的子女做辨护人。

更多精彩内容